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九章 请安(2)

  萧墨附身向前,在她耳畔轻声道:“巩。”仅仅一个字,就让淳贵妃身躯一震,她长呼一口气,稳住心神,挑明了问:“你想干什么?”

  萧墨将身体慢慢站直,嘴角挂着笑,看上去温纯无害,“看样子您还记得呢!我没什么别的意思,只是想中午去贵妃娘娘宫殿蹭一顿美席,所以想沾一沾我叔叔的光。”

  淳贵妃陪着她笑,状若无事,“好,本宫一定虚位以待。”她说完轻轻地一甩袖,低声道:“回宫!”萧墨冲她走的方向行了个礼,嘴中恭敬道:“恭送贵妃娘娘。”

  萧墨再转身时,已经变了一个模样。她看向伏在门边看着这一切的永安夫人,脸上带着真挚的笑容,扶着她道:“夫人,天气这么冷,别在门边吹风了。”

  萧墨走进宫中,才发现淳贵妃可真是在这永安宫中花费了大功夫,不仅用具焕然一新,还装上了地暖。

  萧墨心里叹了一口气,即是无奈又是庆幸,无奈的是她实在摸不透淳贵妃打的什么主意,庆幸的是永安夫人总算能在宫中过得稍微好一点。

  永安夫人拉着她的手,一一数着自己宫中的新物件,萧墨看着她脸上的热切表情,只陪着笑任她拉着自己看完。永安夫人一一介绍完,拉着萧墨的手晃荡了两下,欣喜道:“贵妃娘娘说这些都是皇上赏赐给我的。”

  “皇上?”萧墨皱眉,觉得这事情太不寻常。且不说皇上当年一道软禁令就已经表明了自己的决心,就算皇上真的想要赦免永安夫人,一道谕旨远比赏赐东西来的快捷,也更能显示自己的心意,怎么会通过淳贵妃的手再来赏赐永安夫人呢?

  “是的。贵妃娘娘说,皇上心里是有我的,只是觉得当年自己话说得太重,需要时间调节,再过些时日就会接我出去了。”永安夫人说这话时,神情渴望,脸上挂着不符年岁的少女般的羞怯和憧憬。

  萧墨看着这模样,只觉得心里一痛,“过些时日,又是多久呢?这种糊弄人的话,在这深宫之中,连一个最下等的宫女都不会去相信,而这位被岁月蹉跎到神智不明的妇人却奉之如神祗。”

  萧墨心里暗自想着利弊,尽管十分心痛愤懑,却还是笑着对永安夫人道:“夫人莫慌,等谨王成婚,定会想到办法接夫人出去。夫人莫要信了别人的谗言,酿成错事。”

  永安夫人默默放开了她的手,缓缓坐下,试探问道:“你是不是讨厌贵妃娘娘啊?”萧墨看着她小心翼翼的模样,叹了口气,却也不隐瞒,大方承认,“是。”

  “为什么呀?贵妃娘娘很好啊。”永安夫人说话有几分怯生生的,这是萧墨从未见过的。永安夫人尽管神智想法有时和小孩一样,但面对萧墨的时候,她是放松的,不会显露出害怕。

  萧墨知道这是淳贵妃搞的鬼,可还是害怕自己太过严肃吓到了她,放低声音轻柔道:“因为……她背叛了一些东西,做了不可原谅的错事。”

  “不可原谅?”永安夫人顺着她的话往下问,萧墨却不再说,岔开了话题,让常歌把自己的年礼呈上来,道:“给您带了这个,您试试看喜不喜欢。”

第六十九章 请安(2)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