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三章 回京(3)

  叶启砚了然的点头,道:“我就是无事可做,来这溜达一下。”萧墨缓缓点了两下头,拖长声调哦了一声,又立马转头快速谴责道:“说谎。”叶启砚也大方承认,“是,找你是主要,溜达是其次。”

  萧墨笑了一下,靠在他身边,道:“诚信,君子之德也。”叶启砚抬手揉了揉她的头发,又看向萧文,问:“他不能习武?”

  萧墨叹了口气,有几分心疼。“这些天,你也看到了,身子骨太弱,打娘胎里带出来的弱,祖父说是有身孕的时候没养好,生出来之后更是没养好,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怎么能习武?”

  “也不知道阿娘怀上他的时候究竟经历了什么,我们兄妹几个明明都身体很好,唯独最小的一个他,身子骨差得很。”

  叶启砚听了她的话,问道:“最小的?”萧墨点头,“是的,他是戊戌年生的。崇明十五年,听阿娘说,那年离生机阁最近的一座城发了一场好大的瘟疫,她在谷中待了整整一年,和外公一起带着整个生机阁所有的弟子整治病人,从瘟疫爆发到结束她一直都在。可能也是那个时候太劳累了,所以小文身子才不好吧。”

  “崇明十五年。”叶启砚念了两遍年份,萧墨抬头看他,刚想问有什么问题,一抬头却想到永安夫人也是这一年被软禁的,就噤声了。

  叶启砚却没再多说,而是问道:“听你这么说,生机阁应该在民间声望很高啊,怎么我从未听你说起,我听说的也与你说的不太一样。”

  萧墨一边伸手招呼萧文过来,给他擦汗,一边回道:“站在高高庙堂之上的人,只会看更高的地方,怎么会记得看脚下的人呢?”

  萧墨说得有几分讽刺,片刻后,又补充道:“更何况,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生机阁有过那么两次对达官贵人拒诊的情况,就传得天下皆知。”

  她自嘲一般地冲叶启砚笑了笑,接着说:“所有身份显赫的人就都知道了生机阁心高气傲,不诊治身份富贵之人。却没人愿意去了解事情的始末,更没人知道那两位贵人究竟在生机阁造了多大的乱子。”

  “既然如此,生机阁又为何不借助在民间的威望澄清呢?”叶启砚依然有几分不解。

  萧文拿过萧墨手中的手帕,自己擦了擦脖颈,道:“外公心气高,不喜欢与人争辩,更不在乎生机阁在那些人眼中究竟是什么形象,又何必利用那些自己都过得艰难地苦命人呢?”

  “利用?艰难?”叶启砚对这两个词很不理解。

  萧墨抬手拍了拍他未受伤的肩,感慨道:“看样子,你对我们生机阁还是不甚了解啊!”叶启砚看着她装作傲然慈悲的一副前辈模样,配合地点头作揖,“还请郡主不吝赐教。”

  萧墨赞许地点头,“孺子可教也。”萧文在旁边小声道:“装腔作势。”萧墨抬手去敲他的头,气势十足,拍上去是却只是悄然一碰,“臭小子,说什么呢!”

第六十三章 回京(3)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