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一章 浮泽花(2)

  “符合?可能?”萧墨对自己听到的字眼感到很不可思议。

  喻辞耸耸肩,“不然你以为我们为什么想要瞒着你?”萧墨看了他半晌,过后无奈地叹了口气,转身向门外走去。

  “你现在就去?”喻辞被她的迅速吓了一跳。

  萧墨扭头无奈道:“我总得搞清楚我要去的是个什么地方吧?我去找外公问问。”她说完笑了一下,接着道:“你说他自己不说非得让你来找我是个什么道理?”

  喻辞从架子上端了个簸箕,上下颠了颠,“我也不清楚,你去问他吧!非得让我当传声筒。”萧墨听完他的抱怨,狡黠一笑,“一定带到。”

  萧墨出了书阁,先是回了趟自己的屋子,这才转身向后山的方向走去,后山的半山腰有座凉亭。要找老阁主,去那准没错,这是萧墨这些年来摸索出来的经验。

  果然,萧墨刚站到凉亭前不远处,就看见老阁主慌慌张张地往袖子里塞着什么东西,而后端手站立,摆出来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样。

  萧墨强忍着没笑出声,走进凉亭,拿鼻子嗅了嗅空气中未消散掉的酒味,啧啧两声,“呦!二十年的状元红!不厚道啊!”

  老阁主咳嗽两声,若无其事道:“你来干嘛?”萧墨坐下,将手从背后拿出来,手里端着个白瓷壶,在桌上轻轻一放,微微一笑,“请您喝酒!”

  老阁主拿眼睛斜了那酒壶一眼,冷哼一声,刚要说话,就看见萧墨打开了壶盖,用手在壶口轻轻扇了扇。醇香的酒味顺着风在空气中散发开来,只是闻着味,就让人有了几分醉意。行家一闻就知道,这酒少说也是藏了三十年,更何况老阁主这种行家中的个中翘楚。

  老阁主吸了吸鼻子,闭上眼细细感受了一番,才又咳嗽两声,面色不改地坐下来。

  “您要是再不把酒壶拿出来,这酒撒了可就没了。”萧墨脸上挂着笑,毕恭毕敬的说。

  老阁主从宽大的袖口中拿出自己的酒壶,将它放在桌上离自己远一些的地方。萧墨识相地将白瓷瓶盖上盖,往他身前推了推。

  老阁主打开壶盖,往里面瞅了两眼,又放下,转过身子问萧墨,“喻辞都跟你说了吧!真要去?”

  萧墨点头,“真要去。”

  “想好了?”

  萧墨接着点头,“想好了。”

  老阁主将手搭在石桌上,眼光越过萧墨看向山外的风光,又收回来看了眼萧墨,才道:“你可以去,我不拦你,只有一个要求,你只能一个人去。生机阁的人,一个人都不能供你差遣。”

  萧墨点头,“明白,人家在这里学东西,总不能让他们搭了命进去。”

  老阁主缓缓点头,又道:“浮泽花生于阴寒处,花体呈红色,果实也是,这是全部的记载了。至于火莲山的环境,你去找喻辞要书吧。”

  “好!”萧墨听完,跪下对老阁主拜了三拜,道:“谢谢外公。”

  老阁主看着她转身下山,叹了口气,“还真是跟你爹娘一个脾气,不撞南墙不回头啊!”

第五十一章 浮泽花(2)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