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七章 出卖

  萧墨抬头瞪他一眼,气呼呼地躲开,快速将信看完,当看到最后那句“萧墨花言巧语甚多,切忌被她所迷惑。”时气急,将手中的信纸三下两下撕个粉碎,咬牙切齿道:“沈南,你个王八蛋!”

  她说完就气冲冲地要往回走,叶启砚拉住她,“你干什么去?”萧墨甩开他的手,怒道:“我要去给礼部尚书写信,告诉他他的好儿子都干了些什么好勾当!”

  叶启砚拦住她,哄道:“你现在写信,是署名还是匿名呢?”萧墨顿了一下,没来得及回答,叶启砚便抢先说道:“匿名信一写,尚书大人凭什么不信自己的儿子而相信你呢?”

  他抬手摸了摸下巴,偏头看着萧墨,故作高深地接着说:“署名归仁郡主的大名倒是可信度更高,不过归仁郡主的名声传出去可就……”

  萧墨抬眼看他,“那怎么办?”叶启砚双手扶住她的肩膀,“我自有办法,不过要回京再告诉你。现在呢,不哭了也不闹了,我也不追究你去丽春院的事情了,郡主能不能把你先答应我的事做了?”

  “能!我现在就带你去!”萧墨听他说不再和自己计较,顿时眉开眼笑,扯着他的手就兴冲冲地往前走,“现在天气太冷了,不然就带你去后山看看,我们待会可以去书阁……”

  叶启砚被她拉着,看她兴奋地说着自己曾在这见过的经历过的趣事,心里松了一口气。

  木芙蓉开在秋季,九、十月开得最盛,如今已是十月下旬,在外面虽不是开得最盛的时候,但在谷中这花却还是开得很好。生机谷中的木芙蓉随处可见,围着生机阁栽种了一整圈,萧墨带着叶启砚挑了处舒服的地方。

  萧墨拍了拍树干,靠着坐下,捧着脸仰头看正在审视整个生机阁的叶启砚,问道:“看什么呢?”

  叶启砚背着手转过身来看她,罕见地学她挑了挑眉,“看风水。”萧墨放下酒壶,走上前在他身前左右晃悠,“那请问叶大师会算命吗?”叶启砚伸出食指在她额头点了点,“偶尔也算,看缘分。”

  萧墨笑眯眯地伸出手,“那帮我算算姻缘呗!”叶启砚伸手在她掌心轻轻打了一下,背着手走开,“缘分未到。”萧墨想跟上去,又想到自己的酒,折转身拿了酒,这才小跑着跟了上去。

  叶启砚加快脚步,听着萧墨在身后火急火燎的追着他跑,嘴角含笑。片刻后,他转过身,萧墨一下没刹住,迎面装进他怀里,手里的酒壶也一下震得落了下来。

  萧墨顺着他的身体下滑,一个弯腰接住了酒壶,她站起来,看宝贝似的摸了摸壶身,语气里充满后怕,“哇!好险好险,还好我身手灵敏,对吧?”

  叶启砚看她求表扬的表情,伸手弹了弹她的额头,顺手撩开她散乱的头发,轻声应道:“是,你最厉害。”

  “你有这么快要去哪?”萧墨收起自己骄傲的表情。

  叶启砚背着手,转身走向阁内,“去看看你说的书阁,前面带路?”萧墨像模像样地打了个千,“得嘞!”

第四十七章 出卖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