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五章 无药可解(3)

  叶启砚环着她,伸手抹了抹她的眼眶,笑道:“怎么还哭了?”萧墨吸了吸鼻子,反驳道:“我没哭。”叶启砚点头附和,“行,你没哭。那花哪儿摘的?带我看看去?”

  萧墨直勾勾地盯着他,试图从他的脸上看出任何强颜欢笑的神色,可是并没有,萧墨看着他,眼神渐渐柔和,“行啊,我带你逛逛生机阁。”

  她说着一下从叶启砚怀里蹦出来,催促道:“快快,我带你去看。”叶启砚披上外衫,看她急急燥燥地催促自己,嘴角挂上了浅浅的笑:这才是他的阿墨,不怕天不怕地不会哭不会受伤的小丫头。

  萧墨转身出了房门,只给叶启砚留了一句话,“启砚哥哥,你先等等,我去把小文找来。”叶启砚还没来得及应声,萧墨就风风火火地出了门。

  萧墨跑出房门,没跑多远又停了下来,她放慢步伐,慢慢走向萧文的房间。

  萧文住的地方离客房其实挺远,萧墨一脚一脚慢慢走着,走了还没一半,她就觉得自己走不动了,她靠在廊柱上,感觉浑身乏力,没有力气支撑自己继续站立,即使身体顺着柱身下滑,她也不想动。

  萧墨跪坐在地上,痴痴楞楞地看着廊间地面上灰黑色的砖面,砖面上有一滩由点滴眼泪汇聚而成的水渍。

  萧墨其实也不太明白自己为什么而哭,究竟是心疼多一点还是害怕多一点?

  可她什么都不敢说,也什么都不敢做,怕叶启砚看出丁点端倪,怕他为自己强颜欢笑,更怕他会推开自己。

  萧墨低着头,听见有脚步声传来,忙抹了把眼泪,就要起来,却看见视线内出现了一双黑色的鞋。

  “原来阿墨哭的时候是这个样子的啊?”叶启砚的语气里有调侃和恍然大悟,更有几分心疼。

  萧墨抬头看他,吸了吸鼻子,眼眶通红,脸上还有未干的泪痕,模样十分可怜。

  叶启砚扶她起来,拿手帕给她擦眼泪,低声道:“不是说去找萧文吗?怎么还跑到这里哭上了?”

  他哄人的语气轻柔,还带着忧心。萧墨突然就被哄得不知如何是好了,眼泪越流越凶,抽噎不停,止也止不住。叶启砚就给她轻轻拍背顺气,耐心地等她哭完。

  约摸半刻钟后,萧墨总算听了下来,她一边打着泪嗝,一边道:“我嗝……没想嗝……哭那么久……嗝……的”叶启砚忍着笑将她的脸擦干净,将她的身子板正,正对着自己,“好,我知道。不哭了,好不好?”

  萧墨又抽噎两次,点点头,断断续续地说:“好。我带你去看木芙蓉。”

  她说完,两人转身准备去找萧文。却不想,一转身就碰到了刚转过身准备离开的萧文。萧墨叫住他,“小文?”

  萧文转过身,面色尴尬,“姐姐,我什么都没看到!”萧墨瞪他一眼,也不提自己的丢脸事,“你手里拿的什么?”

  萧文见萧墨情绪明显好转,晃了晃自己手中的酒壶,嘴角漾起梨涡,“特意为你留的,喻辞哥的私藏。”

第四十五章 无药可解(3)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