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三章 无药可解(1)

  老阁主缓缓摇头,张口想说话,却被萧墨打断,她伸手拉住他的手臂,紧紧地抓着,像抓住自己的救命稻草一般。“你有办法的对不对?你可是神医啊,怎么可能有你解不了的毒!”

  老阁主叹了口气,“丫头,不是我不想救,而是我真的救不了。一般蛊毒的解法你也知道,寻到母蛊便迎刃而解。可他体内的蛊虫就是母蛊,更何况这母蛊还是培养了数十年,毒性剧烈的蛊王!”

  萧墨退后两步,目光如炬,说话间带了几分防备,“你怎么知道?”老阁主伸手在她头上给她一个爆栗,骂道:“你个死丫头还敢怀疑我!我吃饱了撑得去给他下毒!”萧墨揉了揉头,面露愧色,“我太着急了,外公你别生气。”

  老阁主双手背后,向前踱了几步,“这蛊虫是我养的,养了十五年,就在快要养成之时,它就被人偷了,我就再也没见过。今日一诊脉,我便知道,这样的毒,除了我养的那只蛊,再无别家。”

  “那你知道被谁偷了吗?”萧墨面向他,仔细观察老阁主的神情,看他欲言又止的模样,道:“你别跟我说你不知道啊,这生机阁中一举一动都逃不过你这个老神仙的眼睛。”

  老阁主长叹一口气,“一个旧友,不过很早就去世了,所以应该不会是他做的。今年应该已经是他走的第十个年头了。”

  第十年?萧墨脑海中闪过与之相关的事,脱口而出,“你说的是巩叔叔?”老阁主偏头看向她,“你知道他?”

  萧墨点点头,“我小时候见过他,因为他和父亲关系亲近,所以……”萧墨说着说着就停了下来,理了理脑海里的思绪。半晌后冷笑两声,对老阁主道:“我知道是谁下的毒了。”

  老阁主对她的反应并不惊讶,倒是说:“那你说说看,是谁?”萧墨扯了扯嘴角,笑得十分渗人,“当然是整个皇宫最无辜最可怜的淳贵妃了。”萧墨说完冷哼一声,语气里尽是鄙夷,“她倒是一点都不亏啊。”

  “怎么个不亏?”老阁主对她的话有几分不明白。萧墨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客房,将老阁主拉得更远些,对他解释道:“当年她难产诞下死婴就是因为永安夫人,也就是谨王的母妃动了手脚,呵!她也是一点亏都不吃,报复到这里来了。”

  “诞下死婴?可她明明……”老阁主话说到一半,察觉到萧墨疑惑的目光,即时止住话头。萧墨皱着眉看他,“她明明怎么?”老阁主捋了捋胡须,清了清嗓子,“她明明是受他人陷害,为何将这恨转到谨王身上呢?”

  萧墨被老阁主幼稚的发问问住了,一时竟然不知如何做答,片刻后反应过来,才扯回正题,“这些通通都不用管,我只问你,你是真的没有办法解?”老阁主点点头。

  萧墨又问:“那你能给他拖延多长时间?”

  老阁主冲萧墨伸手比了个一,“一年。”

第四十三章 无药可解(1)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