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三章 狩猎(3)

  叶启砚十分认真地听她讲故事,听到了熟悉的人,还开口询问。“你三哥?骠骑将军萧盛?”萧墨点点头,“对,就是他。

  常歌小时候很害怕马,不管多温顺的马都害怕,我们教了她很多次,就是怕。可后来不知道三哥用了什么办法,竟然让她不再害怕,还敢在别人的帮助下跨上马背。不过这个别人啊,只能是三哥,别的谁都不行。于是三哥就教她骑马,教她武功,把她的事都包全了。”

  “那你三哥和常歌……”作为一个听故事的人,叶启砚向来很会抓重点。

  “他们俩感情可好了,明年六月三哥就要回京,到时候应该会把常歌带回北疆成亲。我当时能将常歌带回京城,我都求了好久我三哥才放人呢!”萧墨瘪了瘪嘴,装作一副可怜样。

  叶启砚轻拍了拍她的手背以示安慰,“那常歌究竟是什么身世?看样子不仅仅只是一个丫鬟啊!”

  “常歌当然不是丫鬟,她虽然跟在我身边,却过得都是小姐日子,从没做过半点粗活的。”萧墨反驳叶启砚的说法,“常歌的父亲是我爹爹的亲卫,她的娘亲是我娘亲从生机阁带出来的侍女。常歌两岁那年,他的父亲上了战场,却再也没回来。过了两年,她的母亲也抑郁而终,常歌四岁就到了萧家,和我们一起长大。”

  叶启砚嘶了一声,侧身对萧墨说:“堂堂郡主,仅有的两个贴身丫鬟。一个是自己即将过门的嫂夫人,一个是自己祖父的亲传弟子。看样子归仁郡主的日子也没有那么舒适嘛。”萧墨扁着嘴,一副苦巴巴的模样,“是啊,你若是还不对我好一点,我可真就是这个世上最可怜的人了!”

  叶启砚笑着点头,“好,我对你好。一定不让你成为这世上最可怜的人,好不好?”萧墨假装抽噎的点头,刚想在哼唧几句,就听见沈珊的声音,“墨儿姐姐?”萧墨脸上扬起一抹笑,“来啦?”沈珊的眼光在她和叶启砚身上打了个转儿,才点点头视昨回应。

  萧墨攀上沈珊的马背,对叶启砚摆摆手,“启砚哥哥,你先走吧!”沈珊开口拦住他,“唉,王爷留步。”叶启砚转了一下马头,扭身看向她。沈珊低头向后对萧墨低声说:“墨儿姐姐,咱们能骑快一点吗?我想骑快一点。”萧墨往前凑了凑,“真的?”沈珊几不可闻的嗯了一声,“真的。”

  “好嘞,你坐稳了啊!我们这就策马飞驰!”萧墨一扬马鞭,嘴上吆喝一句,踏雪顿时飞驰出去,只留下未散去的笑声。叶启砚对着萧墨远去的方向摇了摇头,也策马赶上。

  萧墨到达林深处的时候,沈南他们已经将马匹栓好,站在一小片空地上等着了。看见萧墨过来,沈南气急败坏地冲上来找她算账,“萧墨啊萧墨,最毒妇人心说得就是你,你想把我摔死啊你!”

  “这就能把你摔死了,只能说明你活该,一匹脱缰的马都控不住,还是如此温顺的马。”萧墨一边扶着沈珊下马,一边毫不留情地讽刺。

第二十三章 狩猎(3)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