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章 画卷(3)

  萧墨听了这个数字,疑惑开口问:“十七副?你不是七月生吗?怎么会是十七副?”

  叶启砚低头看她,目光沉沉,瞳孔中倒映着她的容颜,“第一次见你的那一天,我也画了一幅。所以,一共十七副。”萧墨先是愣了一下,反应过来之后又低头笑了两声,再抬起头来看他,嘴角挂着笑,低声唤他,“启砚哥哥。”

  叶启砚对上她的目光,问道:“怎么?”萧墨摇头,扑到他怀里,伸手环住他的腰身,道:“我好喜欢你啊!”

  叶启砚摸了摸她的头,低声笑,“我也是。”萧墨从他怀里仰起头来,笑着看他,“我怎么觉得这里的画卷少了很多呢?”

  “你记错了”叶启砚面不改色的回答。

  萧墨从他怀里脱身,转身要去向书架。“是吗?我才不信”叶启砚伸手拉住他,放软语气,“阿墨,别去。”

  “给个理由。”萧墨双手交叉,斜倚在书桌旁,一副谈判的姿态。叶启砚偏头笑了笑,弯下腰好生哄道:“想留着成亲那日再给你看。”萧墨听了这话,眼睛都笑弯了,她重重一点头,道:“好!”

  萧墨一边帮他收拾画卷,一边问道:“太子请你去做什么?”叶启砚正在扎画卷,听到她的话,停下手中的动作,偏头看向她,“我正要问你,你知道北疆国的单安王子吗?”

  “知道,不仅知道。我还认识。”萧墨答得有几分漫不经心,片刻后,面露不解地问叶启砚,“不会是让你接待那个单安王子吧?”

  “你怎么知道?”叶启砚虽然有几分不解,却也不是太惊讶。

  萧墨往嘴里又扔了一块蜜饯,道:“我猜的,昨天爹爹来信,信中说了这件事,我以为这个差事该是沈南的,却没想到会落在你的头上。”

  叶启砚拍了拍手,从屋外叫来侍卫,吩咐他端几盘糕点过来。边将画卷摞在一起边说道:“昨日太子连夜被父皇召进宫就是说这件事,本来是交给太子和礼部负责的,但是太子说身体撑不住,就给我揽了下来。就为这件事,也不知道过几日皇后的寿宴上又要收多少针对。”

  萧墨饶有兴趣地听着他为数不多的抱怨,只觉得这样的他十分可爱。萧墨伸手戳了戳他的脸颊,又匆忙缩回手,道:“他们这是嫉妒,嫉妒你才华横溢、文武双全。”叶启砚轻碰了一下她的鼻尖,无奈道:“就你嘴甜,难怪能哄得皇后娘娘那么开心。”

  捏了一块桂花糕放在嘴里,萧墨冲着他摇头晃脑,一派得意模样。

  “你对这个单安王子有多少了解?”叶启砚认为尽管离接待之日还很早,但有些事情还是早做准备的好。

  萧墨拍了拍手掌,将自己对单安的印象娓娓道来。“我和他呢,交过两次手。别的我不清楚,但是他这个人行事看上去潇洒不羁、不得章法。实际上是一个很谨慎的人,最起码我和他交手的两次,都是这样的。虽然从表面上看他是一个不拘小节、大大咧咧的人,但是他很有野心,那种从眼睛里透露出来的野心,手腕也足够铁血。”

第二十章 画卷(3)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