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七章 情缘

  萧墨回到自己的院子,兴奋的催促常歌给自己备纸笔,常歌边研墨边问:“什么事这么急?”萧墨凑到她跟前,神秘兮兮道:“你猜。”常歌收起自己脸上的好奇,冷淡道:“不猜。”

  自己的热情被人冷淡以对,萧墨愣了一会没反应过来,半晌后无奈看了眼天,道:“不猜就不猜吧,三哥明年六月回京城,小文今年来京城过年,奶奶让我写信问一问具体什么时候。”

  常歌点了点头,嘴角微翘,却又很快压了下去,萧墨偏头细细瞧她,却被常歌推开了,“小姐,墨磨好了。”萧墨走到书桌后,道:“开心就开心嘛,遮掩什么呢!我又不笑你。”常歌横她一眼,站在一旁看她写信,问道:“那喻辞会跟着少爷一起过来吗?”

  萧墨提笔的手顿了顿,摇头示意自己不知道。“师兄要接管阁中事宜,应该抽不出时间。”锁阳抱着一摞书进门,听见了她们的话,回道。萧墨和常歌对视一眼,了然的点点头。

  常歌接过锁阳手中的书,帮她在架上摆好,问道:“锁阳,你们生机阁阁主是怎么定的?”锁阳翻了翻手中的书,将它们分类归置,回道:“师父选的啊,没有什么特定的规矩。”常歌抽出一本书,瞥了两眼又放回去,疑惑说道:“那如果选定的人不愿意呢?”

  “那就由选定的人找一个愿意的人回阁中接受师父的考验,过了考验,就是下一任阁主。”锁阳绕过她,边将手中的书放上书架,一边回答她。

  萧墨写完了信,搁下笔,等着墨迹干透,看着她们俩的背影,说道:“说起来,这个考核究竟考什么啊?我还没见识过呢!只考医术吗?”锁阳转过来,倚靠在书架上,回答说:“不是,不仅考医术,还要考武功,为期一月。具体的考核就是自己救治自己。”

  常歌手扶着书架,听了锁阳的话觉得有几分毛骨悚然,疑惑道:“自己救治自己?那不就是没有伤也得把自己打出伤来?”锁阳看着她点头,补充道:“所以啊,一般来说,选定了谁就是谁。”萧墨点点头,带着几分庆幸道:“还好喻辞接下了这个担子,不然岂不是要你去过这个考核,那可真是。”

  锁阳微笑,低下头道:“师兄就算不接任阁主的位置,也不一定找我的。”常歌一摆手,和萧墨对视了一眼,笑道:“她不找你还能找谁?除了你,还能有谁愿意去替他受这个苦?”

  锁阳嗔怪地看了她一眼,转过身去,小声说:“你别胡说。”常歌轻撞了一下她的肩膀,偏头看了她一眼,妥协道:“好好好,我不胡说。行了吧。”萧墨将信纸叠好放进信封中,交给常歌,嘱咐道:“把信送出去。”常歌接了信,点点头,转身准备出去,却被萧墨叫住了,“皇后娘娘的寿宴什么时候?”

  常歌敲了敲手中的信封,回道:“三天之后。”

  萧墨点了点头,似是才想起来,问了一句:“贺礼备好了吗?”常歌勉强笑了笑,抱怨道:“您还知道问呐。备好了。”萧墨赞赏地拍拍她的肩,摆手道:“去吧。”常歌好气又好笑,转身出去了。

第十七章 情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