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六章 往事

  萧墨接着解释道:“这个时候愿意离开北疆,我倒觉得他更可能已经实际上掌控了北疆的绝对权力,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单安来京城的目的绝对不单纯。”

  萧老夫人听了她的话,道:“不管他是否目的单纯,毕竟是北疆国皇位的有力争夺者,留个心眼总是没坏处的。只是你又不能时刻监视他,他的行踪就很难掌握清楚。”

  “您放心吧,既然是来商量和亲事宜的,那么就必然绕不开礼部。沈尚书最近可在想法子把沈南往朝中放,这么好的一个练手机会,沈尚书不会轻易放给别人的。”萧墨挑了挑眉,胸有成竹的说。

  萧老夫人点点头,拍了拍她的肩,道:“行了,你先回吧,记得给你弟弟写信问问啊。”萧墨笑着点头,说:“放心吧,一定不会忘的。”萧老夫人看着萧墨出去,冲刚进门的冬梅道:“去把嬷嬷请来。”冬梅应声去了,一刻钟后,一位年龄较老、穿着朴素的嬷嬷走进房中,扶起老夫人,问道:“老夫人又有烦心事了?”

  “也没什么可烦心的事,就是年纪大了,老会对以前的事觉得不放心。”萧老夫人在嬷嬷的搀扶下走进了内屋,边走边说。

  萧嬷嬷压低了嗓音,问道:“老夫人是想起了当年那件事?”萧老夫人点点头,道:“小文今年要到京城来过年,这么多年他都没回京城,这一回来,我心里有几分忐忑,我怕有些事情会瞒不住。”

  萧嬷嬷宽慰道:“老夫人放心吧,当年的事整个京城只有我们两人知道,绝没有泄露的可能。”萧老夫人点了点头,道:“也是,可能真的是我多心了吧。”萧嬷嬷松开扶着老夫人的手,给她拧了个帕子擦手,道:“您啊,就放宽心,别想那些有的没的了,安心看着墨小姐出嫁。”

  萧老夫人边擦手边道:“你说得有理,可我总觉得心里不踏实。”老夫人说完又自嘲道:“不踏实可能是因为谨王吧,若不是我的一点私心,他的境地也不会像现在这般难堪。”

  萧嬷嬷扶着老夫人走到床边,道:“可当时您若是将这件事捅出去,谨王的境地又会比现在好吗?永安夫人的娘家患了大案是事实,她当年在小姐怀孕时动了手脚也是事实,就算我们没有将那个孩子带出宫来,永安夫人一样会被治罪,那个孩子也活不成了,谨王爷的境遇难道会比现在好吗?”

  萧老夫人听着她的话,目光深远,道:“你说得对,他后来长在皇后膝下,虽然和皇上皇后的情分都不深,但总算和太子的关系很不错,也算是有一个保障。”萧老夫人看着萧嬷嬷替她铺被,问道:“你说她怎么就能这么狠心呢?”

  萧嬷嬷铺被子的手顿了顿,叹气道:“小姐的心思,我向来都看不透,她进宫后,就更看不明白了。”萧老夫人躺上床,叹了口气,闭上眼睛说:“看不透就不看了,反正往后也是井水不犯河水。”萧嬷嬷替她掖好被子,轻点了点头。

第十六章 往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