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萧府

  萧墨翻过了院墙,找了一处角落,轻声吹了个哨。锁阳和常歌闻声而来,萧墨躬着背,问道:“祖母歇着了没?”锁阳提着灯笼,点点头,回道:“掌灯时分就睡下了。”萧墨直起腰长吐了口气,蹑手蹑脚的穿过正院,刚推开自己的院门,就看见里面灯火通明。

  萧墨暗道一声不好,转身就想溜。还没等她动作,一道苍老却严厉的声音传来,“这么晚了,这是想去哪儿啊?”一个衣着端庄朴素的老妇人在侍女的搀扶下从屋内缓缓走出,说话之间带着一股不容忽视的威压。

  萧墨暗暗唾弃自己不够谨慎,却很快换上笑脸,笑得颇为谄媚,“奶奶,您?还没歇着呢?”萧老夫人冷哼一声,道:“怎么,我这个老婆子不歇着,您这个郡主就不打算回家了?”

  “墨儿岂敢。”萧墨自觉有错,扑通一声跪下,低着头,说话如蚊蝇一般。

  “不敢?你还有什么不敢?”萧老夫人冷冷反问道。

  “一个未出阁的姑娘,整日不着家,你现在还敢在外逗留至夜深了!接下来还要怎样?把自己搬到谨王府去吗?”老夫人怒瞪着萧墨,说的话也是不留半分情面。萧墨听着老夫人的话,感觉到她气息不稳,害怕自己多加辩解会把人气晕了,只是一昧服软认错,“奶奶,墨儿知错。你别气坏了身子。”

  萧老夫人见她认认真真认错,气也已经消了大半,却还是严肃道:“既然如此,你自己去祠堂吧。”萧墨连连点头称是,“墨儿明白,墨儿一定在祠堂面壁思过,绝不糊弄。天色已晚,奶奶您快去歇着吧,墨儿绝不再犯。”

  萧墨冲着萧老夫人身旁的丫鬟道:“冬梅,送老夫人回房休息。”说完,她便转身向祠堂的方向走去,锁阳和常歌紧跟在后。

  昏黄的灯光下,萧墨的背影萧瑟又倔强,萧老夫人看着渐渐走远的背影,心中感叹这丫头还真有他们萧家的骨气,这样的姑娘,既然生在萧家,就该是领兵打仗、保家卫国的好儿郎。可惜啊!惋惜的叹了口气,萧老夫人问冬梅:“祠堂的蒲团换过了吗?”

  冬梅上前半步答道:“换过了,都换上了不硌人的,被褥热茶也都备好了。您放心吧。”萧老夫人点点头,闭了闭眼,疲态尽显,“行了,回吧。”冬梅应声上前,搀着老夫人回房。

  因为这两年经常跪祠堂的缘故,萧墨对于自家的祠堂那可是熟悉得不得了,闭着眼睛都能说出每一位祖先的牌位所处。萧墨因为从小长在边疆,日子过得洒脱,不受拘束,到了京城,各种礼仪法度多得让她头疼,所以时常犯错。萧墨从北疆回到京这两年,大大小小犯了不少错,每次都被老夫人罚跪祠堂,虽然无聊了些,但萧墨对此却是甘之如饴,比起在北疆时被父亲罚挨军棍、爬泥坑,跪祠堂简直是小儿科。

  萧墨也知道这是老夫人心疼自己,才没有用军中的铁血手段来训自己。要知道,老夫人年轻时也曾随着萧老将军出征,一把长枪耍得勇猛非凡,人称铁娘子。

  不过萧墨虽然犯错次数多如牛毛,但一错从不二犯,各种规矩也是一教就会,因此老太太虽然严厉,对她也很疼爱。

  萧家祠堂传承百年,供奉着萧家各位先贤的牌位。萧家自萧祖爷开业以来,已经传承了百年,世代为将,家风严谨,向来只从军不问政,在军中享有颇高的威望。

  萧墨对萧家祠堂向来是饱含敬重的,此刻她跪在蒲团上,听见身后开门的声音,微微侧了侧身,问道:“奶奶回去了吗?”常歌熄了灯笼,在萧墨身侧的蒲团上跪下,回道:“回了。”萧墨点点头,对身侧的两人说:“又连累你们俩了。”锁阳翻着手中的医书,笑道:“小姐又不是第一次拖着我们蹚浑水,今天怎么这么客气?”

  常歌看着萧墨正百无聊赖的用手刻画地上的纹理,调侃道:“小姐就是闷得慌,没话找话说呗。”

  锁阳闻言轻笑一声,道:“说得在理。”

  被人拆穿,萧墨也不恼,她拿过锁阳手中的医书放到一旁,轻声训道:“这么晚了,还看书,当心熬坏了眼睛。”锁阳无奈的摊摊手,“那我们就这样直愣愣的跪到天亮?”常歌符合着说:“是啊,就这样子一直跪着也太闷了。”

  “那不然,我给你们讲讲我太祖爷爷的故事?”萧墨冲两人挑挑眉,笑得十分荡漾。

  锁阳摇了摇头,道:“打住,我宁愿就这样跪着,也不要听。”

  常歌长吐一口气,感慨道:“小姐,你这两年每次跪祠堂都讲萧家先祖的各种事迹,尤其是他们经历的战役,不论大小,您都要彻彻底底的分析一遍。不客气的说,供奉在这祠堂之上的各位列祖列宗的生平您都已经说了个便了。我们都能背出来了,您就别再说了吧。”

  萧墨扭头看着摆得高高的祖宗牌位,自问道:“是吗?”偏头想了想,她摆正姿态,恭恭敬敬地朝牌位拜了三拜。道:“就算是这样,我说得难道不精彩吗?”

  常歌有气无力的敷衍着,“精彩精彩,简直无与伦比。”

  “那你们为什么不爱听?”

  锁阳探过身子去拿医书,顺便回道:“再好吃的冰糖葫芦也有吃腻的时候,更何况是故事,不懂的人听一遍两遍有味道,次数多了可不就烦了嘛。”

  萧墨点点头,承认她说得有礼,又道:“我今儿猎了几只兔子,不过烤给瑞王了。改天也给你们俩猎几只去,到时候烤好了也给奶奶送一点,给她老人家换换口味。不过不能总猎兔子,猎鹿吧,鹿肉更鲜美些。那就得进林子深处了。来了这京城之后,我可好久没有痛快的搭弓射箭了。你们俩应该也是。”萧墨就这样一个人碎碎念着,声音时高时低,断断续续,在空荡荡的祠堂中点点回响。

  

第四章 萧府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