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旧事重启:三生世 致离

  大汐皇帝残暴昏庸,这当然是事实,宠溺皇后,宠溺长公主,为了政治布局与国家利益,不惜牺牲一切代价,甚至是自己的儿女,四年前,大汐王子,龙子墨涵因政治原因在皇帝布置的一场陷阱中被布局做诱饵牺牲,他的死去,大汐大帝毫不痛惜,甚至为了省下财力不为他举办隆重的逝王仪式,更何况是一个情人的……孩子

  她知道,若她不从,他当然会想尽一切办法将双世杀死,其实他早就知道双世是自己的心上人,为了政治原因与国家利益,他不能把长公主出嫁,因为那是她最宠溺的女儿,这个国家,只有玄洛的身份合适出嫁,所以,为了更好地拿下妖族,除了联姻没有其它办法,她明白,她要离开了,为了他的性命与未来,她唯有妥协,唯有离开,因为,她爱他……

  凭双世的力量,足以推动全国军队,所以,在公主出嫁的这些日子,将尉迟双世支配致边疆抵抗边境部落的袭击,待公主出嫁,荷汐印便归于皇帝,百分之八十的军力都归皇帝,这样,双世也无力反抗,唯有服从。

  天空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街上空无一人,所有人都多到了店铺里,只有一个女孩游离在大街上

  她低着头,好像灵魂出窍一般,是玄洛。她走着走着

  突然……

  一个白衣男子掠过,将她搂住,藏青色的伞在空中旋转,雨水与伞抽离着,迅速的,不见了踪影。

  “双世……”她靠在她的怀里,不停地擦拭着眼泪

  他们来到荷山居,在凉亭里坐下,他抱着他,她温暖地靠在他怀里,却还是掩盖不了她内心的悲哀

  “怎么了?是我这两天没去看你不开心了?”他皱着眉,撩开粘在她脸颊上的湿气发梢

  她咽了口气,苦笑道:“没有,我只是……今天去看我的母亲了,我很想念她,所以……”

  “我说过了,眼泪是很珍贵的,不要哭,我会心疼……”他乌黑透亮的眸子引起一丝丝波动,倒映着她悲哀却又美丽的容颜

  “嗯……”她把头埋在他的怀里,忍住不哭出来

  良久……

  “双世……”她靠在他的怀里,脸上洋溢着幸福却又悲伤的笑

  “怎么了?脸色那么难看,不开心吗?”

  她不语,就静静地靠在他怀里

  “不开心的话就睡会儿吧,我陪着你”

  “嗯,双世,”

  “嗯?”

  “我爱你”

  “傻瓜,我也爱你,三生三世”

  “双世,答应我,无论如何,都不要忘记我……”

  “说什么傻话呢,当然不会,一辈子,下辈子,都不会”

  “好”

  “玄,我刚刚接到一个圣旨,明日我便要出征,去边疆,快则一个月,慢则……”

  “嗯,不论多久我都希望你平安归来,等着……你”说完,她心中又激起一道浪花,等他吗?等得到吗?恐怕,那个时候,她早就属于别人呢?诉不出口的痛苦,不能久伴的爱人……

  “归来时,我与你解战袍……”她的话里微微带着哭腔,但她却忍住不哭出来,因为他说,眼泪是很珍贵的……

  第二日

  今日,是尉迟将军出征之时,街上都挤满了百姓与贵族子弟,呼唤着双世能平安归来

  军队走到街尾,一名女子走出来站在他面前

  “双世,我等着你”

  说完,双世便下马,紧紧地抱住她,一个热情的吻便落到她的唇上,与他紧紧地缠绕在一起

  良久……他松开手

  “好”

  说完,他便向着城门离去,在城门关上的那一刻,泪就如梨花雨般倾落,她坐倒在地上,大声的哭喊着,在城门巡视的慕凌在远处一脸疼惜地看着她

  “玄儿,别哭了,我也伤心”

  一个月后……

  这一个月,无奇的平常,也没什么大事发生,宫里都在忙着为公主举办婚事,妖族使客也在公主府里平常地来往,每个礼拜,玄洛都会收到双世寄来的书信,纸短情长,写满了想念与爱意,可后来,她总是默默地将这些书信收到一个盒子里

  明天,便是玄洛出嫁妖族之日,一个令她悲伤至极的日子,根本就没有大喜之日般的喜庆,她多希望,站在自己面前,与自己共度一生的人,是双世……

  大汐公主出嫁的那一天,是个普通却美丽得耀眼的晴天。

  太阳射出钻石般的光芒,华丽地洒落在繁华的街市上,天空湛蓝而晴远,公主府的门口,站满了士兵,其中就有慕凌

  红娘们穿着整洁的衣裳,前来为年轻的公主送行。

  今天的她,依旧美丽,倾城的容颜配上牡丹红的唇釉,鲜红华丽的嫁衣拖至地面,金黄的首饰发出“叮叮当当”的碰撞声

  在她上轿之前,她回头看了看这王府,虽然不及公主府高等,却是她生活了二十年的地方,她的足迹,她的气息,布满了王府的每个角落

  “公主,快上轿吧,吉时不候”

  “双世……对不起,我等不到你了……”说完,她才依依不舍地走上轿子

  “妖族的迎亲队伍在边境等着”

  “嗯好”说完,豆粒大的泪珠从她眼角中溢出,她捂住嘴巴,不哭出声来,怕外面的人察觉出异样

  去往边境的路上,甚是遥远,快则三日日,慢则五日,

  人族,长安城

  “嘎吱——”城门渐渐打开,缝隙中照射出耀眼的光芒,光芒下,是一个男人,骑着一匹马,盔甲上沾满了鲜血,一群百姓迅速赶来

  “我,尉迟双世,回来了!”随后,城楼上击起鼓声,百姓们欢呼着胜利与平安,他怀着满心的期待,期待见到她,想拥抱她,抚摸她,陪伴她

  一路绕过繁华的朱雀街,他回到府中,立马接到一个惊天动地的消息,半个时辰前,皇帝被刺杀!

  他马上看向信使

  “那玄洛公主呢?!”他惊恐的眼神直射在他眼眸里

  “公主她……”信使还没说完,溪逝便马上跑过来

  “大人,在下刚刚在皇宫中搜出一封密信,还请您过目”

  双世立马接过信,上面的几行子映在他乌黑带着焦急的眼眸里

  “大汐公主出嫁妖族,始因政治阴谋,为若大汐公主出嫁路途妖王迎接,便大动杀机,地点为妖人边境之衔接,务必功!”

  看完书信以后,双世的眼中凝聚着万般怒火,血丝凝聚成河,他将信笺丢下,骑上白马便向边境疾驰而去

  “快!命两万精兵,跟随大人!”溪逝挥着手,随着双世而去

  “玄,等着我”他喃喃地说道

  ……

  一片晴空下,是慢慢前行的军队与花轿

  “双世……我就要离开了,不要忘记我……”她低着头,喃喃自语

  走了许久……

  突然,骄子传来一阵猛烈的摇晃,使她稳不住平衡撞击到一旁

  “啪!”华丽的头饰瞬间摔落到地上,只听见外面有人喊道:“公主,妖族王子来了”

  她心中充满着悲伤,以后就要与这个人共度一生吗?她透过窗外一看,英俊的侧脸,玫瑰色唇瓣,毫无瑕疵的面容,又是一番美景,可惜,他不是双世……

  突然,轿子猛烈一震,

  “啊!”她从轿子中摔落出来,扑倒在地上,眼前一片缭乱

  “救命啊!”红娘们在四处奔跑着,呼救着,个个神色惊恐,突然,一旁的草丛中露出一排天诛阀,都上满了天诛

  他终于明白,这一场阴谋没那么简单,皇帝让少数军队伴随自己,到接应地点再埋伏,杀掉自己和妖族王子,将全部罪过推给妖族,就有理由大灭妖族,给妖族落个杀妻夺威之罪,真是可笑啊,可笑到连自己都嘲讽,情人的孩子……

  只见妖族王子在挥刀杀敌,突然一个天诛射向她,她惊恐的神色表露出来,她下意识地抬起手挡住,良久……

  她睁开眼,一个高大的身躯档在她身前

  “噗!”是妖族王子拾天耀

  她眼里涌动着万般情绪,眼泪又不知不觉落下,看着他倒下的身躯,她不由上去扶住

  “拾天耀!”她绝不会想到,才见过几面的人,会这样舍命救她……

  “娘子……对不起,余生不能不能保护你,答应我,活下去,找个好人家,嫁了,再不要,参与王室纷争了……咳咳!”他艰难地说着

  “天耀……”

  他用尽最后一点力气挤出一个微笑

  倏然,那只握着剑的手重重地落下

  “天耀,对不起,还有,谢谢你……”她将他放下,站起身来,看着这一切

  突然,一个白衣男子掠过战场,接着一排士兵倒下

  “保护玄洛公主!”溪逝喊道

  接着,一排士兵全都挡在玄落面前,那名男子看不清脸,他挥舞着剑,一刀,两刀……是,是落花飞舞!他,他是双世!

  她万分激动

  突然,几时个天诛射向她,士兵们全部挡到她身前

  “保护公主!”接着,这些士兵一个个地倒下,血流成河……

  她又露出惊恐的眼神,不停地摇晃着他们

  “安士,快醒醒啊,

  “阿谦,起来呀!你媳妇还等着你呢!

  她捂住耳朵,撕心裂肺地哭喊着

  “双世……母妃……”她不停地流着泪

  身旁的士兵一个个地倒下,最后一个,也倒下了

  突然,一个天诛飞向她

  “来吧……

  “双世,对不起,来生再做夫妻……

  “母妃,我来陪你了……”

  突然,她眼前一片漆黑,透过光亮,是双世

  “噗!”他白色的衣衫染上了浓重的血红色,他挡在她的身前

  “啊!双世!”她尖叫起来

  “保护大人和公主!”溪逝喊道,突然,一个天诛射向溪逝,溪逝也随之倒下

  她一定是眼花了,将一切都听得见一清二楚的她,瞬间脑海一片空白

  看着他缓缓倒下的身躯,回忆的阀门又瞬间打开,记忆之光直射在她脸上,亮得刺眼,仿佛要灼伤她的皮肤一般

  往日的画面急急地奔腾而出

  她脑海中,是那个皇室上将,是那荷花池中的吻,是那一首动人的《佳兰曲》是那个让她深爱的将军……尉迟双世

  她的耳畔如梦呓般呢喃的,都是那位少年带着不舍与淡淡哀愁的话语……

  玄洛一路寻觅着那个身影,焦灼的声音散在空中,却始终得不到回应。周围的一切都安静得可怕。

  微风吹过,被打湿的黑发,轻轻地贴在脸颊上,已经干枯的血痕星星点点地印在他肌肤上,嘴角还挂着浅浅的乌紫色……

  但他手中却紧紧地护着怀里的东西,好似固执的孩童死守着珍贵的玩具,任谁讨要都不会退让半分

  所有的焦急,慌乱、担忧、害怕……各种负面情绪从身体的四面八方聚集成让眼角肿胀而难受的酸涩感,她从迷离中睁开了双眼

  只见他艰难地说着

  “给……你……”拼尽全身气,他从怀里拿出了一直小心保护着的锦囊,里面是一块白色的玉,雕刻着精致而巧夺天工的凤凰文祥

  她紧紧握住他的手,透过玉,她能清楚的感应到他掌心所剩不多的余温

  眼泪瞬间决堤,颗颗晶莹的泪珠如玻璃珠般从眼角划过脸颊迅速滑落,滴落到她衣服上,滴落到他缓缓伸向她的手

  他将她锁定在自己的视野中,那双眼睛因为她泪光的闪烁变得更加灵动清澈,折射出玻璃的光彩,短暂却又美好,就如同她们的爱情与誓言一般,短暂而又美好,一撕即碎,一摔即破

  他忍不住眉头微蹙:“不要哭……”

  他抬起了垂放在地上的另一只手,努力向她伸过去,想要抹去她脸颊上的泪珠

  他乌亮的眼睛染上了浓重的悲伤

  “你的眼睛……”他低声呢喃,仿佛仿佛生命快消失一般,“不可以流泪的”

  发现他手上布满了细小的伤痕,她的心仿佛被谁狠狠地捏了一把,憋地难受

  “双世!”看着他眼睛微闭,她更感到快要窒息一般

  “夫君,我们说好的,一世铅华,三世不忘……”

  她的眼角不断涌流出晶莹的泪珠,他依旧是轻描淡写地说:“眼泪是很珍贵的,不要哭”

  “嗯,我不哭”她猛的点头

  “玄,许诺三生,来生还要记得我……”

  “双世,许诺三生,来生不忘,回眸相识曾可见……”最后几个字,她提高了音量,宛如洪水般冲进了他的脑海

  “好”他微微放松,艰难的给她最后一个微笑

  倏然,那只原来停留在她脸上的手重重地落下

  “双世!”她将头埋在她的怀里,感受着他最后的余温,心跳已经消失,生命的痕迹唯有着最后的微笑,包围在她们身旁的士兵一个个地倒下,鲜血四溅,凌乱嘈杂的战场上,她的呼唤支离破碎:“双世!醒醒,说好的!”

  慕凌闻声,急忙地扭过头去,看向坐在地上的玄洛,他一口气推开眼前的士兵,纵身上马,向她飞奔而去

  她轻轻地弯下腰去,温热的嘴唇贴在他冰冷的唇瓣上

  “是你先违背誓言的……”她看着他,晶莹的泪珠仿佛剔透的水晶,源源不断地滴落到他冰冷的脸上,在顺着那棱角分明的脸颊滑落到地上

  突然,一颗天诛向她射来,她来不及回头,便已感觉到龙诛的气息

  “来吧,让我们一起……”话音未落……

  “玄洛!”他还来不及赶到他的身边,便眼睁睁地看着她这样痛苦的样子,她下马,走到她身旁

  “玄儿,要是有来生,我多想保护你啊……”

  时间仿佛一切都静止了,她与他就静静地躺在那,他也静静地注视着她,万般悔恨

  “要是有来生,我也好希望你能爱我,哪怕只有那么短暂的一瞬间……”

  蓝天,清空,夕阳

  再见,再见。

  她呼尽最后一口气,心跳停止了跳动,她今天这身红色的嫁衣,就好像是为他而准备一般

  她永远都不会忘记他,他也是吗?

  那块洁白的玉瞬间从她手中滑落到地上,埋在尘土中

  “可否许得姑娘一世铅华?”

  “嗯,一世铅华”

  “玄,许诺三生”

  “来生不忘,回眸相识曾可见……”

  黑暗中……

  “他很不错,讲他带回去”

  “那那个女的呢?”

  “不管,讲他带回去,然后……”

  

旧事重启:三生世 致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