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旧事重启:三生世 致笙

  微风吹起几片落叶,花瓣随着飞舞在空中,也吹气了她凌乱萧长的发丝。

  两人的身影倒影在美丽的荷花池畔中。时而模糊,时而清晰。

  玄洛安详地靠在他的肩上,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宛如绽放的荷花一般

  他看向她,指尖上的温度,透过衣料传递到她的肌肤上。

  见他面色苍白,眼神有些呆滞,她担忧地抓住他的手,一脸忧虑

  “怎么了?脸色那么难看,伤口又裂开了吗?”

  他依旧微笑着

  “没有”他用温和的眼神一直看着她,眼瞳中倒映着她美丽倾城的容颜

  心跳又漏了半拍,她犹豫了下,她将手放到他的掌心,五指相应对,握紧他的手。

  他的手如暖玉般温热。

  她的指尖在风中带来凉意。

  她看着他,脸上绽开了一个如蔷薇般馨香甜美的笑容。

  “如果,我能一直守护着这份微笑该多好……”动情、深情、忘情的嗓音,带着低低的沙哑,一直侵染到了她的心里

  她心中那跟柔软的弦被轻轻地拨弄出细腻的心动

  她的脸瞬间染红

  “玄,我爱你,许诺三生”他将她抱得更紧,她的脸贴紧他的胸膛

  是她的,或许是他的心跳声,那般有力地撞击着胸膛

  他凝望着她,柔如春水的光波在黑珍珠般的眼眸里流转,倒映着她醉人的倾城容颜

  他松开手,双手捧起她的脸,下一秒,她的嘴唇上传来温热的触感,充满着极强的占有欲与霸道性。

  渐渐安静的荷山居

  渐渐停止的晚风

  渐渐平稳的心跳声

  过了许久……

  “玄,我们回去吧,天凉了”他嘴角微微勾起,泛起甜蜜的涟漪。

  “嗯”她握紧他的手,一手扶住他,慢慢站起身来。

  突然“咔”的一声

  “啊!”她叫了一声,脚踝扭伤了,一阵刺痛就让她的身体稳不住平衡摇晃起来。

  他皱了皱眉,温柔地说:“先别动。”说完,下一秒,在她的惊呼声中,他右手楼主她的背,膝盖曲了曲,左手垂下穿过她的腿,将她整个人横抱了起来。

  “我带你回医馆”他依旧是轻描淡写地说着。宛若清风拂柳一般。

  他快速地走着,灼热的呼吸就喷在她的耳边

  她的心跳越来越快……

  怦!怦!

  她将头埋的低低的,靠在他的怀里

  他抱着她,微微喘息着。

  她靠在他的怀里,心跳的节奏羞涩又雀跃。

  散发着淡淡草药味的医馆里,灯光明亮。

  ……

  “好了,小姐”

  “嗯”她轻声答道。

  简洁的对话过后,医馆里又恢复了平静。

  医馆外的树影映在窗户上,给房间多添了几许冷漠的寂寥的色彩。

  夜路上,摇曳着两人甜蜜的身影,渐行渐远,最终消失在大街之上,路两旁的灯笼倒映在桥湖边,繁花落幕,迎来了秋天。

  “到了”

  “嗯,”他看着她,点点头

  “对不起,让你受伤了”她明亮的眸子瞬间染上灰暗的淡墨色

  他笑笑,抬起手将她凌乱的头发撇到耳后,乌黑澈亮的眸子看着她

  “没事,别难过,为了你,值得。”他是有多爱她,愿以生命的代价保护她,哪怕自己要死去,见不到她,不能与她欢笑不能与她共度余生,都要舍命去救她爱。因为,他爱她,爱到了骨子里,无法剥离。

  “嗯”

  “好了,回去吧,家人等急了”

  他缓缓地松开她的手,依依不舍。

  她松开手,转过身去,还时不时回头看看,直到她将沉重的大门关上,将他隔绝在外。他也转过身去,迈开步子,依依不舍地离开。

  王府

  “刘伯伯,我回来了!”院子里回响着她响亮的声音。

  “玄儿?你可算回来了!快急死我了”

  “好了好了,我这不是回来了吗?”

  “嗯,三个时辰前,皇上召你入宫。”

  “哦?嗯好,那我明日出发”

  月光渐渐黯淡,太阳从地平线升起,越过山岭突破云霄,照耀着人间大地,花草生机。

  第二天

  “嘎吱——嘣”大门打开又关上的声音格外响亮

  少女小心翼翼地走下台阶,绣花鞋沾在地上不停地往前走,直到走上马车。

  “马夫,启程吧”

  “是的,公主”

  马车摇摇晃晃地在人海中穿行,越过人海,走过大门,来到皇宫之中,玄洛迈着轻盈的步伐向宫殿走去,她绕过长公主殿,走向大殿,一阵嘈杂的脚步声传入她的耳朵,她回头,仔细一看,是龙子玄梦,她正缓缓地向自己走来,身后还跟着几个婢女

  龙子玄梦从小看她不顺眼,处处与她作对,她想过清静自由的生活,远离宫中的是非争斗,选择了在宫外与龙宰相居住,可一入宫,还是要见到这张令人厌恶的嘴脸。

  她站在玄洛的面前

  “见到本公主还不跪下?”她嘴角勾起一丝丝轻蔑,用痛恨的眼神看着她

  可她却定定地站在那儿,豪不作声

  突然,她说道:“你的胭脂没抹匀,还有水粉,眉线画歪了”她轻描淡写地嘲讽,却让她一击毙命,毫无反驳之力

  “龙子玄洛!”

  她恼羞成怒地瞪着玄洛

  玄洛也豪不妥协地与她对视

  她甩起袖子,准备挥过去,却又收了回来,将表情化为了轻蔑与嘲讽

  “哼,你也不过一个情人的孩子”

  她压制住心中的怒火,不由回想起过往

  当时人族的皇帝只能有一个妻子,其他的都算没有名分的情人,在宫中的地位非常下贱,如宫女一般

  而玄洛的母亲,榕花。是她父亲的情人,不过皇帝太爱她,却又不能把皇后休掉,所以发生了关系,生下了玄洛,因此玄洛的母亲在她未满一岁时被皇后害死,但皇帝没有将玄洛遗弃,而是给玄洛相应的名分,却并没有把她当自己的亲女儿看待。就这样,自己远离了宫斗生活,清居宫外。

  她抬起头来

  “胭花婊”她依旧轻描淡写道

  她眼睛瞪的大大的,那眼神似乎快要把玄洛给杀死。

  良久……

  “啪!”一个响亮清脆的耳光声回响在空旷的荷花池边。

  身后的宫女纷纷后退

  一阵火辣辣的痛触在她脸上蔓延开来,留下了通红的张印

  她轻蔑地笑着,心中多添了几分快意

  “注意你的身份!”

  她不可置信地看着她

  突然……

  “啪!”的一声,比刚刚那个耳光更响亮,更用力

  龙子玄梦被打得站不住脚,这一巴掌,她用足了力气,带着多年以来的恨意与杀母之仇

  她还来不及还手,刚一回头,重重的一巴掌又落到她脸上,她娇弱病态的身躯重重地扑倒在地上

  “不错啊,连姿势都调整的这么快,等不及这第二巴掌了?”她嘴角勾起一丝丝轻蔑与嘲讽

  “啊!你竟敢打本公主?!你给我等着,父王是不会放过你的!”她捂着脸,暴跳如雷地说着

  “好啊,我等着”说完,她转身就走,甩下一句干净利落的话:“我等着婊子”

  说完,她便向大宫殿行去。

  细风吹过,夹杂着散叶,吹起她飘逸的长发,伴随着她一路走到大宫殿。

  “塔塔~”一阵轻盈的脚步声传入殿内,随后……

  “拜见公主殿下”大殿两旁的君臣们行礼相称

  “参见父王”她随之低下头,单膝跪下

  “起来吧”皇帝一脸冷漠无情地看着她,却又突然露出似有阴谋的笑容

  “玄洛啊,你身为人族大汐公主,都20出头了,还没有招收驸马,怎么说都不像话吧?”

  玄洛咽了口气,低下头

  二十出头了,当然想嫁人,就连驸马都有了,却又不晓得皇帝同意不同意

  “父皇,玄……”她还没说完,却又被他打断了

  “父王要给你指配一门婚事”

  话音刚落,玄洛心中涌起一道巨大的浪花,将她内心那帆船给掀翻了

  “父王……”

  “妖族的大王子,拾天耀”他再一次打断了她

  一道闪电瞬间击打在她心中,她那颗炽热的心脏被击得粉碎

  “父王!玄洛已经有心上人了呀!还请父王收回成命”她马上跪下,低着头忍着泪水

  “胡闹!本王已经答应妖族的王子了,一诺千金,这是最佳的联姻时机!”

  玄洛听完立马抬起头,双眼瞪大看着皇帝

  皇帝瞬时也说不出话来

  “父王……原来,我就是你一个政治上的工具?”她忍不住了,泪水哗哗的落下,一地接着一滴落到她的裙摆上

  “这……”他说不出话来

  这时,一个少女跑进来,衣着缭乱,脸上还有两个掌印,是龙子玄梦

  她跑上殿台,搂住皇帝的胳膊,嚎啕大哭,哭花了她那妆容

  “父王!您要为儿臣做主呀!龙子千玄刚刚打了我两个耳光!我可是大汐长公主,她竟然敢打我?!”

  皇帝瞬时怒了

  “你……你个逆子,连你皇姐都敢打,这事没得商量!若是你敢不从,朕就将你的那个心上人给杀了,无论是谁!”

  “父皇!”

  “住口!”龙子玄梦指着她,露出了邪恶的笑容

  她顿时一句话也不说,低着头,泪水如梨花雨般倾落

  “好,我愿意嫁往……妖族”

  “哼,答应不就好了”她顿时展开笑容,双手叉腰,显得她特别高高在上

  “大汐公主有两个,为什么只有我出嫁,依照国律,不都是长公主优先出嫁的吗……”

  “哼,我可是大汐公主,我可不想嫁娶妖族,也不看看你什么身份,让我出嫁,这个计划岂不是……”

  “好了,梦梦,闭嘴吧”

  “父王,为什么不让我把话说完呀?”

  “呵,计划……我总算明白了,这二十年来,父王从来就没有把我当自己的儿女看待,而是一个政治工具,为了自己的利益……”

  “够了,你住口!退下吧,不要忘了我说的,小心你那个心上人小命不保!”他心虚地说着,微微带着颤抖

  说完,千玄便迅速的离开宫殿。

  

旧事重启:三生世 致笙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