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 朋友的朋友我们终究是定位

  正当我觉得异常难过时,梓萱突然扯了我一下说,帮你点了歌,快去唱。屏幕上显示的,是小美的《朋友的朋友》。

  那一瞬间,我硬生生的按耐住心底的忧伤,突然垂垂跟颦曦月坐得特别近,开心地说,这首歌可真应景。梓萱淡淡地看了一眼从见到颦曦月后就突然变得诡异的垂垂,没有说话。我拿起话筒,发觉有一道细微眷恋的目光紧随而至,我知道那是从颦曦月的方向传递过来的,但转瞬我就嗤笑自己的自作多情。

  如今,他的新男友搂着她纤细的柳腰,她怎么还会关注我。只听新人笑,谁闻旧人哭。屏幕上显示出一行行的歌词,仿佛是为我量身定制的。朋友的朋友,我们最后的定位,疏离得让自己都好想流泪。朋友的朋友,我们最后的关联,隐藏好的伤悲,不想被你感觉……记得我曾对颦曦月说过,一直以来,不管看书还是看电影,我最怕看到的,不是两个相爱的人互相伤害,而是两个爱了很久很久的人突然分开,像陌生人一样擦肩而过。

  我受不了那种残忍的过程,因为我不能明白当初植入骨血的亲密,怎么会变为日后两两相忘的冷漠。但在残忍铺天盖地地袭来之时,我忽然明白了这一切都是真的,真的可以如此。由亲密变为疏离,不过是一步的距离。这世间最残忍的爱,不是得不到,而是已失去。因为得不到,心底会始终怀着那份雾里看花,水中望月的美好。

  而已失去,却会成为心口一个无法弥补的大洞,只要风一吹,就会空荡荡地疼痛起来。这样的疼痛,叫做伤口。伤口会在以后每个不管是希望还是失望,抑或是绝望的夜晚,隐隐作痛。我已经不记得自己是怎么把歌唱完的,也不记得垂垂和颦曦月说了什么,大飞和颦曦月坐在哪里,只记得自己坐在角落里,看着屏幕上播放的任意一首歌,都会心生悲伤。这个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多失恋情歌。

  只是,为什么纵使有千万首的悲痛,却没有一首可以唱出我心底的曲折。

  唱完歌,大家一起走出“似水年华。走到门口,我和垂垂、梓萱站在一边,颦曦月小鸟依人地挂在陈飞龙的手臂上。大飞说我开车送你们。我点头,垂垂却狠狠地掐了我一把,突然大叫道,哎呀,我饿了,大家一起去吃夜宵吧。说完,她却把眼光投到颦曦月身上。颦曦月看似并不情愿,抬头求助似的望着陈飞龙。陈飞龙体贴地谢绝了垂垂的邀请,说,算了,这么晚了,我先送曦月回去。垂垂立刻移到颦曦月身边,亲切地拉住她的手说,大家一起去嘛,都这么晚了,又不差这一个小时。颦曦月犹豫了一下,碍于刚刚还跟垂垂亲热的份儿上,也不好再拒绝。

  于是,一群人浩浩荡荡地去了路边的大排档。每次看着大飞的奔驰停在路边摊旁,我和垂垂就会对他肃然起敬。垂垂说,大飞,你以后当了官,也准是一体恤民众,平易近人的好官。大飞说,得,别给我戴高帽子了,吃了这顿,下顿哥还请。我们最喜欢吃饭的时候玩一个叫“划拳”的游戏,就是一群人一起比着手势喊着:一点点,二好好,三星照,四喜财,魁五首,六六六,七巧巧,八马跑,快喝酒(九),全到了。即饮酒时两人同时伸出手指并各说一个数,谁说的数目跟双方所伸手指的总数相符,谁就算赢,输的人喝酒。

  游戏开始,陈飞龙因为是新人,玩第一盘就输了。垂垂和梓萱墨苒嚷着,飞龙输了,飞龙输了,罚酒一杯。我坐在颦曦月的左边,陈飞龙坐在颦曦月的右边。在垂垂和墨苒她们嚷着罚酒时,颦曦月突然像木偶一样,两眼放空,然后很神奇地端起我面前的酒杯,一口干了下去。我愣了一下,立刻反应过来,我说,你帮我喝什么,是你男朋友输了。话说出口的那一瞬间,我真想找针线把自己的嘴巴缝上。我一直以为自己会很难承认颦曦月和别人在一起的事实,却没想到这么容易。

  大飞促狭地看着我,垂垂冲我竖起大拇指,梓萱得意地笑着,我知道,她是在为颦曦月的错喝彩。但是,没人知道我心里的翻天覆地。我承认了,我终于承认颦曦月离开了我。几年的感情,好似被我一剑封喉,再也没有回转的余地。

  颦曦月反应过来,她转头看了我一眼,那一眼里,包含了太多,只是我还没来得及想清楚,就看到她已经端起陈飞龙的酒喝了下去。陈飞龙因为颦曦月犯错,有点不高兴,大飞立刻打圆场,平时曦月不这样的,应该是走神了。陈飞龙恼怒的苦笑着,不动声色地应承了大飞的话,怪不得垂垂不让我再猜拳了,真不好意思。

  我明白,陈飞龙说这话,不过是在向我挑衅,意思是,即使颦曦月他可能因为你而形成一个习惯,但是现在依旧得为我改变。

  我没想怎么去接招,垂垂就替我接了上去。她对颦曦月凉凉地说,又不是你输,你喝个什么劲啊。颦曦月平静地说,飞龙不会喝酒。这时,墨苒她们也接话上来,不会喝酒不可怕,可怕的是明知道自己过敏,还硬要喝酒的傻叉。梓萱说这话的时候,斜着眼睛看我,我知道她说的是读书那年的事。读书那年,颦曦月十五岁生日,要我陪她挨个儿给在座的朋友敬酒。我小的时候,医生说我属于酒精过敏型,不能喝酒🍶

  颦曦月生日那天,看着他开心的小脸,我不忍扫兴,端起酒杯就义无反顾地跟着她挨桌走。但第二天,我便不愿起床了,因为我实在不忍心让她们看到我惨绝人寰的模样。大飞看到我就笑了起来,她,柳跃,其实你把脸挡上,还真跟电影明星似的。

  我愤怒地掀开脚边的被子,说,滚你大爷的。然后,我就看到站在旁边的颦曦月立刻捂起了脸。

  年少时的爱情最可贵,因为你总想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现给对方,就像当初的我一样。

  我不敢想象颦曦月看到我的模样时的心情,会觉得可怖或是厌恶。但是,我从指缝里看到她的身影轻轻地靠近,然后,就有一个怀抱紧紧的搂着我,仿佛我是一件稀世珍宝,接着,我听到被子上深深地叹了口气,说,你这个傻瓜,真不要命了。

  正当我陷入回忆时,却看到陈飞龙坚定地拉住颦曦月的手臂,微笑着说,不会可以学嘛,我喝。她说这话时,脸色有点苍白,弱不禁风的样子让我觉得我们在逼良为娼,但一看到她覆盖在陈飞龙手臂上的手,我就又不禁恶毒地想,别说现在让她喝酒,就是喝毒药,她也是自作自受。

  陈飞龙低着头没说话,只是反过来拍了拍她的手。那天晚上陈飞龙输得很惨,被我们折腾得喝了五六瓶白酒,当然,我和垂垂、梓萱墨苒她们也喝过,但经年之后的我跟她们一样,喝两瓶酒跟喝矿泉水一样,不在话下。

  大飞开车送我们走的时候,陈飞龙还扶着站在路边不停呕吐的颦曦月,看着陈飞龙惨烈的样子,垂垂和梓萱冲我邪恶地笑了笑。我从后视镜里看着他们的身影渐渐变成小圆点,然后消失不见。

  终于,我跟瘫痪了一样软在座位上,车子里开着空调,放着李玖哲的《我会好好过》——我会好好过,等你再爱我,总有一个角落,会让你想起我。唉,又是一首失恋情歌。我想起喝酒时颦曦月看我的眼神,有空气一样轻淡的忧伤,里面还夹杂着一丝莫名的委屈。

  我突然觉得特别难过。我转过头看着座位后面的垂垂跟梓萱她们,墨苒望着窗外,不知道在想什么,垂垂拿着镜子在擦脸上花掉的妆。

  后车窗里,辉映着这座城市最大的摩天轮,它安静而缓慢地转动着,不停地变幻着各种喧嚣的灯光,就像我们如梦似幻的人生。我望着后车窗,愣了一瞬,平静地说,跟你们说个事,我思考了几天,准备辍学。垂垂立刻举着镜子,不可置信地望着我,操,你他妈喝高了吧!你刚回来才读了半学期辍什么学!我转过头看着车行的前方,不再说话。车子陷入一片空前的沉默之中。

第七章 朋友的朋友我们终究是定位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