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当时,颦曦月的脸就黑了。她说到,柳跃你什么意思,我哥长得就这么过不了人吗?我干笑道,他是你哥?曦月笑着说道,对呀,我刚认的哥哥!!!我瞪了她一眼没说话!

  之后曦月也没有向我介绍大飞的真名,直到老师点名的时候我才知道,但是谁又知道这个五大三粗的黑大个是个心机婊,而且还和我当了3年的兄弟!!!!

  大飞可能有点困了,我拍打他时,他正闭着眼睛。看到我,他猛地坐起身问,你怎么来了?震惊的表情跟撞了鬼似的。

  我对他翻了个白眼,指了指垂垂。

  大飞立刻像我一样对垂垂翻了个白眼说,你怎么这么能折腾事!垂垂保持队形般地回了大飞一个白眼,我怎么了?

  大飞立马又恢复“老好人”的的身份说的:你明知道……

  大飞的话还没说完,垂垂就接话道,颦曦月又不是虎豹豺狼,难道你要柳跃躲他一辈子?

  一听垂垂这句话,我就疑惑了,我说,我来这里,和她没有关系,我只是看在垂垂的面子上罢了!

  垂垂看了我一眼,犹豫地说道,我们来时,在楼下碰到了颦曦月…………

  操,就是颦曦月那个Bitch领着他的新男朋友到处招摇过市。垂垂不耐烦地打断大飞,转头对我说道,俩人那神态,比你们当年金童玉女多了。

  ……

  我斜睨着垂垂,这才是你今晚把我弄出来的原因吧。垂垂冲我嘿嘿地笑,还是你最了解我。不过我是真看不惯那男的,长这么猥琐,又胆小,还敢来“似水年华”唱歌!垂垂的口头禅就是,长这么丑,还敢怎样怎样,仿佛世界上就她一朵出水芙蓉似的。他们现在在哪里?我问。

  曦月说口渴,陈飞龙就带她出去买饮料了。大飞顺溜地答道。

  原来颦曦月的新男朋友叫陈飞龙啊,这名字可真够out的,呵,曦月还是和以前一样,喜欢这种带有社会气息的人。我边吃果盘边琢磨着。让服务员送上来不就得了。垂垂继续跟死鱼一样翻白眼。她说这里没她平时喝的那一种。操!垂垂听了这句话,立刻跟蛤蟆一样从沙发上弹起来说,柳跃,她现在比当年都要矫情!我拍了拍她的手,少安毋躁,是我前女友换男朋友,别搞的你换男朋友似的。

  垂垂看我一脸淡定,跟没事人似的,也就放了心,随口问我在家玩什么游戏。我本来正在拿猕猴桃的手抖了一下,假装没听见准备岔开话题,大飞却突然瞪大眼睛指着我,不会吧?柳跃,你竟然……还在玩“天堂”啊!我含糊地“嗯”了一声,然后又觉得面子挂不住,便画蛇添足地解释,我换了个区。大飞喟叹一声,垂垂开始有资本斜睨我了。我知道他们肯定在想,刚还装不在乎,这会儿又上演念念不忘的戏码儿了。因为所有人都知道,我玩的“天堂”,是颦曦月教我的。

  

第三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