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酒遇兰娜笑

  半响不见动静,花间蹑手蹑脚的翻身起来,准备去考察一下逃跑的路径。

  自清醒之后,花间便发现自己的灵力突然间全部消散了,过了那么久,也不见有恢复的趋势,可能是消耗得太快了,以前在山谷只曾忽强忽弱过,也不曾这般躲过猫猫,或许只是元气大伤未能凝聚罢了。

  花间心里嘀咕着,只是现在的一切都是未知的,逃跑成了一件需要小心筹谋的事,这个突然出现的男子,只怕是更大的危险,早些摆脱为好。

  刚刚睁眼之后,发生的一切太突然,都没来得及好好看上几眼,现在打量起来是个素雅简洁的地儿,看上去应该只是个普通的客栈。

  花间伸手勾住木雕门的铜环,轻轻斜开一条缝,似是在二楼,安静的有些瘆人,本是集市附近的客栈白天竟无一人,也不知做甚生意。

  顺着楼梯走下,有水撞击的声音突兀地爬了上来,刚刚被房檐挡住了,竟没注意到大堂边上的一张普通木桌边,坐着一红衣女子,面前摆着几坛酒和一盘小菜,桌前晕开了一片酒渍,不知是何等的闲逸自在。

  花间不知为何,对突然出现在视野中的女子,莫名的亲切,或许是眉眼里偷偷跑出来的潇洒,引住了自己,那是从小,花间就想仗剑指天涯的江湖侠义梦啊,奈何没这个天分,只能拨弄拨弄水啊,火什么的,也没能长成此等帅气逼人的模样。

  兰娜从花间出房门的时候,就察觉到她蹑手蹑脚的样子,但没有敌意射出来,便也静观其变。突然头顶传来灼热的目光,兰娜便也毫不避讳的抬眼扫去,扯来一个明朗的笑。

  花间像是得了许可撒开了步子,欢脱的朝她奔去,走近的时候,又突然想到不能如此的如饥似渴,便刹住站定,傻笑起来,“能否请点酒吃?”花间突然有些尴尬的不知如何摆弄自己的手脚,总觉得是不是唐突了些许。

  “自然。”兰娜看着手足无措的花间心情也好上一好。一手从桌中间取一瓷碗,另一手抬起一坛酒,添了一碗,放在桌前,示意花间坐下喝。

  花间心中总是难以平复激动,总觉得自己是不是该起句话,说点什么,张口却出不来,抬头瞟了两眼,但是眼前的女子总让人觉得多看她两眼像是会亵渎她了一般,因为眼里有星星,泛着光,像是会吸人一般,总觉得多看两眼会让人沉沦。

  憋了半天,花间问了句,“你为何会在这里呀?”

  兰娜倒也毫不避讳,举起碗,灌了口酒,“做需要做的事。”眼里突然满满柔情,但嘴角又挂着有些无奈的笑意。

  “江湖人心险恶,姑娘只身一人,不怕遇上坏人吗?”兰娜打趣的看着花间傻乎乎还有些没睡醒懵懂的脸。

  花间把腿往凳子上盘了盘,直了直腰板,压低声音阴沉脸,“姐姐遇上了最坏的人不也没怕?”然后学着刚刚兰信的神情,挑眼勾了勾嘴角。

  兰娜瞬间被逗笑了,举起一坛酒顺着花间的碗添满,酒打在木桌上的声音也配合着笑声舞动起来。

  花间放肆开怀的笑着,突然一黑影闪进脑海,连着嘴角的笑也凝住了,只身一人,我,现在,是一个人,不对,不对,是不是,忘记了什么,一道白光射进眼睛,还没习惯背后多了一个需要保护的小家伙,白羽,忘在树林了,答应回去寻他的,他现在是安全的吗?

  一瞬间惊慌失措淹过花间,她跳下凳子准备踱门而出,眼前一黑,鼻子先撞上了又软又硬的东西,生生止住了步伐,往后连退数步,慌张的抬头看去。

  兰信刚要准备跨过门的时候,一坨不明生物体飞了过来,撞得晃了晃身形,好不容易纹丝不动,还是忍不住皱了皱眉。

  “这才片刻,如此迫不及待的要见我的吗?”兰信邪笑地看着她,不知为何戏耍她总是莫名的心情愉悦,那贱兮兮的语气竟然用来得心应手了起来。

  花间愣了愣,心底简直掀起一阵狂风暴雨,要是灵力还在,定将他头掰下来给他自己看看,祸害自己去吧,不对,好像掰下来他自己也不能看见哈。

  花间努力的让脸上看起来面无表情,万一卷了白羽进来反到落入危险,眼前这人可不是什么无害之人。

  呆愣的瞬间,兰信抓住她的手拽过来拉高,凑近耳朵,“那个小孩我杀了呢,怎么,想逃。”然后朝耳廓边的头发吐了一口气。

  花间身影瞬间僵硬,一股寒气从头穿进大地,耳朵旁的暖气震得有些发寒。

  

酒遇兰娜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