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火啸寒冰灭

  花间的脚不自主的想要冲出去,但又好像被地抓住动弹不得。

  庄姬看出了花间眼神中的不忍和犹豫,知晓花间又害怕暴露之后牵连了他们,庄姬示意了七七,两边转身紧紧地架住花间,准备撤出人群。

  七七压低声音说,“我们必须赶快趁这个机会走,他们还未打消疑虑,还会回来的。”

  一股悲凉却现实的话撞击在花间的心上,花间自知已是自身难保,救了之后让他一个人离开可能还是又会被抓,跟着自己可能也是难逃一死。

  但笼子往后退的越来越远,几乎快被眼前的人海盖过淹没了,花间心里越来越沉,就像是快被捏碎了一般。

  笼子里传出恐惧的嘶吼声好像和族人挣扎的身影叠在了一起,短短时间里,依旧是近在咫尺却救不得。

  火越烧越旺,周围人呼喊叫好的声音呼啸而至。

  花间终是下定决心,指尖卷起上层火一挥,迅速引到旁边一个相对独立的包头篷上,毕竟甚少使用过控火转移之术,遗留些许残火还在挣扎。

  人海开始涌动,四散开来,跑回各家取出锅碗瓢盆救火。

  旁边的井中应该是有水的,可是引出一股,必然会遭到众人怀疑,最后可能都逃不了。

  庄姬眼里竟然划过了一丝宠溺,眼神突然坚毅。放开圈住花间的手,取出随身唯一带着的水袋,运力从袋中震成水珠散出,并带了些体内的寒气。

  花间突感手背刺了一下凉意,瞬间意会,运住一股气流,裹住水珠从人群间隙中梭过,然后靠近毛人的时候迅速凝成一股水浇下,空气中毛发的焦味瞬间弥散开来。

  实在已经看不清木笼里毛人是否还有生还的气息,花间不免有点心急焦躁,拨开周围的人跑上神台。

  看到层层叠叠陌生的面孔,压了压有点害怕的小心脏,不知道会不会引来那拨人,但是看了一眼笼子,定了定心。

  一本正经且严肃的训斥到:“尔等之行,已触犯上苍,天神已发怒小惩,切勿再逆行,引来灭族之大祸。”一顿,咬了一下牙,扬了一下语气接着说了下去“但众人心中想的毕是要替天行道,此等污秽之物亦是要除,我本就孤身一人,既行至此,阿婆也曾教予我化解之术,待我带至空旷之地,切勿波及众人。”

  见人群三三两两骚动,花间心中想:许是不信我有此能力。

  蹲下凑到笼边的角落,里面仅剩一团焦黑,到还好喉咙传来轻微撕裂的声音,花间心中更是下定至少要带他活着走出这里。

  定是四面八方都肆虐火焰的时候努力让自己缩到了中间,木笼上的木锁已经烧成了一块焦炭,花间用手一劈就断了,拉开门踏了进去,然后再把门关上,指尖传来的灼烧感,虽然火灭了,但余温还在,眼角的泪都快含不住了,这个都这么烫,阿婆,,阿婆,他们得有多痛。

  她慢慢地靠近,蹲下,“别怕,我会救你出去的,一定要活着。”

  附上烧焦的手,感知血液的流动,从指尖抽出寒气迅速凝固住,毛发周围冻成一层薄冰。

  “他已经定住了。”语气里已经忍不住有些颤抖,吸了一口气,站起来几乎逃一般,一步跨出笼子说,“我之后用咒术便会灰飞烟灰,但我需征求天神之意,过程凶险,需到隐秘之地。”

  人堆中突然有人跪下,行跪之大礼,周围左顾右盼的人也纷纷跪了下去。

  看着这些也只是谨慎自己生存之地,手无寸铁的普通村民罢了,但是残暴难道只有面露凶神恶煞之人吗?这些打着冠冕堂皇的缘由,轻易残忍的杀死异族之人就应该要理所当然的被原谅吗?

  火光冲天那刻周围扑涌而至的欢呼声,怎么会那么冰凉。

  心念至此,花间眼神也不经意地冷了下去,进去抱起那个瘦弱的焦冰,尽管对一个女孩来说还是有些沉重,手臂也渗进冰火交叉的痛感,但还是紧紧拽住袖子,不让脸上透出一丝。

  庄姬上前就要接过,花间摇了摇头,挺起脊梁,昂住头,“我要带你高傲地走出这里,这些把你当畜生的人,让他们只能仰望着。”步伐之间竟也沉稳,胸前抱着想要守护的人,竟然连一丝害怕和疑虑也消之殆尽,“躲躲藏藏也不见得能活下去,早晚会被寻到,你们尽管来,我也不会怕。”

  庄姬,七七紧跟其后,护住花间,紧绷着弦,半分不敢松懈,怕村民突然反悔,也怕那群人突然返回。

  庄姬眼睛眯住观察四周情况,排查危机,毕竟他们没撤多久,就行如此高调张扬之事,指不定又引了回来,快走出村子的时候,突然撇到了闪进两包头篷中间阴影的一个侧影。

火啸寒冰灭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