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风起火形影

  “不对,谷里可能出事了,快回去。”庄姬突然严肃。

  花间刹那有些慌神,立刻用指尖感知空气的流动,借着气流的相互挤压勾起一股大风,卷起乱七八糟的东西隐去迅速离开的行踪,然后借了一股力加快返程的速度。

  随着靠近,若隐若现地听见族人撕心裂肺的吼叫声。花间心里紧攥着,感觉就像自己被撕碎一样。

  途至山头和山谷分叉路口的时候,庄姬突然拉住花间朝山头奔去。

  快近顶之时,花间感知到前方一股陌生的力量在向山下倾泻,立刻伸手拽住庄姬,翻身躲进小山壑的荆棘丛里,然后转路窜到另一个更高一点的山峰。

  庄姬把后七七放下,与花间对视了一眼,迅速伸手从腹部运出气流想要把火引到低矮的山头。

  不能用空气里的水分,不说量不足以熄灭,而且易造成更大面积的烧伤。

  但这个山头太高,不在他们的控程范围内,花间心一悸眼一急,想从山头拽住藤蔓滚下去。

  一阵疾风从中间劈过,吹得黑烟扯开了些许缝隙,花间隐约看到了阿婆腰间那块会反射出蓝紫光的花石在逐渐暗淡,然后突的射出一阵亮光,整个山谷瞬间淹在了火海中,顷刻之间所有的族人被吞噬。

  花间瞬间呆滞,泪花就像灌了春雨一般争先恐后地从眼眶里喷出,她使劲地咬住嘴唇,不想给眼泪见世的机会,因为阿婆是不可能死的,对…阿婆…怎么会……怎么会呢。

  脚突然撑不住的要软了下去,眼前一时发黑,但还不容花间多沉于悲痛之中。

  庄姬压低了的声音刺刺地勾进了花间的耳里,“快走,他们发现我们了。”一边迅速背起七七,一边拉住花间闪进旁边诡异难辨方向的树林,“现在还不是悲痛的时候,活下去,听见没有,活着。”花间的手掌都快要被捏碎了,庄姬咬着牙一个字一个字的蹦出来。

  山谷周围有很多这样的树林,长年早春或者晚秋都会泛起大雾,此时还未及秋竟也大雾弥散,平时我们在这些山头耍惯了,自然方向明了,原是不想让外来人发现村寨的存在,不晓何时竟被人破了,也只能靠着他们虽然知晓路径但毕竟不熟悉,拉开逃生的时间。

  黄昏迫近,到了一个看着挺大的部落里,旁边还有星星点点的村落,他们好像有什么重要的大事,都纷纷赶来汇聚在一起,正举行着百人大会,那群神秘的人竟也很快追了上来。

  三人装作若无其事地挤进了人堆里。

  刚刚在竹林里,花间边跑边用发簪把头发束成一个发髻,然后迅速将白衣翻了过来,她时常因为练习控术而后背沁红,所以内衬缝了一层吸附液体很强的褐衣。

  离得太远他们应该也没法看清模样但可能看见了白衣,也不知看见了几人。

  七七挽住自己的头发后,将庄姬的长发也裹了上去,掏出随身携带为了遮自己惨白面容的胭脂,行到一块水洼处,让庄姬放她下来。

  看了花间一眼,冲她点了一下头,花间便迅速接收到,把胭脂粉掏出来洋洋洒洒扑在庄姬身上,然后指尖勾起一股水大致均染了一遍,再卷起剩下的水裹住七七然后释放。

  花间还是有些担忧,“能受住吗?”

  “我已经好很多了,气息可以调平,快走吧。”

  埋在人堆里,庄姬帮她们短暂的封住了气门,即使是再敏锐地感知力也一时没法察觉,再加上夜色已沉,他们似乎也是怕被人发现,并未大张旗鼓的搜查,只是仔细巡视了一圈然后便不甘地撤了出去。

  周围开始涌动,向后退去,不一会儿三人被推推搡搡到了人堆的前面位置,可以清楚的看见他们环绕围住的东西,一个大木笼旁边七零八落的堆着柴火,角落缩着一团毛绒绒的疙瘩,突然弓起后背一副攻击防御的姿势,嘶吼咆哮,声音中满满地坠着恐惧。

  天空四面八方的火把抛至笼子,瞬间把夜幕照得通红。

  

风起火形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