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灯看醉花里

挑灯看醉花里

桔子阿婆

希望大家喜欢这本书,并支持正版阅读!

本书由言情小说吧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小女子姓庄,名小月,有个小名叫花间。

  至于为什么叫花间,听各路人马闲谈聊起来,可能是出生那会儿门前的一棵千年樱花树,没风经过,却溅了一地。

  也可能是阿婆领回我的时候,我在田埂旁,长的比庄稼还凶猛的野花里,笑得忘乎所以。

  但是阿婆晚上和我絮叨,这段我是有认真听过的喔,因为还被乘机训了一顿,说的是:“你啊,时常顽皮得看不见人影,要找的时候都会来花开得放肆的地方瞅瞅,因为要不就一纵一纵地不知道追着什么不明生物体从花堆里冒出头来,要不就会躺在高高垒起的花里张牙舞爪的睡得不知所以,每次都弄得浑身脏兮兮的。”

  自我记事起,我身后就时常跟着一个大我六七岁的男孩子,跟我,总是不大爱说话。

  人家也是一个很任性的人喔,性格全看心情呢,要是心情好了,他浑身散着寒气,我也能毫无畏惧缠上他,要是心情低落了,也会感悟一下人生,装得像个岁月沧桑的老人。

  虽然我平时也懒得操心去动脑子思考发生的各种是是非非,但怎么说也是人家夸的剔透姑娘,他不愿说起,也就懒得追问他的具体年纪和人生遭遇了。

  虽然我们也算得上青梅竹马了,但是他显然跟着我也不是因为喜欢。相反他对谷里的其他人都特别的温柔,随时捧着一张春意盎然的笑脸,但一到我这儿,就是脸皮都不愿意动一下的冷漠。

  听街角整天讲各种稀罕事儿的七姨说,他是族里不知哪一系的女子,不知怎地,和皇族里的人识得,相恋,然后被纳入府中生下的孩子。

  后来,阿婆上山拾草药的时候,他被发现蜷缩在一堆荆棘后面,浑身血肉模糊,阿婆便小心地抱了回去,想着给我搭个伴就一直让他跟着我了。

  谷里的老一辈总会有一搭没一搭的询问他,他都闭口不答,只是恍着一个能得挤出水的笑,左一句右一句的随口搭着,便忽悠了过去,然后寻个理由就悠悠哒哒地走了。但每次依旧随叫随到,到让人挑不出什么错处,之后便没人再问了。

  众人也只是道听途说,知他母亲曾为人姬妾,再取族姓庄,故顺口也就叫其庄姬。

  后来,不知道从哪里窜来了一个很漂亮但有些许病态的小丫头,众人围着她七嘴八舌的时候,我深深地记得她那时总高高昂着的头,她说她是族里曾经走丢的孩子,名叫后七七,但凡有人稍微靠近,便摆出一副防备的姿态。

  曾经族里也有过几次大迁移,再加上族里老人摆阵验试,也发现确有族系中之人才有的特征,便留了下来,至于为什么姓后,可能是某个小一点的旁支和外族之人联了姻改了姓吧。

  她似乎很是熟悉谷里的一切,但谷里却没人识得她,可能是她的父母也曾和她聊起过谷里吧。

  但后来,她长着长着却愈发文静乖巧了起来,我觉得定是庄姬那个死木头祸害了她。

  不知道是不是我有啥吸引她的特征,哈哈哈,她却好像蛮喜欢我的呢。总会和我讲起很多外面好玩的事,但也会一直盯着我发愣,有时突然留下泪来,我以为她是对陌生不熟悉的地方感觉有些害怕,吓得我只会搂住她说:“别怕别怕,我不会丢下你的。”再用胖胖的小手装模作势的,像阿婆那样拍打她的背。

  她好似还是有些敏感有人靠近,不管我是突如其来的还是酝酿已久的抱她,都没能习惯。每次都能感觉到她的身体会突然变得有点儿僵硬,这更让我觉得她坚强的外壳下面也只是个柔软需要保护的小姑娘啊。

  自她出现之后,阿姬便每次只要见着她,就跑去挨着,虽然我也自知没有她长得漂亮,但也不需如此明显的嫌弃吧。

  即使开始的时候,我总觉得他应该是不喜七七的,因为他俩之间随时都有种箭在弦上的感觉。楞是我如何蹦蹦跳跳,他们都能将温度降个八度。

  但不知从何时开始他们每天都相跟着,突然就如胶似漆得像坠入深恋了起来,再后来,我也就习惯了,换我跟在他们后面每天屁颠屁颠的。

  我族之人善控术,但每个人又会略有不同,经我观察,我,善感知风水火。

  我小的时候,看见小胖烤地瓜想吃,但小胖愣是不给,然后我就气势汹汹的凶他说:“你不给,我就把你烤了。”然后手就胡乱的挥舞,想展示我的厉害,结果就把火引到了旁边的草垛,火光一下印在了小胖脸上。

  吓得他很长时间都不理我了,其实我想说我很无辜啊,当时我也被吓懵了,本来我也是要哭的,看着他哭得梨花带雨给忘了。

  但我很容易就会灵力耗尽,需要片刻才能得以恢复,所以也不曾频繁用过,也就烤烤野味,捕捕小鱼时使使,长大一点之后阿婆就不再许贪玩了,每天督促着练习怕我闯祸。

  庄姬呢,灵力就弱了许多,但几乎不曾见他耗尽过,攻击性也不强,因为让他打只兔子,都只能弄个小残废,但是他会的好多呀,他的招数搭上我和七七的就会很强很强的。有次我想戏耍他,用新学的冻术凝住了他,然后正想在他的木头脸上画个大花猫,结果他竟然能解控,结局是我的脸上,多了一只丑又丑的猫。

  而七七,很少看见她用自己的灵力,但时常喜欢琢磨人的作息和习惯,善用毒,总是悄无声息的惩罚了那些不顺眼的人,我也曾特别荣幸的参与了一次,让那个带头辱骂了庄姬的小子浑身奇痒,半月不得下床。

  七七没出现之前,都是我顺便仗义的护着庄姬这根从来被欺负都一声不吭的死木头,七七来了之后,就开始明目张胆的共同作案,扫了那些叽歪不懂事的娃。曾经自己一个人的时候还是很怂的,也就装模作样的横一下,后来身后有人了就越发肆意妄为大胆起来。

  好像从阿婆带上我之后,每天晚上都会絮絮叨叨和我说很多不着边际的话。

  阿婆总苦口婆心地和我唠叨:“不要相信眼睛看见的,要用心去感受,信任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东西,即使它有一天会破灭……”后面我的神智就不知道飘到了哪里去,或是惦记着山谷小涧里的小黄鱼,或是树头头上路过还没来得及摘的野果果。

  有些时候好奇心突然扑通扑通的时候,我也会支起小脑袋眨巴眼睛特别认真地回答,“不明白。”

  她总是会告诉我:“花间还小,还不懂呢。”

  慢慢的我自己也就一直觉得我还很小,阿婆说我不懂那就不懂了吧,每次便只顾听着,然后,就睡着了。

  夜色的幕布上衔着月盘子,周边静悄悄的,只有知了会不时的出来招呼两声,睡梦里传出的鼾声,不小心扯高了嘴角,坠月旁边的云团团不知何时晕开了一丝红。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