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七章 丫头,我要了你可好?

  左木潇再无心什么新娘不新娘的了,召集了府内已经离岗的府兵,还有那些正在休息的府兵。

  “一对人在府内搜人,另一对人出府去搜,半个时辰集合一次,”这时数着人数的左木潇觉出了不对,“另一组休息的人呢?”

  “回主子的话,他们,已经去府内搜人了。”

  果然,人,真的不见了。

  “好,那你们都出府去搜吧,往近往远不要聚在一起了搜,不管有没有找到人,都半个时辰回来一次!”

  “属下遵命!”

  “今日,辛苦你们了。待找到人了,再罚了那人,你们一人一千两白银!”

  左木潇也一人独自寻找着,期间魏南多次赶来请求跟随,他始终拒绝:“魏南,你去寻人吧,别跟我着我浪费时间。”

  “主子,您已经劳累一天了,若是还这样,怕是……”

  “我自己的身体自己心里清楚,你去寻吧,寻到了,我会开心很久。说不定就听了你们的话,跟着你们去找那位无双医术的药公子。”

  魏南再没有跟来。

  左木潇继续找着,找着找着便看到一个和他一样忙碌的身影:“嘿!”

  两人同行寻找了一番。

  左木潇:“你怎么不和我说?”

  苏犰安:“不要新娘子了?”

  左木潇:“要新娘子有何用?”

  苏犰安:“那找我的男宠又有何用?”

  左木潇:“……”

  苏犰安:“……你去这边,我去那边。”

  在确定了两人离开后,隐着的侍女方才走出:“主子,我方才看见那位男宠了!”

  “当真么?”

  “真的,我这就带您过去。”

  两人走了一会儿,那侍女颤颤微微的手从从腰带上解下水袋:“主子找的累了吧,先喝些水吧。”

  左木潇停下望着她,望到她不敢再与他对视,把头撇开:“是主子不想喝水么,那……那算了。”

  说着,便要将水收回。

  “慢着,”左木潇握住她往回收的颤抖的手腕,如果我喝了,便能找到她么?”

  “主子,我……”侍女慌张的跪下。

  她已经跟着左木潇很长一段时间了。她总想,不单单是因为他家财万贯也因为他为人宽厚才会对她们,对她不薄。

  总说左商人风流,可其实他要的美人,只有他的几十个老婆而已。除了应酬,他不逛青楼,逛了也只看不要。他,更不会对他的侍女们做出传言中的事情。

  相反的,他对下人们都很仁厚,让他们做最轻的活给他们最优厚的俸禄,用的都是家门微寒的下人,因为觉得那样子可以帮到他们。

  侍女还未说出话来,泪水便已遍布整张惨白的脸。

  “无妨,我不怪你,”左木潇蹲下,替她拭去泪水,“你只要告诉我,是不是我喝下了,你就能带我去找到她。”

  侍女哭着摇头,又点头。

  就在半个时辰前,她被那人拉去旁厅,见到了那人背后的人。

  她惊讶,怎么会是他,怎么会是一向温润可爱的苏念世子。

  “世子……”

  “人都去哪了?”他未掩饰任何,未再装作温润,眼神中透着的只有冰冷,唯有冰冷。

  “抱歉,世子殿下……”平常,他总是笑着说不必行礼不必行礼,她方才也是习惯性的就没有行礼,而此刻,她却是直直的跪倒在地,“是奴婢错了。我家主子,不知为何,知道了太子殿下正在找那个男宠,于是,也跟着找了,就没想去新房找新娘啊!”

  说着,她一下又一下的磕着头。

  “求世子放我的亲人一条命。”

  “我愿意用我的命来还!”

  “世子!”

  “…………”

  阿温看了一眼眼中透着不屑的苏念,便明了的拽起她的衣领:“谁要你的命了?”

  “啊。”随着她的一声尖叫,又被扔在地上。

  “直接给他喂了药,送过去,”苏念走到她身边,动作轻柔的给她擦着眼泪,“这一次,只能成功,知道么?”

  她抬眼看着他,他的目光里只是冰冷和与他轻柔动作相反的狠戾。

  她被吓得微微颤抖。

  而此刻,她也面对着动作和眼神一样温柔的左木潇微微颤抖。

  “把它给我吧。”

  “主子……”侍女的眼泪还是在往外冒,如果再给她一次机会,她真的可以好好的想一下。她的主子那么聪明,只要她提前告诉了他,他肯定可以想到办法,或许她的亲人也会被救出来。或许……或许事情也不会这样糟糕。

  “没事,我不怪你,我知道那个人是谁,他绑架了你的父母对不对?”

  侍女哭着点头:“主子,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会这样了,我……”

  现在,已经没有退路了。

  他喝,她背叛了他。

  他不喝,她父母的生命就会收到威胁。

  左木潇笑着拿过她手中的水袋,饮下:“这水,味道倒是寻常,只是……”

  说着,他的头便开始晕了起来,身体也慢慢变热……

  “是媚药,对不对?”

  侍女哭着点头。

  “带我去找他吧,趁我对你下手前。”

  给左木潇的药是头晕发热,但是会留力气。而给姚药下的药,不仅头晕发热还会夺走她所有的力气。

  此刻的她正靠着慢慢的挪动,终于到了水边。

  从身体里散发出来的热几乎要侵蚀她的身体。此刻虽是冬天,虽然她正躺在冰凉的草地上,身体依旧致命的灼热着。

  姚药还记得以前老伯的警告:“切勿食用媚药。药效猛烈的,若是不得欢爱,轻则发热重则烧坏五脏六腑!”

  这药,怕是要烧坏她的五脏六腑啊……

  她真希望,下雨。

  可这天,怕是下不了雨了。

  现在她就在水边,如果用力翻身,她就会进水里。冬日冰冷的河水应当是可以让她灼热的身体得到缓解可,她还会有力气浮在上面么?

  翻身进水里,可能会被淹死。

  不翻身继续躺着,可能会被烧死。

  所以她,就算慢慢挪,挪到了水边,也没有翻进去。

  她在水边意识挣扎许久,终于再也忍不了。

  再不跳,怕是真的要烧死了。

  于是她一个翻身,终于是入了水。再感到身体慢慢降温的同时,她发现自己依旧无力甚至更加无力……

  冬日厚重的衣服加上她沉重的无法控制的身体使她慢慢下沉。

  舒服是舒服了,可是快淹死了……

  她闭上眼,思绪飘到亡族时,飘到阿爸阿妈还在时,飘到她漫步走在草原时……

  她想到从前家里养了二百三十六只羊,其中的二十三头母羊怀着小羊,她带着它们去吃草,可回来的时候只剩下一只了,还是刚刚生下来的小羊。原因是她看到一只野山羊想抓回来……可山羊没抓到,家羊都没了。于是接下来的三年,她都没有吃羊肉。阿妈说“你丢掉的这些羊啊,一辈子不吃羊肉也不够!不吃羊肉有什么用,吃吧,快吃吧!”

  她想到在她很小的时候曾经有一个男孩说要娶她,给了她一块玉佩,而后,就再也没有见过他……

  她想到从前跟老伯说:“等我长大了,我要游遍天下,要吃遍天下。”老伯笑着说:“好啊好啊,等那时,老伯带你去。”“不不不,药儿要找一个朋友一起去,药儿不要阿爸不要阿妈也不要老伯。”老伯悲伤:“那好吧。”

  六岁的时候一个人打倒了她们族六个壮汉。

  七岁生日那天阿爸抓了一只小狼给她当礼物,她给小狼取名小炮,结果第二天就跑了。课第三天的时候,那小狼叼了两只野兔回来,然后……又跑了。

  十岁的时候当族长两年,第一次有一个大妈跳过老伯直接找她帮忙,那天她很累,却很开心……

  十二岁那年,不顾老伯反对,一个人领着三千号族人剿灭了当年害了阿爸阿妈的国。那天,她同三千士兵,共饮浊酒,好不痛快……

  这些,都是她觉得最珍贵的记忆,最美好的记忆。

  冰冷的河水迅速充斥她的身体,也在慢慢侵入她的口鼻……

  看来……

  她是无法长大了,无法漫步天下了……

  她缓缓的闭上眼……

  这时,他跳入水中,拖着自己沉重的身体游到她身边,轻轻的晃着她:“姚药!还醒着么?”

  “嗯……”她的眼神迷离着,见他来,便往后退去,“别来,媚……媚药……”

  左木潇这时方才发现,此刻的姚药面色潮红,喘着粗气,努力的往后退去但是一点力都没有。

  原先被挽起来的发,散落着,印着她潮红色的脸蛋。

  虽是夜晚,但灯火通明的状元府也会照到此处。

  在这一片偏僻的、似有若无的烛火里,左木潇看清了她,她,是一个女子,是一个美极了的女子。

  左木潇想着苏念这人是幸运。若姚药是男子,兴许他能忍住,可她现在是女子了,忍不住的。

  姚药是女子的事情,苏念一定是不知道的,他只是要他和一个朋友的男人发生点什么。左木潇一向以有钱和风流闻名,什么状元郎,且不说真假,旁人愿不愿意相信又是另一回事了。

  可其实,他并没有那么风流。他确实喜欢小男宠,但不代表他喜欢男子,他只是喜欢小男宠一个人……

  但小男宠是苏犰安的小男宠,所以他要成婚,他要断了自己的念头。这是其一,他担心的只是兄弟不兄弟,他不怕自己担负骂名,也不怕自己用钱堵不上那些人的嘴,可,如果小男宠受到了伤害怎么办……

  其二,他能给他的,只有钱和暂时的疼爱。父亲说:“既然你给不了一个人一生,那就不要去动感情。”所以他娶的那二十多个媳妇,他都确定了,她们,爱的更多的都是他的钱。

  那样就好……他,不娶爱自己的人,因为许诺不了什么。

  他知道,一个失去了亲人的关爱很长时间的人,一个从深渊里出来的人,一个经历过亡族的人,若是你一直对她好,告诉她你一直都会在她身边。她真的也会爱上你。这不关乎位置或者金钱,只是关乎待她好的那个人。

  所以,选择疏远,所以选择娶一个老婆去分散自己的注意力。

  如果娶一个分散不掉,那就娶两个……

  可她现在,就在自己跟前。

  可她现在,那样可爱。

  可她现在,只要两三下就可以一锅端走吃掉……

  也不知是药效还是由心而生,他游到她身边拥着她:“丫头,我要了你可好?”

第四十七章 丫头,我要了你可好?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