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九章 一样的荷花簪子

  腊月十六这天,姚药早早的就做好了准备——被闻笛、秋阳打着圈的摆弄,先后换上换下了数十件长袍、又先后将鬓发梳了又散,连发簪也换了好几个。

  最后还是换上了那日同苏犰安一起外出时买的那枝木兰簪子,倒不是姚药选的。只是闻笛秋阳一直念叨这个簪子好看,姚药嘴里找着理由说着不愿意但最后被强行戴上时发现自己其实也没有那么抗拒。

  但到了后来快要出发时,苏犰安却派人送来了一个精致的盒子,送盒子的侍女努力往里头张望,想要看看这个让太子爷着迷的新男宠究竟是长了什么样子,但最终还是被秋阳咋咋呼呼额赶跑了。

  “嘿嘿,”秋阳关上门,拿着盒子进来,“这盒子真好看,若是用来装点心的话定然是会大卖的哈哈哈哈。”

  闻笛替姚药摆弄着衣物,对着她招招手:“快打开看看,万一是什么首饰,要带过去的,别这个时候了还想着吃吃吃。”

  秋阳开了盒子,瞬间同闻笛两人惊呼:“这荷花簪子真是好看!”

  苏犰安派人送来的荷花簪子是用极为通透的玉所制成,远远地看着竟也透着光亮,仿佛有灵性似的静静的躺在那里也能吸人注意。这个簪子,正是那日苏犰安带的那个的簪子。

  姚药忽然明了,他要的原来不是相似,是一模一样。

  她没有反抗,任由闻笛替她换上这簪子,随后又将那枚木兰簪子放下。

  出门前,她望了望那枚木兰簪子,心里不是滋味。

  开了门,那人早已立在一颗梅树下背对着她等着望着已经全然绽开的梅,头上,带着和她一样的荷花簪子。

  听见她开门的声音,转过身,对她素雅却不失仪的衣着没有说什么,又望了望她头上插着的荷花簪子,嘴角似有若无的勾起。

  道:“走吧。”

  姚药走到他身边,又刻意的往旁边躲了躲,他未表现出不悦,招人送来了大衣:“状元郎的家中皆是炭火盆,可穿的太少了路上也还是会冷。”

  说着便未姚药披上了棉大衣。

  两人身后的秋阳闻笛看着两人头上的白玉簪子又看着两人的举动,相视一笑便回了屋子去食用打赏的华贵食物。主子去参加婚宴,侍女是不用跟随的。

  “腿上的伤可好些了?”

  这话听着,怎么像是一个套?

  “好……”她想着想着,又道,“还有些疼痛。”

  “嗯,所以呢?”

  “我们……走慢点吧。”

  他满意的笑了笑:“我们今日坐马车。”

  等姚药上了马车她方才发现这真的是个套,去参加状元郎的婚宴,他不必掩饰自己的身份,更或者……若是步行过去又会被议论一番,所以本来就是要做马车的。之所以还问一问她,只是想要她说她不好,让她告诉他她要什么……

  这个男人,可恶,太可恶了……

  一路上多半的时间都是苏犰安闭目养神,姚药时不时的掀开马车的车窗看看周遭的繁华景象,起先的郊外一般有人看到太子的马车变回低头表示尊敬,可到再繁华一些的地段的时候就有些人会往她掀开的窗口看去,这些眼神有些是和蔼的想要探知是哪位男宠的,有些是想目睹太子威严的,还有一些就是目光凶恶的了……

  姚药同一位目光凶恶的中年男子对视一眼后便吓到立即合上了车窗。这样的目光,比战场上的那些野兽,还要可怕。

  苏犰安像是注意到她的动静,睁开眼望着她到:“状元郎奢华买的府邸都是在皇城附近。近了皇城,便都是些不俗的人了,别再开车窗了。”

第三十九章 一样的荷花簪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