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九章 那就我来管教吧

  主厅圆桌很大,可周围却只坐了六个男人。

  不用说,有太子的一起的早膳必然是十分丰盛的。早茶、糕点、稀粥看上去都平平常常的,但只有正在吃着喝着的人才知道这里头到底下了多少功夫。

  每人三道供挑选的的早茶取的都是两月前进贡茶叶里的精品,清润爽口不说,还有着醒神开胃的功效。

  制作糕点的师傅也都曾在御膳房工作过,手法绝妙无比,经手的糕点都软糯可口,酥软香甜。还有看似最平常的稀粥也是由上品清茶熬制,其中又入了十几味口感绝佳的补药,不细细平常,或许也真的以为这是寻常白粥。

  所以说,太子府的早膳,朴素的精致着。

  六个男人两个两个的抱抱团吃着。

  第一个团:

  萧秋意:“这粥不错,你多喝点。”

  崔燃:“多谢大人的关心。”

  萧秋意:“你我之间,非要这么客气么?”

  崔燃:“是。”

  萧秋意:“…………”

  第二个团:

  小男宠一:“你有没有觉得他们今天都很奇怪。”

  小男宠二:“有。”

  小男宠一:“他有了新欢,你有没有一点点失落。”

  小男宠二:“有。”QAQ

  小男宠一:“我觉得他以后的很长一段都不会来找我们了,你有没有一点点寂寞。”

  小男宠二:“有。”QAQ

  小男宠一:“算了,吃饭吧……你吃啊……看我干什么?”

  小男宠二:“我在看你,旁边的他们。”QAQ

  这是第三个团。

  苏犰安夹了一个精致的糕点在姚药碗里,姚药把糕点夹开,于是苏犰安把那糕点夹在自己碗里。

  苏犰安又夹了一个精致的糕点在姚药碗里,姚药把那糕点夹开,于是苏犰安把那糕点夹起来吃掉。

  姚药夹了一个糕点在自己碗里,苏犰安把那糕点夹走吃掉,姚药又夹了一个糕点。

  苏犰安又夹走,姚药又夹,苏犰安又夹走……

  几个回合后,姚药重重的放下筷子看着苏犰安。

  苏犰安微笑眨眨眼睛然后自顾自的继续吃着。

  姚药:一个个老男人居然还在装可爱……

  姚药收拾了心情,拾了拾筷子继续吃,对周围的目光浑然不知。

  众人纷纷对视点头对视:看来这个新来的小男宠很得太子爷喜欢啊。

  一行人用完早膳后又开始闲聊,苏犰安和萧秋意因为有军中事物相商所以去了后厅,临走前特意吩咐:“因为难得一聚,所以等我们回来一起离开。”

  姚药被小男宠拉着问东问西,从姓甚名谁一直问到了里衣颜色。

  两人聊着,话题渐渐放开,姚药一开始还对他心存芥蒂总以为他是存了心思的,后来才发现,这个小男宠是真的没有什么算计,唯一的算计就是为自己算计一些吃食。

  他身世不是很好,生下来就在一个戏班子里直到有一次唱戏的时候被苏犰安挑走了。他说,虽然男宠也不是什么光鲜的名分,可至少也不会被饿死。在太子府这几年,他每天好好的吃饭好好的睡觉足足长了有二十斤的肉,小脸蛋肥嫩的能掐出油来。他说,我没有名字,我叫小溪,师傅唤我小溪,爷也唤我小溪。

  小溪笑的无忧无虑,吃吃喝喝的也无忧无虑,吃完了早膳后又开始抱着几盘剩下的糕点啃咬着。

  过了一会儿,苏犰安和萧秋意一起从后厅出来,神色有些凝重,但还是笑道:“早膳结束了,各位都回去吧。马上就是除夕了,有什么想吃的就跟厨房交代一声,提前准备着。”

  小溪捧场的拍了拍手,几个人恭敬地给苏犰安行了个礼就准备散了。

  这时门口穿来哭喊声,望向门口正是明逸的侍女小雅在跟着一近卫纠缠、撕扯。

  小侍卫:“殿下,奴才已经告诉过她了,可她……”

  苏犰安摆摆手:“罢了,你下去吧。”

  小雅扑通一声跪倒在地,眼角溢出眼泪:“殿下,我家主子已经在外过了一个时辰了,求您见见他吧。”

  “雪天冷,他身子一直不好,你怎么不劝他回去?”

  “奴婢劝了,可……我家主子不听啊。殿下,主子说,若是你不愿意原谅他,他便会长跪不起。”

  小溪暗暗的嗤笑一声,小声的对着姚药道:“明家的把戏一向如此。朝中一有要事相商时家中父亲就会称病,他犯了错事称病,现在侍女又来这里哭哭啼啼真不知道给谁看?呵。”

  他身后另一男宠戳了戳他,小溪又是冷笑一声,但也没有再说什么。

  “殿下,我们主子一直都尽心尽力的伺候您,这次的事情,主子说他已经知道错了。主厅有宴会,您并没有请主子,主子很伤心。而且,殿下,您非但没有请主子来,居然请了前些天伤害了主子的人!您……”

  萧秋意轻轻的咳嗽了一声,几人皆撇嘴,小溪也带着另一男宠假装闲聊起来。

  “你们都先回去吧,”苏犰安道,“姚药,你留下来。”

  众人离去,经过小雅时神色各异,大冬天的萧秋意不知从何处变出了一把扇子,经过她时,扇子开,扇出一道冷风,又合上。

  苏犰安向前走了一步,挡在姚药面前,宽阔的肩,莫名的就有一种安全感。

  “她疏于管教,险些害了个人。而你家主子,是险些害了整个府。”

  “可……可是,”小雅抽泣了两声,“可主子也是因为爱慕殿下,所以才会一时冲动做了这样的事情。”

  “正是因为明白,所以还是会留他在我身边。这样的东西,若是被传出去太子府的里头的人有,不仅他爹保不了他,连我,也保不了他的。出身名门,我以为他被管教的很好了,却不想……”

  “殿下……”

  “他在哪?带我去见他。”

  小雅站起身,停止了抽泣:“回殿下的话,主子尚在外面跪着。”

  苏犰安跟着小雅走了几步,回头望了一眼,发现姚药尚在原地愣站着,不经意的笑了笑于是过去牵了她的手。

  明逸这次的事情,秋阳和闻笛还有刚刚的小溪没少在她耳边念叨。但不管他们如何的说苏犰安这次有多么多么的绝情,她都不敢相信。明明那天,苏犰安看上去那么疼明逸,那么,那么的疼他。

  她原先正发愣于苏犰安对小雅的那一番话,没有注意到手上突然覆上的温暖,等发现时,已经无法挣脱了。

  跪在雪地里明逸和几天前的样子突然判若两人。几天那是虽然虚弱但是也有生气有活力还有脾气,而现在的他虚弱、无力、委屈自责愧疚到没脾气。

  明逸,一个没有任何底子的人,这个时候尽然对自己下得去手,下雪天,只穿了里衣,直挺挺的就跪在雪地里。一头乌黑的发上也布满了雪痕。

  他望了一眼苏犰安,望了一眼姚药,又看了一眼两人牵在一起的手,眼底的忧伤尽显。

  姚药察觉到一些,想挣脱开,可苏犰安却不动声色的抓的稳稳的。

  “明逸,回去吧。”

  “不,”他的声音显得沙哑,无力,“殿下不原谅我,我是不会起来的。”

  苏犰安没有看他,拉着姚药往外走:“明逸,这次的事情没什么原不原谅的,是规矩。罚了这一年,我待你照旧。”

  “可,这一年,等起来,如何容易?殿下,若是没有你,这一年我便如同死了一般啊!”

  苏犰安淡淡道:“早知道会如此,当初又怎么会把这样的东西带进太子府?明逸,你出身不凡,却不想......这次,我真的很失望。你回去吧,我会找人看着你,再过一会儿还在这里,就罚两年,两年不够,就三年。”

  “殿下!殿下!”明逸像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喊了两声,但他始终没有回头。

  “殿下!敢问殿下!为什么同样犯了错事的他可以留在您的身边?”

  苏犰安回头,道:“你说她疏于管教,是望竹管教的不好。我回去细细的想了一下,她确实还小,需要管教。既然望竹管不好……”

  苏犰安:“那便我来管教吧。”

第二十九章 那就我来管教吧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