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九章 明逸来访

  由于左木潇的突发状况,两人还未来得及走太多路,姚药悄悄回府时秋阳尚在晨睡继续午睡的长眠着,闻笛和望竹也都还在外采购。

  这样,就算是不会有人发现了吧。

  姚药周围只有这三个人,而这三个人也从未跟她提起或是问起此事。四个人的小院子也依旧是该吃吃该喝喝该睡睡的过着。姚药心中那点偷偷做贼心虚的不安也慢慢的放下了。

  每天读书下棋,字写的很丑可是却无人指点,姚药向望竹求教,可望竹每每都以手抽筋、手发软、手抽筋加发软拒绝了姚药的书法求教,姚药就这样放弃了跟望竹学习书法。

  闲来之时,也会跟着闻笛一起学筝,因为手指灵活加上芍药族族人天生头脑发达的原因,只是短短的十天就已经超过闻笛半年的成果了。

  闻笛对着望竹嘤嘤嘤。

  望竹对着姚药棒棒棒。

  秋阳对着他们zzz。

  这样的小日子一直过了有半个月,这段时间里,姚药周围所有人的人也就只是闻笛望竹秋阳还有她自己了。

  过得十分平淡,平淡的舒适着同时也烦恼着。

  有时候也会想念左木潇那些奇奇怪怪的地方还有那些永远也吃不完的美食,不是想念,不仅想念,还有等待。

  这是个朋友,很好很好的朋友。可他好像身体不是很好,可他真是个好人,可他什么时候还会来?

  说想念,说等待。其实也都只是淡淡的……悄无声息的,半个月的时间说长不是很长,说短也不是很短。足矣让一个的习惯一种淡然的生活方式,却也不足够去忘掉一个人。

  可最后出现的那个人,不是给了她这种生活方式的他,也不是让她去想念的他。

  初冬的梅尚未开,可苏犰安却早早的安排工匠将几棵梅树移栽在她的小院子里。这天,天微微亮,姚药倚着发出似有若无香味的树一页页细细的看着书。直到阳光变得刺眼,她方才收起书准备回屋内进早膳。

  她合上书,起身拍了拍身上的泥,准备抬眼望一望小厨房动静时,却撞上一双如春日桃花般绽开,同时和夏夜星空一样闪烁的女……不,是男人的眼睛。

  姚药一惊,往后退了一些:“你是?”

  “看书太认真,被吓到了吧。我给你赔罪啊,刚刚对不住了,我叫明逸。明亮的明,清新俊逸的逸。”男子笑得真诚,仿佛是真的对刚才的事情感到抱歉。

  姚药回想起闻笛给她看的先前吃太子爷各种男男西皮时记录下的小本本。

  本本上就有明逸这么个人,上面写道:

  明逸是左相最小的儿子,样貌生的完美的只能用美和倾国倾城来形容。自小不仅仅受万千少女的喜欢也最受左相的疼爱。周围官宦家子弟皆以为将来明逸将子承父业,于是都与他交好。小时候喜欢带他去热闹集市,再大一些喜欢带他去泛舟湖上,陶冶情操。再到后来,到了一定年纪后,就准备给他打破节操,带他去一些风月场所。官宦子弟皆玩的很开心,可每每去那些风月场所时只有明逸一人不开心。不管是多美的人,不管是多少的美人,都不会让他真的开心。

  直到这一天,苏犰安出现了……

  两人感情迄今为止一直都是很好,不似萧军师那般要么盛宠连续半月然后断半年,而是一直都是稳稳的每月至少被苏犰安xx四五次。

  明逸喜欢太子殿下的神勇和无双的能力,太子殿下喜欢明逸的安静和盛世美颜。

  姚药看闻笛写的,一直以为明逸其人是个跟萧秋意一样甚至更甚于他的小白脸,可真的见到了才发觉,此人之所以用形容女子的词去形容他不是因为他娘,而是因为,他,真的太好看了!

  他的好看不是像一般男宠那样刻意掐出来的好看,他的安静美好也不是刻意装出来的。他看上去并不是跟一般男宠一样的,甚至……让人不觉得他喜欢男人。可能,他不是“我喜欢男人,所以我会当你的男宠”而是“我不喜欢男人,我只是喜欢你”吧。

  姚药一边感叹明逸的无双样貌,一边头脑风暴yy他与苏犰安的小恩爱一时走了神,待回过神来时,明逸已然是笑着在轻轻的拍她了肩膀了。

  “弟弟发了这么久的呆是在想些什么?”明逸笑盈盈的问道。

  “你是如何找到这里的?”姚药警觉的看着他。

  面前的这个男人一直都笑着笑的那么真诚,但是谁知道他是不是没安好心,谁知道他是不是过来陷害她的。她的院子那么小那么偏僻怎么会被找到,这屋子里只有她们四人。她和秋阳不曾外出,望竹闻笛口风又很紧。这个男人肯定来的奇奇怪怪,目的肯定也是奇奇怪怪……肯定没安好心。可是他,长得真的好好看啊……

  明逸眨眨眼睛:“太子府那么大,人家迷路了啦。而且这冬天的太阳照得人家头好昏啊~”说罢,身子就开始微微的晃动着,仿佛真的……被晒晕了。

  好无辜,好真诚,好清纯,好美丽……

  姚药掩了掩嘴角微微溢出的口水道:“这样啊,你要不要去里屋坐坐啊。”

  “里屋?好好好。”

  姚药扶着明逸往空房间走去,经过小厨房时,望竹瞧了一眼两人,随机汤勺掉地,“坑叮”一声,很是清脆。

  闻笛闻声而来,看到两人,手中的盘子掉地,“坑坑叮叮”,更是清脆。

  望竹很快整理好自己的仪容,优雅的托着双手走出小厨房,挡在两人面前。似是待明逸很有礼貌的屈了屈膝:“明主子怎么会来此处?”

  “他迷路了。”姚药替他答道。

  “既然如此,我这就让闻笛送明主子回去啊。”

  “他头晕。”姚药又道。

  望竹扶额,堆起笑:“我们此处无人会医术,恐怕帮不了明主子了,我还是让闻笛……”

  “没事,明公子说不嫌弃姐姐医术。”姚药^.^。

  望竹沉痛的闭上眼睛,道:“闻笛,你扶明公子进我屋子,我有话对姚公子说。”

  明逸笑得明媚:“谢谢望竹姐姐了。”

  闻笛有些颤颤微微的走到明逸身边,然后闭眼咬牙扶着他走了。

  “公子,你知道明主子是做什么的么?”

  “知道啊,丞相府的小公子啊,为了太子殿下,愿意放弃自己的前程啊。”

  “好……公子。那我问你,既然他为了太子殿下,连前程都愿意放弃了,他会不会为了太子殿下除掉他所有的情敌?”

  “不会啊,他长得那么好看……”姚药^.^。

  姚药对着望竹眨眼睛撒娇:“哎呀望竹姐姐,没事的啦。我看明主子肯定是好人,他怎么可能会跟萧军师一样呢。我已经长大了,我会辨明是非的。姐姐就相信我吧。”

  望竹又一次捂脸:“好,就这一次,等我给他诊治完了立马让闻笛送他回去。”

  诊治结果:身体倍儿棒,欠锤。

  望竹给他开了些名贵但是根本无用的补药,然后让闻笛送客。就在这个时候,明逸又一次身子软软:“是正午了啊,我有些饿了。如果我不按时吃饭的话,我肯定是会晕倒的啊。”

  望竹:滚滚滚。

  闻笛:滚滚滚。

  姚药:“好啊,要不要在这里吃饭啊。”

  明逸:“嗯嗯嗯。”

  望竹、闻笛:…………

  “哦对了,姚弟弟,你我相识恨晚,何不来一壶酒,好好畅饮一番。”

  望竹:还喝酒?去去去去去去……

  闻笛:喝酒?喝毒酒?

  姚药:“好啊好啊,我让望竹给你拿去。”

  望竹:“公子,我们小树林没有酒了。”

  “没事,跟进货老李拿去。”

  明逸一拖再拖,一直拖到了夕阳西下,这才倚着闻笛的小肩膀离开,临走时对着姚药又是一堆眼波缭乱。

  姚药很是受用,沉浸在他的美色中无法自拔。只有身旁的望竹捶胸顿足。

  夜幕降临,一个房间的闻笛戳了戳望竹的后背。

  “姐姐,明主子仿佛真的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

  “闻笛啊,姐姐教姚公子,姚公子刚来不懂事不听也罢。可你,却不应该啊。”

  “啊?姐姐。如果真是这样过的话……姚公子岂不是很危险……没事没事,反正今天公子也没有与他沾染太多。应该不会的吧。”

  “闻笛,你还是太年轻了。

第十九章 明逸来访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