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六章 等不起不配等

  两个喝酒的人,是很容易就聊起来的。

  左木潇:“和你聊天我是真的很开心,姚药。”

  “我也是啊……谢谢你,我也很开心。”

  两人又一次碰杯,又一次一饮而尽。

  “来啊姚药,我们来玩一个游戏啊,我说一个人的名字,你直接就说你喜不喜欢那个人?若是喜欢的话,附上理由。我们玩这个游戏,好不好?”

  “嗯。”

  “开始了,不许犹豫哦,”左木潇说,“望竹。”

  “喜欢,”姚药答得很快,她有些醉,脸颊也微微泛红,带着些酒气的说:“因为她待我很好,我觉得那是真心待我,真的是真心待我。我刚刚来这里的时候,每天晚上都睡不着觉,一闭眼就是我族人战场上染血的样子。然后我一拉开帐子,就可以看到望竹,望竹她一直守着我,一直都在我房里守着我,然后,我就会很安心很安心。”

  说着,她的脸上扬起温暖的笑容。

  左木潇也笑的开心,说:“萧秋意呢。”

  “喜欢,”姚药又答得很迅速,“因为他有一次,很认真的跟我讲了很多话,跟我讲了很多道理。虽然都没有怎么听明白,可是我觉得很受用。”

  “左木潇呢?”左木潇横了横心,试探的问。

  姚药思考良久,就是不掉坑,话锋一转:“我很不喜欢苏犰安,你呢?”

  左木潇无奈地笑了笑,可还是接着她的话说:“我也不喜欢,他这个人啊,可坏了,从小到大,我可没少受他欺负。可是后来,等他当了太子以后啊,他就忙了,就很少和我一起玩了。他肚子里的事情很多,但是很少会跟我说。”

  “哎,其实我也没有那么讨厌他啦,”姚药又说,又喝了一口酒,继续说道,“他救了我们族人,好多好多族人,可是,可是我不知道为什么他要把我关起来?”

  “他把你关起来了么?”

  “嗯,看上去不像关起来,可是……这就是在关起来啊。我真的很想要出来走走,可是我被关起来了。我哪里也不能去,我也见不到我的族人……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可以在见到他们……哦对,我知道我为什么会被关起来了,因为我是人质啊。”

  她抬头看着左木潇,眼里透着无声的忧伤:“我多希望,我也可以跟着他们一起去当杀手,我伤的很重,可是……可是我可以忍啊。而且我,现在伤都好了啊。我可以去的,我可以去的啊,为什么要把我关起来。我什么都做不了,最累的是我的族人啊。”

  左木潇此刻也只是喝酒,也只能喝酒,他是知道苏犰安在做什么的人,是唯一一个知道他在做什么的人。

  听姚药在讲,不管自己有多想帮她,不管自己有多心疼,他都明白,自己不能帮她也帮不了她。

  她的眼角开始泛起泪光。

  左木潇坐到她身边,将她搂住,轻声的安慰:“没事的,就这几年,过去了,就好了,没事的。”

  姚药半醉,并未听清左木潇在说什么,可却安心了不少,第一次,她没有抗拒他,她用力地靠着他,哭着。

  姚药哭的迷离,哭的很小声,但泪却流的很多。因为从亡族到现在,她第一次哭,第一次哭了出来。

  他很清楚的能够感觉到自己的衣服被浸湿,没有丝毫的厌恶,反而有些开心……他始终拍着她的背轻声的安慰着,直至她慢慢停止了抽泣,慢慢的靠着他的肩膀睡去。

  左木潇不常喝酒,但酒量却很好,此刻的他依旧十分清醒。他端起面前的碗,将里面的酒一饮而尽,对着天花板的方向到道:“下来吧。”

  年华愣了愣,稳稳地从挡板上跳下。

  “苏犰安选的人啊,是越来越好了,如若不是方才你难忍的放了个屁,我还真发现不了你,”左木潇说话的声音很轻,生怕吵到姚药,“你叫什么名字?”

  “年华。”年华答得不卑不亢。

  “好名字,只是这番年华,你等得起么?”

  “您只有您的锦瑟年华,您等不起,也,不配等。”

  左木潇哧地一笑,这一笑,笑的无比怅然,终于也不再说什么,只是饮酒,不停地饮酒。

  年华伸手抱姚药,左木潇往旁边让了让。

  年华的功夫很好,稳稳地抱着姚药,走的不动声色。但左木潇却清楚地知道,姚药,走了,被那个叫做年华的男子头也不回的抱走了。

  店小二从内屋走出,快步的走到左木潇身边将手中的酒碗抢走:“喝酒伤身,主子,您别喝了。”

  “魏南,听话。拿来。”

  魏南往后一缩。

  “拿来!”

  魏南不说话,看着左木潇。

  “拿来啊!”左木潇没醉,可此刻却如同醉了一般,发疯似的嘶喊着。

  魏南再也不顾左木潇,招手喊人将他架起:“送主子回去,顺道喊张大夫为主子诊脉。”

  什么叫做主仆团结,什么叫做亲和力满分,左木潇的下属们就完美的为他展现了这两样东西。

  下属一:“主子,你别动啊,就一下下,马上我们就可以回家了。”

  左木潇:“我可以自己走……”

  下属二:“主子,你肯定又想跑吧,属下不会让您走的。您现在需要休息,hin需要hin需要。”

  左木潇:“我不跑,我回去休息,不用给我请大夫。”

  下属三:“主子,可是我们担心您呐。您如果有什么意外的话,要我们怎么活啊,主子您就乖乖的啊,接下来就交给属下吧。”

  左木潇:“.…...”

  下属四:“主子,你看你现在多听话啊,以前要是也这么听话多好呀,就不会受这么多苦了。哎,属下真的好好好心疼您啊……”

  就这样,左木潇被几个下属团团围住,几个人商量了好一阵后,决定让一个最彪悍的下属将左木潇……公主抱到马车上,再由两个人把他牢牢锁住,然后再有一个人在他前面问他哪里痒帮他挠。

  于是这位翩翩然的公子就这样放弃了挣扎,被抱进马车里,然后被牢牢锁住,然后:“这里痒,给我挠挠,”、“笨死了,这里啊,”、“哎对对对,就是这里,再往下面点,对对对对对……”

第十六章 等不起不配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