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三章 左大金

  姚药的小日子,就这样过了起来。

  过着没有人叫醒,醒来可以再睡一觉的小日子。

  过着每天大吃大喝的小日子。

  过着每天挥挥剑看看书的小日子。

  这样的小日子,过了差不多一个月的时间。

  族人、苏犰安这些好像都从她的世界消失了一般,静的也平静的非凡。院子很大,人很少。只有一个姚药和一个秋阳一个望竹和一个闻笛。姚药不善多言,亲和的族长当多了,亲和的主子也当的很得三个小侍女的喜欢。

  秋阳比姚药小一岁,武功底子大于闻笛小于望竹,平时喜欢吃,喜欢挑战望竹,经常懒懒的睡一觉又一觉。一个月来,以三天胖一斤的速度迅速的长回战乱前的那段小胖子时光。曾经两次借着自己的轻功飞出太子府然后抱回来一大堆美味。但,现在已经飞不起来了。

  望竹的年纪很大了,但具体年纪自己笑笑不愿意说,和她共处了七年的闻笛也说不上来。但,望竹人,很好。恪守着自己是苏犰安的人的本分,不和姚药过分亲密,同时也对姚药有着另一份的关心。平时也不喜欢多言,厨艺和医术都了得,也尊崇着苏犰安的吩咐一直是姚药的先生。跟着望竹,姚药的棋艺得到了很大的长进,也开始时常抱着书读着。

  闻笛年纪和秋阳差不多大,不熟悉的时候总是有些害羞拘谨,时间长了以后脸上就总是挂着笑容。长得小巧玲珑的,但是力气却很大。秋阳偷懒,望竹身份高一些,所以闻笛一直都是最勤快的一个。姚药想着帮她一些,“不行不行,公子你快去坐着去吧,若是被太子殿下知道了,我会被赶出去的。”姚药想着让秋阳搭把手,“不碍事不碍事,反正我也闲着没有事情做。”

  直到这天,姚药灵活的小身子穿梭在院子旁的小竹林的,手上剑运的十分轻快。

  忽的,从……空中飘…下一男子,稳稳地落在了姚药的剑头上:“哟哟哟,这小子还真要了一个新男宠。”

  说话的男子,从声音身材上看像是二十出头,但却长了一张白嫩的娃娃脸。

  姚药的修习的时候不喜用力,挥剑的时候手法也很轻,而眼下这个笑得人畜无害的娃娃脸正稳稳地站在剑上且姚药感觉不到一丝一毫的重量。

  姚药也笑。

  “嘿嘿嘿,这小男宠长得还挺可爱。”

  猛地将剑一抽。

  “哎!你干嘛?!”男子重心一时不稳,但是这个人用劲实在轻的丧心病狂,轻轻地挣扎了两下,最终还是稳稳地落在了地上,得意笑着看着姚药,“小男宠,你很调皮哟。”

  语落,起身摘了半截竹枝挥向姚药:“来啊,哥哥跟你玩一会儿。”

  两人打得不可开交,一时难分高下,额,确切的来说是……男子总是一直逼退姚药然后找空挡捏捏脸仔细看看眼睛嘴巴什么的,然后局势又被姚药追回,然后又找下一个空挡。

  第一个空挡,扣住姚药双手,得意的笑看着姚药:“来呀,你打我啊……呀呀呀呀,让我好好看看,着生气的小嘴真可爱。”一走神,被姚药翻过来,两人继续打……

  第二个空挡:“啊呀呀这个小眼睛真好看……”

  ……

  最后一个空挡,用竹子短暂抵住姚药的剑,顺势另一只手捏住了姚药的脸:“哟呵,这小脸手感不错……”

  姚药微怒,用劲将男子甩开,抬手用剑指着男子,正欲开口……

  苏犰安站在远处:“木潇。”

  左木潇笑眯眯的看了姚药一眼:“小男宠,你等我一会儿,马上继续回来陪你玩儿!”

  苏犰安带着左木潇走了,两人转身的时候很客气的搂过左木潇拍了拍他的后背。

  左木潇瞬间猛烈的咳嗽着:“哇,你明明知道我身体不好,你还拍我……哇,我好难过,本来带来的消息都要忘了。”

  就这样,两人以一种怪异又诡异的气氛走到了苏犰安的书房。

  左木潇,金丝国某一富可敌国的商业巨头。正直双十,长得人畜无害娃娃脸的他已经是两个孩子的爹了,家里的小美人不在多数。

  他为了美人愿意上刀山下火海,就比如说现在的这个状元身份吧。一个倾国倾城娇柔不做作富贵不能淫的美丽姑娘拒绝他说:“你的金子让我觉得承重,我喜欢有真才实学的人,像状元啊这样的。”

  然后就在两个月后的科举考试中,左木潇成功的考取了状元,抱得美人归。

  苏犰安曾一度怀疑这个状元的真实性,左木潇一脸委屈受伤:“前面的那些考试提前一年都要考了我来不及所以买了,可最后一轮我是自己考的,自己考的!”

  左木潇不顾苏犰安奇妙的小眼神,嘟嘟嘴,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水,悠悠的道:“为了帮你,我在金丝国买了两条线,一条一千两白银,一条三……万黄金。哇,你都不知道到底有多难,今天他们才把东西传回来,我为了这个事情,都快累死了。你快说,你快说。你要怎么谢我啊?”

  苏犰安闷着不说话。

  左木潇撇嘴道:“我以烟国人的身份买了两条线。第一条线,是烟国军队某一个小将军,他说确实原本就是有准备来进攻一个大国,兵器准备的很充分,充分到我讲出来你都害怕那种。但是,所备军粮不是很多。也就是说,他们确实是真的可能要攻打我们,而且不惜大代价也一定要灭国那种。”

  左木潇:“第二条线就比较贵了,我买下了烟国的火药生产的一条关键线。买下来以后把他们以前的老板关下来威胁,你猜那老板怎么说?哎,我先不说,苏犰安,我问你啊,若是你去攻打烟国,让你准备火药,你会准备多少?很保险那种!”

  “一万。”

  “你知道么?烟国,向那个造火药的,定了十万,十万石啊!哇,他们是什么愁什么怨,居然想要把我们国夷为平地。不过嘛,后来……也就是我的人接手了这个火药厂后,烟国居然就找人过来说,不要了。我确定,我确定我没有失手,这个买卖不会传出去,而且,他们派来的人,说是补偿,给了火药厂一大笔钱,”左木潇生吸一口气,“所以说,你的想法是对的,他们确实是想过要攻打我们,但现在又不出手了。”

  “嗯。”

  “嗯?嗯是什么意思?”左木潇围着苏犰安转了几圈,“苏犰安啊苏犰安,我发现我以前真的是小看你了,我以为你很厉害,没想到你这么厉害。说,你是怎么知道烟国不会来的?”

  “你猜。”良久,苏犰安终于道。

  “好,我猜……首先,你那么穷,不可能买得起线。然后不可能是跟朝堂上胡扯的一样是推断出来的。所以……我猜不出来,”左木潇脸上浮现出失望难过委屈的表情,忽的又想到了什么,表情明亮起来,“所以,是跟那个小男宠有关么?”

  那个小男宠且不说长得水水灵灵,而且谷骨骼清奇而且性格清奇可爱。更重要的是,她的身手肯定不凡,但却在刻意压制自己熟悉的路数,肯定是在隐藏自己的身份。哇,那这样的话就更有趣了啊。

  左木潇,一个花心的男人,光家里的媳妇就有二十六个,现在又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也喜欢男人…...

  “他叫姚药。”

  “姚药?姚药是谁?”

  “芍药族最后一个族长。”

  “我去,这么牛逼的么?”

  这么牛逼的身份,怪不得会牵扯到烟国和金丝国的利益关系,可……这两者有什么关系么?算了……不管了,最重要的是小男宠的身份真么牛逼,那就,更迷人了啊。

  瞬间,左木潇无心再用脑子思考小男宠以外的事情。

  几百年来,入侵芍药族的目的只是为了芍药族武功高强的杀手,不会有人去探究芍药族的族长是,叫什么名字。他们在乎的,只是自己想要的芍药族杀手,仅此而已。

  左木潇通晓的事情很多很杂,但是也只是知道芍药族是一个有着武功高强的族人的族,并不会去关心族长是谁。这,只是因为不需要、不必要罢了。

  苏犰安抿茶,既然连消息遍及五湖四海的左木潇都不知道芍药族族长姓甚名谁、是男是女的话,那,以后,就叫姚药,就男生着吧。

第十三章 左大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