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二章 便现在就去寻吧

  金丝国朝堂。

  “臣有事启奏!”

  “何事?”

  “烟国军队近年来来势汹汹,据探子来报,他们正不断征集军队和粮草,这两天又在两国边境处出现了陆续可疑的人。臣据画像推测,他们尖嘴猴腮、贼眉鼠眼,想是烟国人不错了!”

  坐在龙椅上的皇帝震了一下:“张爱卿,你说的,可是事实?”

  “回陛下,臣所言句句属实,依臣所见,烟国,不得不防啊!”

  金丝国皇帝四找太子:

  有事找太子。

  有急事找太子。

  有大事找太子。

  有大急事找太子。

  眼下,这是大急事……

  “太子,你怎么看?”

  苏犰安稳稳地走出:“儿臣以为,不必关心此国动向。”

  瞬间朝堂上一片哗然,皇帝也有些不解的望着他。

  苏犰安却不紧不慢的开口:“一来,儿臣认为,张大人所说之事不过只是捕风捉影,他仅凭画像也不能完全就认定那些人是烟国人。”

  朝堂之上又是一片哗然。

  “二来,儿臣认为,烟国地域上虽与我国相近,可此国行事一向没有规章套路不是我国可以捕捉的。二十年前曾经灭了紫月国,缘由只是紫月国太子多在烟国随地大小便。七年前灭了棕藏部落,追其原有不过只是棕藏部落的鸟屎太多没有清理干净导致当时的皇帝踩到了而已。往近了说,前年被灭掉的红倩族也不过是因为族内全是男子但国名太娘了而已才被灭的……”

  皇帝又问:“可这又与张爱卿所说事有何关联啊?”

  苏犰安又不紧不慢胡扯道:“烟国行事无规章套路,可怎么说也都是有缘由行事的,而且都是当场立刻发作,不计兵力财力损失。那么儿臣问问父皇,若是烟国有进攻我国的缘由,为何这几百年都没有进攻?是因为我们两国势均力敌怕输么?父皇别忘了,我们金丝国,也不过是两百年才兴旺的。若是早对我国有何不满,大可也在我国尚未强大前进攻,可他们,并没有。儿臣也问父皇,近年来可有得罪过烟国?”

  皇帝:“关联都没有,何来得罪?”

  苏犰安满意的笑了笑:“这就是了父皇,没有关联,何来得罪?既然没有得罪,那烟国又如何会入侵我国?”

  皇帝缕缕胡子:“还是太子明了,你们都别再多说,退朝!李相留下!”

  小太监尖声……

  今年年轻的二十三岁状元郎左木潇与苏犰安并肩走出朝堂,不顾身后大臣的指指点点就止不住的大笑了出来:“哈哈哈哈哈,你那蠢老爹居然还真的相信你这胡扯的。”

  苏犰安淡淡回应:“我所说之事件件属实,至于他如何理解与我无关。”

  左木潇捂着肚子大笑一会儿:“不行了不行了,太逗了……哈哈哈哈哈,你爹,哎,他不像你,当年他的爹勇猛刚强,给了他十六个兄弟,不知道他怎么当上的皇帝。”

  “他傻,可他总能找对人。”

  皇帝御书房内。

  金丝国皇帝:“李相你认为今日朝堂上所论之事该如何处置。”

  早已成为太子爷的人的李相缕缕胡子:“老臣认为,太子殿下说的不无道理。”

  金丝国皇帝:“朕也觉得他说的没什么毛病,可是,朕这心里,总是放不下心来。”

  被威胁的李相缕缕胡子:“陛下你可曾听说过现在的烟国皇帝?其人相貌堂堂,武艺不凡,而且年岁上也与我国的长公主……”

  ……

  苏犰安:“也正好随了我大姐的心愿。”

  左木潇一惊:“不是吧?你大姐?不是两国没有关联么?你大姐何时见过到烟国皇帝?”

  苏犰安:“烟国皇帝杜颜秋,自小喜欢独自出行,一走便是半年,那年我大姐去佛寺因遇水灾被困遇到了身受重伤的……”

  “行了行了,我差不多知道了……可是你怎么就确定烟国不会进攻?”

  “是知道,不是确定。至于确不确定,还要有劳你了,左公子?”

  芍药族前后被两批人马进攻然后救,士兵身上着了一样的盔甲,身在战斗中的芍药族人没有意识到。

  但金丝国也就是苏犰安意识到了,因为救人的就是金丝国,而且他们只是救人。

  烟国也意识到了,因为不是那样的话就真的要发兵进攻金丝国了,不顾军队损伤的那种。

  烟国皇帝:“你说的,可是真的?”

  “属下所说乃是金丝国一清扫过战场的士兵亲眼所见,他如今在两国边境镇守,属下佯装成金丝国人前去询问的。”

  烟国皇帝皱眉陷入沉思,过了一会儿又坐下:“你下去吧。”

  “是。”

  “.…..慢着,把七王给朕叫来。”

  “是。”

  “.…..慢着,让七王快点,态度诚恳点,语气坚决点,现在就来…...就说……朕,想他了。”

  “.…..是。”

  片刻过后,杜枫颜踏进了烟国皇帝的御书房:“皇兄。”

  烟国皇帝正捂着脸痛苦的思考着,杜枫颜轻笑,放下手中尚滴着雨滴的伞走到烟国皇帝身边:“皇兄。”

  烟国皇帝尚才发觉,一惊:“小枫,你来了啊。”

  杜枫颜给自己搬来一个小板凳:“我听说了。”

  “小枫,”烟国皇帝趴在杜枫颜肩膀上,几乎是在哭喊,“你不知道,我收到父亲书信的时候在早朝,若是我当时没有急着处置王小明的事情迟了半个时辰……大概也不会没有及时的派军队去救芍药族。”

  “你都不知道我这几天啊,怎么过的。一直一直一直在找芍药族的下落。父亲不顾朝政跟着芍药族十数年。六年前那一战因为我的大意没有及时发兵救人导致父亲挚友去世。如今我又……小枫,我真的,真的太大意了。”

  “还有药儿……我还没有见到她一面她就不见了。小枫,你说,你说我怎么办啊。”

  杜枫颜:“别急啊,不是说查到金丝国救了人了么?”

  烟国皇帝抬头看着杜枫颜:“你怎么知道。”

  杜枫颜拍拍烟国皇帝的小脸蛋:“皇兄,你是气傻了吧,那是我未来媳妇……”

  金丝国大臣口中的“陆续有可疑的人在边境徘徊”真相。

  烟国皇帝想着再趴在杜枫颜肩膀上哭一会儿,又想着这样久了会让观众觉得本书全都是给给的男生于是转过头梳理了一会儿,很快恢复了正常。

  杜枫颜:“攻的人和救的人穿着一样的衣服不是意味就是一批人。”

  皇帝:“嗯这个我知道。”

  “失踪也不意味着死亡。”

  “嗯…...”

  “父亲没有来书信也许意味着对皇兄的失望但不意味着有危险?”

  “嗯……”

  “那好,当务之急先不进攻金丝国了。其余等吧,等不到……臣弟就去找。”

  烟国皇帝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将书桌上的玉佩递给杜枫颜:“当年父亲给了你和药儿一人一块同心佩,这块,是她的。派去的人……在战场上找到的。”

  杜枫颜接过凝神:“如此,臣弟便现在就去寻吧。”

第十二章 便现在就去寻吧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