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章 太子府

  年华说的绘声绘色,在旁明了真相的萧秋意也不吱声,只是在心里给自己脸上套黑线:这小子,脑子有病吧?

  又一脸关爱智障的看着听的一愣愣的姚药和秋阳:这俩姑娘脑子也有病吧?

  草原太傻乎,他要回国都…….

  他要回国都,找他聪明的男人。

  有着自己小算盘的秋阳信没信不知道,但是傻乎乎的草原族长姚药,是真的信了,接下来长达近两年的时光里,不管是谁说苏犰安不喜欢男人,她都没有相信,包括苏犰安他自己。

  这里一路上萧秋意全程看书,马车临黑夜停靠客栈,逢三急停靠路边,遇刺客丢下马车打打杀杀跑……

  在一行人坐上第四辆新马车的时候,姚药望了一眼正淡定的擦着刀的萧秋意:“你经常遇到刺客么?”

  一路上行刺的刺客大多都是训练有素的,目标也很明确。姚药虽然第一次遇到行刺的情况、受伤未痊愈但对付几个刺客还是绰绰有余,又有秋阳在旁边保护,也不用担心什么。

  可萧秋意……虽说有年华保护,可他自己不会武功是真的,所以年华有时候还是会照顾不到他。

  但,他一直好好的或者,且一直都是一副经验有加的样子。

  他不会武功是真的,但是脑子极好也十分冷静,好几个刺客就算是杀到了他跟前也能被成功的躲避甚至还反刀一口。

  萧秋意将带血的布扔出马车:“是啊,当太子殿下的男宠可是很危险的呢。”

  对萧秋意的玩笑话,姚药一副明了的表情,心里对苏犰安喜欢男人的事情就更不会怀疑了。

  就这样,三人停停靠靠丢丢,终于是到了国都。

  年华因有事,在确保了姚药和萧秋意的安全后同车夫和几个近卫交代了几句就匆匆离去。

  萧秋意带着姚药回府的时候已近中午,原先照顾姚药的两个侍女像是早已在门口等候多时一般,见到姚药笑得一脸官方:“姚公子!”

  苏犰安的太子府坐落在国都的一个小角落,也就是比较偏向郊外的位置。

  不同其他皇子府的是,苏犰安的太子府很大,非常大,姚药刚来的很长的一段时间内都在怀疑府内的一片竹林是不是从郊外框进来的。

  宅子很大,但也十分朴素、简单、干净。没有布置什么什么歌舞乐坊,没有安排大批的侍女在宅子,甚至连护卫都极少。宅子最多的,都是些山山水水,树树草草,保证一年四季都有不同的花可以开,有不同的果子可以摘……

  但尽管这个太子府很朴素很清雅,但是它也是一个太子府。

  造屋子用的木材、瓦砖都是少见的,名贵的。甚至,鹅卵石小路上还零零碎碎的铺着些许若有若无的颜色清奇的宝石,府内也设有许多画坊和琴画屋……

  苏犰安:我是一个太子,尽管我很朴素,但,我依旧是一个太子。

  年岁看上去较大的侍女边领着姚药边恭敬地问道:“公子沿途奔波劳累,是想先清洗身体还是先用膳?”

  “我想先睡一会儿,”姚药答道,回头笑看着侍女道,“应该近了吧,我自己去就好。”

  侍女依旧走在姚药面前:“公子初来太子府,尚不识路,还是容女婢带您过去吧。”

  姚药:“您告诉我怎么去就好,不用劳烦了,我……”

  侍女微笑:“就快到了。公子的屋子早就已经打扫好了,您可以先休息一会儿,膳食我们替您准备。”

  “你……”

  “公子,”这次侍女直接打断,“我们太子殿下说,他让我们伺候您,是对您的照顾。您让我们伺候您,是您对他的信任。是照顾也是监督,是信任也是服从。”

  秋阳在旁听着有些不乐意,小拳头挥舞到一半又被姚药拦下:“你叫什么名字?”

  侍女方才回头,恭敬的看着姚药:“奴婢望竹。”

  另一年岁较小的侍女也回头:“奴婢闻笛。”

  两个侍女的容貌皆不出挑,但仪态、举止皆给人一种舒心的感觉。养伤的半个月内也大约能察觉到这两个侍女不仅会一些医术也可能会一些武艺。

  很奇妙。

  以前因为知道他们是苏犰安派来的,所以排斥所以不相信不安心。现在知道她们苏犰安派来的,反倒接受相信安心,甚至……还有些喜欢这两个话不多的侍女。

  姚药的小院子处在太子府最偏向郊外的一处角落,光是走到院子的门口就要经过一大片草坪,四周更是遍及花草树木,如不细看,甚至都看不见这隐在树木间的小院子。

  “小树林?”秋阳读着字迹清雅的门牌,“这个院子不仅奇怪而且名字奇怪。”

  望竹打趣:“你讲的话更奇怪。”

  “哎?你?”

  望竹笑拉着姚药推门而入:“公子,太子殿下说了,为避人耳目,只得让您暂居此处。此处虽偏僻,可清净。也……安全很多。”

  姚药的院子外面虽然遍及杂草,可是院子内却打理的很好,一间间屋子敞着门开着窗,刚进院子,就飘来一股饭食的香味。

  院子里有三十六间大大小小的屋子,有给睡觉的,有做饭的有吃饭的,还有……练武的。甚至院子里还圈着一个小鱼塘和一片梅花树。这像,一个普通人家的宅子……

  望竹:“太子殿下说了,您刚来不适应,所以特意安排了芍药族的吃食和金丝国的吃食交替,让您慢慢适应这里。”

  闻笛:“太子殿下说了,您会在这里带很长一段时间,所以特意安排了练武房,里头也有您喜欢的兵器。”

  望竹:“太子殿下说了,马上就是冬天了,您不便走动,所以特意栽了些梅花在院子里。待春日来时,再给您栽桃花树和梨树。”

  闻笛:“太子殿下说了,您的伤尚未痊愈,近期所用食物须谨慎,我和望竹姐姐用这三日时间已经通晓关于您伤口的医理,您可放心食用我们准备的膳食、药物。”

  ……

  苏犰安说的不错,作为一个人质,她确实不能享有自己的自由,她不能自由出入太子府甚至是她的院子,这是她应该做的。可苏犰安,又是给了几乎他所有能给她这个人质的。

  姚药想,只要族人能安全,只要族望不损,就算是把她关起来也没有关系。

  她也确实是做好了被关起来的准备。

  她也确实被关起来了。

  可她,被温柔的关起来了。

第十一章 太子府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