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 苏小安

  秋阳在旁听的目瞪口呆:现在的男生,一个个那么好看,那么有才,怎么好好的全弯了呢。

  根据年华生动形象的描述,苏犰安,是一个这样的人。

  其实,关于苏犰安为什么给是要从苏犰安他爹开始说起。

  苏犰安的爹,也就是金丝国现在的皇帝,不孕不育其实并非偶然。据年华说,苏犰安的爹年轻的时候不务朝政,整日厮混在后宫,嫔妃无数。但是同时每年都会因为他的摧残成功的毁掉一些妃嫔。

  据年华说,苏犰安小时候,也就是苏小安的时候,曾经有一个嫔妃,叫妍嫔。

  妍嫔虽然在这污浊的后宫中待了许久,但是始终保持着清高的节操,和可爱的内心,也不喜争宠,整日与诗书相伴。

  而且,她待苏小安很好,苏小安也很喜欢妍嫔。

  妍嫔博学多才但是不善言语不善结交各宫妃嫔一直以来都是独来独往。苏小安也是整日独自练武独自读书写字。

  直到这一天,他们相遇了。

  苏小安正被书中问题困扰,妍嫔细心解答……

  从此苏小安常常伴在妍嫔左右,妍嫔不得宠又喜独来独往没有自己的孩子也没有说得上话的朋友。于是,她将苏小安当做自己的孩子一般。

  苏小安也将妍嫔当做自己的母妃一般孝顺。

  都说金丝国太子武艺高强,在苏犰安九岁以前,他一半练武的时间都在妍嫔左右。

  都说金丝国太子学富五车,这五车,四车都是妍嫔给他装的。

  据年华说,苏小安喜欢妍嫔的温柔温暖,妍嫔喜欢苏小安的认真刻苦。

  妍嫔有了自己的孩子,苏小安也有了一个疼爱他的母妃。

  两人如母子一般相伴左右,度过了一番温柔恬静的岁月。

  据年华说,直到这一天,一切的温柔恬静,被打破了。

  这一天,苏小安指着妍嫔宫里的琴撒娇:“妍母妃,我想听你弹曲子嘛,都好多年了,你的手指还没好么?几年前,你就说你的手指受伤了……”

  妍嫔握了握曾被陷害用刑具夹伤的手指,不觉得皱了皱眉。不是伤没好,而是,十指连心的痛不愿再回忆了,若是再抚琴,那一夜被陷害的场景又会历历在目……

  “小安真的想听么?”

  苏小安察觉到了妍嫔的异常,懂事的说:“若是母妃的手还没有好的话,小安可以以后再听!”

  妍嫔摸了摸苏小安懂事的小脑袋:“母妃的手好了,既然小安,想听,母妃就弹给小安听吧。”

  妍嫔的琴艺很好,但是许久未弹,弹起来也不免伤心,所以琴声飘到苏小安耳里的时候已然是一道道忧伤、断断续续的琴声了。

  苏小安不喜欢这样的琴声,但是因为弹琴的是母妃,所以就没有喊停,在旁安静的听着。

  但是很多年以后,苏小安都在后悔为何当时没有撒娇的说,母妃母妃,好难听啊,别再弹了!

  若是说了,若是她停下来了,或许,或许不会将金丝国皇帝引来。

  妍嫔的琴声听在苏小安的耳朵里,是忧伤难过甚至是难听的,但,听在金丝国皇帝的耳朵里,又是忧愁、文静、我听犹怜的,这,完全和那些可以卖弄琴艺引他过去的妖艳贱货完全不一样啊。

  这样的女人……许久没有见过了。

  于是他,走进了妍嫔的宫里。

  久未见圣面的九岁的苏小安听闻太监的“皇上驾到”害怕的颤颤微微,求着妍嫔将他抱到帘帐的地方藏起来。

  这一藏,苏小安后悔不已。

  帘帐之外,妍嫔恭敬的行着礼:“参见陛下。”

  色眯眯的皇帝色情的揽过妍嫔:“爱妃快快请起。”

  ……

  一开始只是正常的交谈,苏小安躲在帘帐里吃着妍嫔准备的吃食毫不关心。

  后来,就开始了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躲在帘帐后面的苏小安开始有些小害羞,他捂着耳朵努力的不让自己听到外面的声音。

  再后来,就开始有了一些惨叫声,躲在帘帐后面的苏小安开始有些担心,悄咪咪的掀开帘帐,掀开看了一眼……

  据年华说,这一眼,让苏小安接下来很多年直至苏犰安的时候都没有忘记,那个浑身伤痕的、仪态不受控制的妍嫔,一个浑身遍及鲜血、悲惨的嚎叫着的妍嫔……

  一个脱下了君子面孔的父皇……

  这是第一次,苏小安觉得自己原先敬畏的父皇,变得可怕了。也是第一次,自己原先觉得美丽的世界变得冰冷了。

  父皇啊父皇,多可笑啊。

  父皇啊父皇,多可怕啊。

  妍嫔捕捉到了苏小安一双惊慌恐惧的小眼睛,用力的摆着唇形:“不要看!小安,不要看!”

  “不要看!小安,不要看!”

  苏小安想要跳出来。

  妍嫔努力的挥着手:“不要出来,小安,回去,回去!”

  最后苏小安没有出去也没有回去,就这样低着头任由泪水划过脸庞又悄无声息的落到地上。

  皇帝满意的抽身离去,剩下一个努力伸手够被子的妍嫔,可怎么伸都伸不到被子那里。

  一双手伸来,替拉她过被子盖了身体。

  妍嫔的声音无比沙哑,眼角的泪水难忍的流了下来:“小安……”

  苏小安趴在妍嫔身边替她抹泪:“母妃,你不要哭了啊,是小安,都是小安的不好。是小安没有好好保护你。”

  妍嫔努力的用被子掩盖自己的身体,可,怎么都掩盖不了这满身的伤痕和一辈子都挥之不去的伤痕。

  如果说被陷害用刑拘夹手指的痛需要用十年去忘记。

  那么,被金丝国皇帝“宠幸”的痛,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直至,死去。

  据年华说,三后日,性情温婉甚至有些懦弱的妍嫔被发现在自己宫内上吊自尽。

  这一次,妍嫔提前安排好宫人,没有让苏小安看见。

  可,看见,可仅仅只是看见那一次“宠爱”就够了啊。

  他最喜欢的妍嫔因屈辱不堪上吊自尽,而其他的宫里的妃嫔,包括他的亲生母妃……她们正求着让他的父皇“宠幸”她们。

  原来,男人和女人之间,可以这么,这么恶心……

  据年华说,这件事情在苏小安纯洁的心灵里埋下了一颗弯掉的种子。

  据年华说,苏小安:既然男人和女人之间可以这么恶心的话,那他,就不要碰女人,不要娶女人了。

  据年华说,苏犰安从此再也没有踏进后宫半步,有时他的母妃实在想念他,也必须自己去他的府内找他。

  同时的,他的身边也再难有女子,除了两个从小就伺候他的嬷嬷和几个自己信得过的侍女……

  十八岁,该娶妻的年纪,苏犰安带着两个男宠进了府。

第十章 苏小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