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妃难宠:太子乖乖吃药

娇妃难宠:太子乖乖吃药

药不一

望喜欢 愿作一味药,不求入口干,但求其效良

本书由言情小说吧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亡族在即

  寒风随着营帐的拉开利索的溜进营帐,小兵不顾满身的伤跪倒在女子面前,梗咽道:“族长,最后一道围栏,怕是……守不住了!”

  围栏处,对面的敌人,像野兽一般不知疲倦的一点点推进,而芍药族的人,不管如何抵御都抵挡不住敌人……

  被小兵称作族长的少女身着一袭黑衣,精致的脸上有几道触目惊心的血痕,正依着长桌上巨大的图纸找寻突破路线,听到小兵的报道,面容依旧有着与年龄不符的沉稳,眉头却微微皱起,稍顿了顿,道:“知道了,你下去养伤吧。”

  小兵伸手接过抛下的药罐道,一瘸一拐的走出营帐。

  站在少女左侧的中年男子捋了捋有些泛白胡子,道:“从围栏到此处,若是将所设机关算入,最慢,不过两日。我们内城中约有青壮男子一千余名,可伤员却占了其中半数。今日又刚刚平定了内城的地道入侵,弓箭、弹药的损失又是很大。”

  已经是第三个月了,这场抵御侵略的战争已经持续三个月了。芍药族的兵力,人力已经将近耗尽,而对方,却仿佛一只永远打不死的狮子一般永远不会喊疼,永远不会停下。不断的攻破一道道防线,不停地入侵,不止的推进……

  少女沉了沉目光道:“老伯可愿随我一同前往再战?”

  黑夜呼啸的冷风吹到受伤的脸上刺骨的疼,可黑衣少女却像是感觉不到疼一般驾着马奔驰在路上。

  芍药族族史已有五百年。这五百年间,芍药族逐渐壮大,却不喜入侵别族,种族壮大却不强大,但是依旧无忧无虑的在蓝天下草原上过着自己喜欢的小日子。他们常常搬居,为的是逃离入侵不暴露自己,可即使那样,他们也依旧自由快活。

  每一个芍药族的族长都爱惜自己的族人,都愿意倾听他们,愿意帮助他们,他们不是族长,是亲人,是朋友一般的存在。

  而姚药,是继位年纪最小的一个族长,继位时八岁,现在,也不过十四。

  芍药族人武艺高强,且都善用脑。一个普通的芍药族十岁男儿若是上了战场也能以一敌十个青壮士兵。而芍药族却从不自主侵略,他们铸炼兵器额,维修层层围栏,建造数道机关,为的是抵御入侵。

  姚药也常常想,为什么他们族如此爱好和平且都美丽可爱,却总是会遭到入侵和攻打。

  老伯虽有些年迈,但身手却丝毫不落姚药,驾马与她并肩,道:“不是族长的错,此次入侵,的确是芍药族史上最严重的一次!我推测,这次不是部落,更不是种族,是一个国家,是一个有君王的国家。”

  姚药拭去脸上伤口溢出的鲜血,道:“前方再三里便是围栏,老伯年迈请务必在队伍最后。我会带着这剩下的五百名士兵冲上前抵御入侵。若是不能成功抵御,望老伯归城带着我族的妇女、孩童跑出去,路线,已在图纸上标明。”

  老伯:“族长……”

  “老伯说的对,这确实是史无前例的入侵,也可能,亡族在即……”

  姚药驾着马,带着身后五百名最后的士兵融进战场,早已坍塌的城门和围栏上鲜明的血痕和战火辉映出血腥的气息。

  姚药揽过即将跌倒的芍药族士兵,又转身砍向不知从何而来的敌军……

  对面的援军总是来得很是时候,总是来得让人觉得无穷不尽、不知疲惫。不管是再武艺高强的芍药族人也终于是敌不住了,士兵们一个个倒下,一个个哀嚎。

  姚药也已身重数刀,几次与顺势倒下又仰着精神站得直直的迎战。

  随着不知哪一个士兵抛出的仅剩最后一个烟雾弹,芍药族暂时的逃脱,迎来了短暂的歇息。

  芍药族士兵们围着好不容易升起的火堆,吃着仅剩不多的干粮,相互处理着大大小小的伤口,士气低靡、不堪。

  老伯:“族长,该退了,此番我族又是死伤惨重,若是再次进攻,只恐怕……”

  “那我族内城的妇女、孩童,又该如何?若此时我们逃离,必定会暴露我们回内城之路机关的解法,这些手无缚鸡之力的内城中人,该如何是好?”

  一道挺拔有力的女声响震战场:“芍药族人,听令!”

  “都于我身前集合,不要放弃!我们的家人,我们的族人,就在我们身后的内城,族亡之时,是好男儿,就当誓死守护我族!”

  “不要怕,我们芍药族的好男儿们,我是你们的族长。我会冲在第一个,我会永远在你们前面。”

  “芍药族士兵!”

  战场的硝烟缓缓升起,四面的战火点燃了芍药族最后一群战士心中的烈火。

  一个浑厚的男声:“我愿誓死追随族长,愿誓死捍卫我族!”

  紧接着,又一个男声响起:“愿誓死追随族长,愿誓死捍卫我族!”

  “愿誓死追随族长,愿誓死捍卫我族!”

  “愿誓死追随族长,愿誓死捍卫我族!”

  “愿誓死追随族长,愿誓死捍卫我族!”

  ……

  “好,不愧是我芍药族男儿,我族族名艳丽,我族男儿,却都满腔热血,敢于担当!”

  一个有些沙哑,但依旧十分刚正的男声响起:“那族长又是我族好女儿,巾族英雄!我们常私下议论,族长这样的男人婆,谁敢娶,现在我想说……”

  “若是我能成功抵御,回城后,就是死也要把族长给娶了!”

  士兵们一阵大笑,一阵起哄:“好!”

  姚药摇头:“你满脸的血痕,我且看不出你容貌,若是五大三粗,若是满脸窟窿,又该如何是好?我姚药,不嫁丑男!”

  士兵们又是一阵大笑,又是一阵起哄:“好!”

  “你竟敢说我……”

  这时,一个小士兵跪倒在姚药身边,挡了挡姚药伸来扶的手,道:“族长,我叫秋寒,我妹妹叫秋阳…今得族长庇佑,身在…内城,若此番族长尚能安然回城,望族长多加照拂,我家…就剩……”

  说罢,便捂着脸哭了起来:“我就这么一个妹妹,我妹妹也就只有我一个哥哥……若是我回不去,她该如何是好啊。”

  “你若是想回去,现在还来得及,你身上也有伤,现在回去……”

  秋寒抹去眼泪,望向姚药:“不,我不是想回去。刚刚同大家说好了要誓死追随族长,便是族长不走,敌人不灭,我不离。”

  秋寒:“我只是想请族长,族长若是还能回去,请族长替我好好照顾她,留她在身边,给她一个依靠,也给自己一个朋友,就算让她,当您的女婢也好……”

  “难道你听的还不明白么?我不会走,不会抛下你们走!”

  “我不是这个意思……”

  姚药别过头不再理他,看向老伯,道:“老伯,领着已经重伤,不能再上战场的族人回去吧,带着他们,还有我族的妇女、孩童,按我找的路线跑吧。”

  老伯:“族长!”

  姚药又一次站起身:“我族族人听令!”

  士兵们相互搀扶,直到完全笔直的站立后一起望向姚药。

  姚药:“老伯不算是我族族人,所以这一战不必牵扯上老伯,而你们中,又有很多重伤的人,你们也不必硬撑,可以跟着老伯一同回城。这不是请求,是命令。”

  姚药:“你们中,有很多人,都有家人在内城。你们会有很多感情舍弃不掉,你们可以先在就跟着老伯回去。但是我希望你们可以留下来,这,不是命令,这是请求。”

  姚药:“若是回去,你们将会跟着老伯走一条可以完全逃离的路线离开这里,内城我族的妇女、孩童也是如此……”

  “族长,我们不回去!”

  “对,我们不回去!”

  “不回去!”

  “不回去!”

  “愿誓死追随族长,愿誓死捍卫我族!”

  “愿誓死追随族长,愿誓死捍卫我族!”

  “愿誓死追随族长,愿誓死捍卫我族!”

  “.………”

  姚药:“好!”

  姚药:“我姚药,在这里跟大家保证,你们内城的家人、朋友都可以安全的离开。如果你们没有家人,没有朋友在内城,那我,姚药,来当你们的朋友!”

  “好!”

  “好!”

  “好!”

  “……”

第一章 亡族在即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