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覆灭

  “末焚,末焚,你快醒醒,快醒醒。″

  末焚在自己的梦里听见有人在叫自己,朦朦胧胧睁开眼睛,看见白之琅和梓诺正围在自己身边,一脸担忧地看着自己。她张了张嘴,声音有些嘶哑地道:“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末焚你没事吧?″叶梓诺看了看迷迷糊糊的末焚,担忧地问。

  “我能有什么事?“末焚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泥土:“现在什么时辰?″

  “现在正午时分了……”白之琅回答。

  末焚一惊,拍了一下头,自责道:“哎呀呀,都怪我,睡过头啦!″马上又急了起来:“那……那,快走,快走啊!“

  白之琅皱着眉低下了头:“末焚,你别急。我还有会话,现在是三日后的正午时分。″

  “怎么可能,我从来不贪睡的,你骗我是不是?″末焚不知道为什么心口,不,没有心的心口一阵又一阵地痛。

  叶梓诺走到她身边,拉住她,解释道:“末焚,你先听我说,我知道你担心他们,我们也担心啊!我们醒来的时候发现周围的泥土上有一些脚印,之琅哥哥说,那些脚步都是三天前的了,这说明在我们睡着的这段时间,有妖想趁机来伤害我们,后来不知道为什么,那只妖慌忙逃走了,说不定我们睡那么久,是那只妖做的手脚。″

  闻言,末焚眼角湿润掉了泪下了,她没有心的心口突然有些痛:“为什么?为什么我心口那么痛?”

  “末焚,你怎么了?心口怎么会突然痛疼?“叶梓诺关心道。

  白之琅看着末焚现在这个样子,心口也跟着痛。

  过了许久,末焚回过神,呆呆望向陷入思沉的白之琅:“是谁救了我们?″

  白之琅听了她的话,脑海中瞬间闪过那晚看见末焚身后的那对翅膀和额头琉璃花发出的红光,现在再看看末焚,又不见那琉璃花了。随后,他摇摇头,不见得那红光与翅膀的存在,或许真是他看花了眼:“不知道,可能是那妖想起了什么事,所以才匆匆离开了。″

  他又看向满脸期待变成满脸失望的末焚,看出了她的意图,对她一边开玩笑一边正经道:“哟哟,末焚,你这个样子的你真难看。再是那高人会救我们,也一定会救族长他们的。“其实说实话,他的担忧也不比她们俩的少,只是他是三个中法术年龄最高的,自己要是也这样,估计她们两个更担忧。

  叶梓诺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只是对末焚说:“末焚,你要是担心他们,我们就回去看看,而且,我也挺担心我的爹爹的。”

  末焚眼睛一亮,又是那副天真可爱的样子:“对啊!哎呀,你们别末焚末焚的叫,叫我焚儿,听着舒坦。″

  “嗯,那你也别叫我梓诺了,后面加个姐姐。“

  “嗯嗯,好哒”

  “焚儿,你和梓诺一样叫我。”

  “嗯嗯,知道啦!″

  末焚三人急急忙忙往回赶,一路上竟没有碰到一个盯梢的小妖。之琅梓诺心里越发得慌。末焚也并不是慌张,还有,她不知道的是她眉心的琉璃花开始时隐时现了,衬得她倾世的脸带些妩媚。而一路沉默不语的白之琅总是有意无意盯着末焚看,他也时而时能看见浅粉的琉璃,在他心底应该早知晓了答案了,但又是扑朔迷离,难以置信。

  当他们终于赶回雪妶山时,已是黄昏。然后此时的雪妶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整座山被夷为平地,四处沟督横纵。原来居于山上的房屋变成了支璃碎片。夕阳下,这种破败的景象显得如此凄凉。

  叶梓诺再也承受不住心里的痛苦,失声痛哭:“父亲,母亲,孩儿不孝,孩儿不孝。“

  末焚红着眼睚,为什么,她为什么会这么难受:“为什么?是谁?是谁?″脑回里想起来风余赤的话:——离开雪妶山,我可放你孔雀一族一命。“风、余、赤。“末焚一字一顿,心里的怒火不知为何而起。

  白之琅冲进废墟里,疯狂地一遍一遍翻找,被划破的手掌直流血,但是他还是没有停下来,这一刻,悲伤淹没了之琅和梓诺,则末焚就是额头上隐隐约约可以看见一朵花瓣似美人的唇,只是颜色还是透明莹白色。三个人依喂在一起,再无路可退。

  他们从昨晚一直找到翌日后,那片废墟被翻了一遍又一遍。除了一些日常用品,什么都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

  “呜哇——“

  末焚再忍不住痛苦一点一点侵蚀她的心……口,仰天大哭,样子还是十分可爱,看着又让人啊,又让人怜悯。她满脸疲倦修长莹白的手,划破的伤痕交织着,鲜血一滴一滴地滴落在地上,留下一滩暗红的血痕。

  叶梓诺和白之琅神情悲痛,余光看了一眼末焚,俩人脸上的悲痛变得惊讶:“末焚,你额头上的琉璃花?你是……。″

  末焚额头上的琉璃完全印在了上面,清清楚楚,是红色的,衬得末焚越发倾城了。疑问道:“怎么了?″

  叶梓诺想说,却被白之琅拉住:“没有,没有什么。“看了末焚还不知道,那就先别告诉她。那么她为什么会口痛也就解释清楚了。白之琅的疑问也放下了。可是,他们不知道的是末焚她没有那么简单。

  “啊……好痛,心口好痛。“末焚捂着心口,慢慢流了出来,她的胸口一片多少鲜红的颜色。

  “怎么了?″叶梓诺和白之琅一惊。

  “我……我好像,没有心,好像,好像被一个男人剜去了。我没有心,我没有心……“末焚一遍又一遍重复着。突然,眼前一黑,便在白之琅叶梓诺担忧的眼神中倒下。

  “没有心,怎么会没有心″白之琅与叶梓诺同时疑问,不过末焚已经昏倒了答案只有她醒来了再问了。

  白之琅扶起末焚:“看来,我们只能去离渊间了,等焚儿醒来,问清楚她为什么会没有心,心口会突然出血,然后,我们就出发。“

  叶梓诺点点头,她不想再说什么了。

  末焚拼着摇头,嘴里念着:“不要,不要,不要。“……末焚脑子里又有着一个记忆,看不清女子和男子的脸,只听得清他们的说话声。

  “上神此番前来,就是为了求我救她?”一个与末焚相似的女子,不,末焚比她年轻,也比她倾世倾城。女子慵懒一笑,眼波流转间,透着无尽魅惑。

  男子不语,目光没有思亳动摇,女子看状,也无不悦,只是轻声一笑:“上神当取我精髓,只为了救她,却阴差阳错之下,让她中了我伴生的毒。可惜啊,毒性不强,却难解,毒发之时实在难忍。可是,她竟也撑过了千年,这其中,上神也废了不少心神为她续命吧?”

  “上神如此急切来救药,她恐怕活不了几年了吧?她仙鹤一族不是很强大吗?怎么连解药都制不出?却要堂堂上神放下身价来救本尊一个小小的魔尊?”不等他说话,她又自顾自的说道:“要说救药,也不是没有,但是要这解药,我和她你只能选一个,上神会如何选呢?”

  女子皱了皱眉,好像很苦恼,不过一会儿又笑道:“让本尊想想,上神会如何选呢?上神应该会选她吧!毕竟一个月后她会是你的美娇妻了。而我呢?我只不过是一个残害同门,背叛师门,坠入魔道的魔障?上神本尊说的是不是,啊?”说完,她笑了,笑的更加邪魁,借着黑暗掩饰了眼底的最后的悲伤和痛苦。

  ………………

  男子皱了皱眉,想要说什么,却终究没有说出口。只是说:“魔尊可否告知,解药是什么?”

  女子闻言一滞,继而笑得更放肆:“哈哈哈,好。既然上神想知道,本尊就告诉你,真正的解药就是本尊这一血肉之身,敢问上神还要为了救她让我再死一次?“

  男子沉默,目光微动,正欲说话,却被女子打断:“上神什么也不用说,本尊早以知晓,让本尊救她,那是不可能的事,本尊不是圣人,也不是什么好人,旦不说她以我有着血海深仇,就算是旁人,本尊也不会再尝一次取髓剜心的滋味了。那种滋味上神恐怕是不知吧?”

第九章:覆灭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