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师尊

  一大早央长老便来找他们三个了,他们三个在这个谷内的一举一动央长老都知晓,自然不疑问,他们三个怎么认识到一起玩了。

  “央长老,你怎么来了?“白之琅疑惑道。

  央长老朝房里的房间看了看,三个都在,才开口道:“之琅,梓诺,还有末焚,你们要赶紧离开。″

  “为什么?″白之琅与梓诺同声问道。

  央长老继续说道:“这雪妶山有一条小路,应该没有……。“停下来,想了想道:“这是你们父亲的命令,你们要照顾好自己,也要照顾好末焚。″

  末焚朝他笑了笑:“不用啦!我可以照顾好自己。″

  央长老点了点头:“事不宜迟,现在就出发,末焚你要跟着他们不要离开半步。“

  末焚天真的点头,还一边吃着干果。

  他们两个一听是他们父亲的命令,也不违抗了。孔雀一族有个规矩:不得违背自己的父亲。想想,是央长老说的,央长老和蔼可亲,是不会骗人的,他们只好低下头,应答“是″

  之琅和梓诺,末焚带了一点干果就出发了,走那条少人知晓的路。其实他们也知道这一劫孔雀一族很有可能就此灭绝,为了不彻底灭绝,所以他们的父亲才会先叫他们离开。

  幽暗的小路桃花片片飘落而下,处处都是桃花香。刚走没多久,便遇到了一群截拦的小妖。之琅梓诺一翻苦战,则末焚就是护在他们身后,她太天真善良了根本就不知道,小妖是来杀他们的,所以不对那些小妖动手。还好这些小妖道行不是很高,还不是他们两个的对手。

  一路上,末焚环顾四周,天真善良的心慢慢褪去。按她的记忆里来说,那些小妖在这个时候不该是在雪妶山等待两后的一战吗?为何他们一离开就去拦截,但却一直只和白之琅梓诺打,一直不对末焚动手。末焚突然开口道:“你们有没有觉得不对劲?“

  白之琅停下脚步,看向她,双眉紧蹙:“有,自我们出了雪妶山,便一直有小妖来拦截,有时分心没有观意到末焚,但他们只对我们攻击。直到我们绕开雪妶山,百里之外,进了这片林子才没有小妖来拦截。“

  “是,这片林子很大,我们绕了百里却还不见出口,却早出了雪妶山。遇到的小妖减少了。“梓诺抬头看了看周围高大茂盛的树木,远方的树木见不到尽头。

  “该不会,族里出了什么事?″白之琅脸色凝重地望白将要变黑的天际,那个方向正是雪妶山所在的方向。

  “嗯,这也无不可能,不然,那些不敢出现在雪妶山的小妖,现在竟敢出来拦截我们。“叶梓诺赞同白之琅的猜想,柔和的脸上透出一丝冷气。

  末焚低下头,想了想,再抬头时也不知为何心头一阵痛:“现在我们不能自乱阵脚,天色将黑,我们在这树林里度过一晚,明日一早我们就悄悄回去。“

  “若是这样回去……“白之琅看了一眼末焚现在焦虑的脸色,完全没有了以前的天真,什么事都不管的样子。

  “现在管不了那么多了,回去受罚就受罚。“叶梓诺坚定地说。

  “嗯……″白之琅脸上算是柔和了一点。

  白之琅看着她们两个,无奈地叹口气:“居然如此,我们现在就去找一个平坦的地方,度过今晚。″

  说实话他们都担心自己的父亲,可是他们也知道央长老叫他们要照顾好末焚,那么她肯定不是普通的女子,所以要护着她。

  末焚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刚刚为何会那样子,她怎么会一阵心疼,可是又感觉自己的胸口又没有心。

  三人找到了一块极为平坦而隐秘的地方,为了防止被发现,连火都没有生,末焚与梓诺靠在同一棵树上。白之琅靠在她们面的一棵树上。隐隐看见末焚的方向有一朵红光亮起,背后有一朵透明的白羽,黑暗中极为显眼,他擦了擦眼睛,再看过去,却什么都没有了。耳边响起来当时末焚的话——呀,这对翅膀真好看!是我的啊?难道?他们两个当时没有看到,以为她是胡说的话,没有多在意。

  白之琅急忙跑到末焚面前:“末焚,你有没有发现什么东西?”

  “什么东西?″末焚惊讶,一脸茫然。

  叶梓诺转过头,看向末焚与白之琅:“怎么了?″

  “没什么,可能是我看错了“他摇了摇头是,可心里还在想刚刚的一募与上次末焚的话。

  “白之琅,你别一惊一乍的,小心把我吓死,要对我负责的,嘻嘻。“末焚又回到了那个天真的末焚了。

  白之琅看着她现在这个样子好像上前,捏捏她的脸,她天真的样子知道好可爱啊。“嗯,知道了,我会负责的″

  “嗯嗯,嘻嘻“

  白之珢马上又关心起了叶梓诺:“梓诺,现在你不会害怕了吧!“

  叶梓诺摇摇头,对他一笑。

  白之琅又坐回了那棵树下,其实他每天能看见叶梓诺,末焚这个小可爱平安他就知足了。

  三个人就这样警惕地看着眼前的黑暗,默默无言,明天等待他们的是什么,谁也料不到,但黑暗的宁静,不就是他们想要的吗?

  被风吹过黑暗中寂静的树木,发出沙沙的声音,惊起一些飞鸟,鸣叫声在林子里荡,极为刺耳。在谁也看不到的地方,一阵阵白雾随风而起,瞬间弥漫在整片树林。

  末焚三人听着彼此的呼吸声,渐渐感到一股浓重的睡意,不知不觉间放松了警惕,相互倚着沉沉地睡去。

  然而,末焚右手臂的琉璃花竟印在了她眉心,发出红光,散去了爬上他们三人身上的白雾。

  “谁?“黑暗中发出一声惊叫,那些白雾迅速散去,泥土上留下了一些杂乱的脚印。

  末焚睡梦间梦见了一段不知道是不是属于她的记忆:

  凉风习习,不知吹落了多少桃花。明月无声,被风皱的湖面,映着月光,波光粼粼。一个小女娃踡着腿坐在湖边,皱着精致的小脸,无声地哭成一个泪人。晶莹的泪珠滴入湖里,溅起朵朵细小的水花,轻轻地拍打着岸,似要给她安抚,像母亲那样,温柔安心。

  桃花在她身上铺了厚厚地一层,柔软似春衣,披在她身上,想要为她遮掐夜晚的凄凉。他出来寻她,正好看到了这一幕,那小小单溥的身躯,失去了所有倔强,在此刻变得那么孤助无依。他心痛地快要落下泪来,想要上前将她拥入怀中,给她呵护和安慰,却被不知何时出现在他身边的师尊拦住,师尊对他摇头:“让她哭吧。“

  …………

  随后,突然脑海又浮现了这一句话“等翎儿长大了,就喜欢这满林桃花了。“

  …………

第八章:师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