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这一世:桃花泪

  再说被推走的木拾,轻轻松松地绕过亭台楼阁,径直走上一条夹在山间的小路。

  灵幻仙镜本是位于常年积雪的仙山灵汒山上,因为施了结界的缘因,结界内四季如春,风景美妙,犹如幻镜,如

  似幻,因而得名灵幻山镜。可是,任谁也想不到,在这重要重楼阁之后,竟会有一个深谷。

  谷内有一个湖泊,名为明月湖。明月湖面积不大,但却灵气氤氲,犹如雾气盘旋在湖面,朦朦胧胧间美不胜收。湖的周边长着成片的桃林,桃花盛开的繁茂热闹,红艳艳的一片,娦柔而明媚。甫风一吹,带落无数花辨,好似下了一场桃花雨。那人一身衣,眉目如画,就那样静静地站在桃花飞里,目光平淡而悠远地望着眼前的湖泊。片片精致小巧的花辨落在他如墨的发上,洁白的衣上,他淡然的脸上寂静一片,仿佛一切在此刻定格,安静美好的好似凝成了一幅唯美的画卷,而他,则是那栩栩如生的画中人。

  木拾远远地便看到自家师尊安静的背影,明明同样熟悉淡漠的身影,却在此刻清冷了许多。好像自一个月前师尊从魔界回来后,便终日站在这片桃林里,望着湖面,有时一站便是几天。

  木拾在心里叹了口气,硬着头皮走到自家师尊身边,躬了躬身,轻声道:“师尊,宾贵皆已来齐,师姐娘家人也来了。您这边只有花炎上神有空前来。其余半是与您有些交情的散仙。师尊,如今吉时已到,您还是快些去换上喜服,切莫误了吉时,失了吉利。″

  洛尽回头,目光茫然:“她可来了?“

  “师尊说的可是师妹?“木拾知道他问的是谁,可还是问了一句,见自家师尊没有反对,木拾又道:“师尊,千翎师姝还没有来,若师尊还要等,只怕是没有时间了。”

  “如此,便去准备吧!为师随后就来。“洛尽眼中的茫然只有一瞬,下一刻又变得淡漠决然。

  “是,师尊。“师尊,木拾只希望您不要后悔啊!

  木拾再次看了看片桃林和这个人,心里低叹,好像这片桃林是千翎在时最喜欢的地方,而这个人……唉……

  其实那场桃花雨,早落成了桃花泪啊……

  木拾还依稀记得,当年那个被师尊从明月湖捞起来的千翎,牙还没有长齐,连名字都不曾有。小小的婴孩自天空坠入湖里,大大的眼睛里泪水打转,茫然无措,小脸上布满了恐惧与害怕,哭着喊着要找娘亲。师尊从她破碎的话语中推断出了她的身世,然而,那个欺骗了她的母亲——妖王孔雀的感情的男人,连自己的亲生骨肉都不认,对她厌恶十足。

  师尊无法,只好将她收入门下,成为师尊的第三个弟子,成为他的小师妹,并以她同父异母的姐姐——大弟子师姐的名字为准,给她取名千翎。小小懦懦的女娃,小心谨慎的喊着师尊师兄,那模样让人看了一阵心酸。在得知自己的母亲连孔雀一族覆灭之后的消息,小小的女娃睁着大眼,强忍着泪水倔强的不肯落下,那脆弱的坚强,让他想起来以前的自己,看的得心里一阵刺痛。他向师尊请求,愿意把她当自己的妹妹一样,悉心照顾。

  还记得那个夜晚,凉风习习,不知吹落了多少桃花。明月无声,被风皱的湖面,映着月光,波光粼粼。小女娃踡着腿坐在湖边,皱着精致的小脸,无声地哭成一个泪人。晶莹的泪珠滴入湖里,溅起朵朵细小的水花,轻轻地拍打着岸,似要给她安抚,像母亲那样,温柔安心。

  桃花在她身上铺了厚厚地一层,柔软似春衣,披在她身上,想要为她遮掐夜晚的凄凉。他出来寻她,正好看到了这一幕,那小小单溥的身躯,失去了所有倔强,在此刻变得那么孤助无依。他心痛地快要落下泪来,想要上前将她拥入怀中,给她呵护和安慰,却被不知何时出现在他身边的师尊拦住,师尊对他摇头:“让她哭吧!”

  于是,师尊和他站在远处,静静看着她用眼泪诉说悲伤。他想,她这个年龄,是该笑的啊!

  倔强的小女娃哭了没多久,终于停下来,她伸手摸了摸肩上的落花,柔软的触感也让她心安定下来。她抽泣着自言自语:“翎儿说了……只哭一下……一下就够了。师兄说,翎儿要坚强。娘亲也说过,翎儿长大了就会有名字,长大了就会坚强,现在翎儿有名字了,就该坚强。“

  她伸手擦了擦眼泪,接着说:“翎儿现在有师尊和师兄,翎儿就不怕了。桃花姐姐,请你们不要告诉师尊和师兄翎儿哭了,不然他们会生气的,因为翎儿不坚强了。”

  风一吹过,桃花落了更多,像一只温柔的手,轻轻地抚摸着她的小脸。只是她不知道她的悲伤和脆弱,早落在了师尊和他的眼里。他含泪笑了,甚是欣慰,就连他身边向来冷漠的师尊的眼里,也在那一刻变得无比柔和。

  小女娃渐渐长大了,也变得开朗了,脸上的笑容无忧无虑。他记得,那日在这片桃花林,缺着牙的女娃摘下一朵桃花,费力地攀上师尊的大腿,将那朵开得灿烂的桃花别在师尊乌黑的发间,笑嘻嘻地道:“师尊,娘亲说过,要把最喜欢的东西送给最喜欢的人,翎儿最喜欢桃花也最喜欢师尊,所以翎儿将桃花送给师尊,等翎儿长大了,就要娶师尊为相公,像娘亲和爹爹一样,娘亲说她从不后悔,所以,翎儿也不后悔。“

  听了她的话,师尊也不恼,取下那朵桃花别在她的发间:“等翎儿长大了,就喜欢这满林桃花了。“

  他远远的看着,以为小女娃是童言无忌,可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一切会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后来,小女娃长大了,成了天界被寄予厚望最有可能成为上神的上仙。然后,这个处处被他呵护长大了的小师妹,竟会残害师姐,选择背叛师门,堕入魔道。

  他只记得千年前,他因本族的事回了青丘狐族,当他再回到灵山幻镜时,小师妹不在了,师尊也闭关不出,师姐身受重伤,一夕之间什么都变了,他不相信那个懂事的小师妹会做出这种事,然而他的辨解是苍白的,因为小师妹那颗被剜出的心就那样血淋淋的封印在明月湖低。

  后来师尊出关了,人也变得更加淡漠了。但师尊却一直温柔地照顾着师姐千羽,用尽一切办法帮她稳住伤势,又从蓬莱寻来仙药为她续命。

  就这样,一千年过去了,他只得知曾经的小师妹如今是魔界之主,将魔界治理的井井有条。他也渐渐了解到当年事情的真相,可是没人会相信这个真相,因为里面牵扯太多。

  师姐的生命再也不能用仙药延续下去了,看着生命正在一点一点流失的师姐,即便是医术高明的他也束手无策。没过多久,师尊就要宣布了要与师姐成亲的消息,并决定亲自去魔界找千翎求取解药。

  然而,解药并未求到,却让师尊在明月湖旁静修了半个月。漫天飞舞的桃花,让他想到了凡间的一句诗“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他想起了那个得知千翎堕入魔道的消息的夜晚,谷中那一片花开不败的桃林,竟在一夜之间凋零败尽。

  桃树皆有灵,那个曾被它们呵护的女娃,那些零落的桃花,是它们为她流下的泪,桃花泪……

  那小师妹对师尊的感情,就如这遍地的桃花,无疾而终。

  情不知何起,一往而深。他的小师妹啊,何时才能像以前那样,对着桃花,披着月光,将自己内心深处隐藏的伤疤和痛苦,一一说出来。即便随风散去,消逝到更远,也好过两相折磨啊!

  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第三章、这一世:桃花泪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