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这一世:婚典

  “白月,扶为师回去。“

  千翎侧头,轻声呼唤。不一会儿,从侧殿跑出来一个与黑月衣着似的白衣女子,她急匆匆的跑到千翎身边,扶住正欲踏下台的千翎,嘴里不满道:师尊,你的眼睛本就有伤,见不得光亮,那神身上有圣光环绕,您还一个劲的盯着看。师尊,你何能为自己上点心啊?″

  “是是是,白月说的是。是师不好,没有照顾好自己。”千翎无奈的笑笑。面对白月爱操心的性子,她也只能妥协。

  白月将她搀下台阶,一边向侧殿走去,一边道:“师尊哪里都好,就是对自己不好。咱们呀,现在就去喝药,这次喝药由我亲自监督,不然又会让您逃过去。”

  “哟,小丫头可是比我更像师尊了?”千翎没好气在她脑门上敲了一记。白月吐吐舌头,反驳道:“要是师尊能不把那药喂给刁嘴巴的魔兔,白月就知足了。那天我说那魔兔怎么什么都吃了,原来是您将药喂了它,让它去了味觉,吃什么都一个味。”

  千翎笑着摇了摇头,没有再说话。

  白月将千翎扶到了椅子坐下,刚好黑月折返回来,白月让她照顾一下师尊,又匆匆忙忙跑出门去,千翎见黑月回来,随意问道:“他走了?”

  “是的,师尊″黑月回答。

  千翎看了看她,叹道:“黑月,为师要你答应为师一件事,你可愿意?”

  黑月面色一肃,恭敬地道:“但凭师尊吩咐”

  “你不必如此严肃。“千翎一笑,将她拉到自己身边,嘱咐道:“你要答应为师,以后不过发生什么事,即便为师不在了,你都有好好保护白月,无论如何家人都是不能失去的。你们是姐妹,更要相互扶持才对,为师说的,你可做到的吗?”

  黑月疑惑,不知道师尊为何讲这些话,但还是郑重道:“师尊,即便你不说,我也会好好保护妹妹的。”

  千翎满意点点头,笑道:“你性子沉稳,办事严谨,遇事冷静,为师对你很放心。可是白月不一样,她性子单纯,有些跳脱,你们两个人中为师最放心不下她了。居然你答应为师了,不仅要保护自己,还要保护好白月,为师相信你一定能做的到的。”

  “什么做到的找不到的?师尊和姐姐聊什么呢?″白月正好端来一碗药,塞进千翎手中,严肃道:“师尊,喝吧,徒儿看着你喝。”

  千翎心知躲不过这碗奇苦的药,心一横,将药仰头喝尽,苦涩的味道在嘴里蔓延,千翎只是皱了皱眉,却也不接白月手中的蜜饯,她笑了笑道:“”为师连剜心之痛都不怕,岂会怕这小小一碗苦,只是为师知道,为师的眼睛怕是治不好了,喝再多的药也是无用。“

  白月一听,心里不是滋味,自责道:师尊,莫要放弃,若不是您当初为了救我和姐姐,岂被那妖火灼伤了眼睛?师尊说这话,岂不是要我和姐姐愧疚死?″

  黑月皱皱眉,想说什么又不知如何开口。千翎摇摇头:“为师的眼睛早在当年的诛仙台就被罡风刺伤了,那昧火只不过是让伤势加重了而已,哪能怪你们?好了,莫要再內疚了,为师累了,想休息会儿”

  “那徒儿扶师尊到床榻上去。”

  千翎被白月扶上床榻,没过一会便沉沉睡去,想必是累了。白月和黑月站在床榻边,面露担忧,师尊最近沉醒的时间越来越久了,也更加容易感到疲倦了。

  白月把黑月拉出侧殿,担忧地问:“姐姐,你说师尊为什么要去参加那人的婚典?师尊的身体日益虚弱了,若是发生了什么状况,师尊该如何应付得来?那里不是魔界却比魔界还要凶险啊!”

  黑月沉默了一会,想起来师尊方才的话,脸上阴晴不定。许才才叹道:“师尊有师尊的想法,我们照顾好师尊便可,师尊的心结,我们是帮不上什么忙的。”

  黑月知道,师尊远比她们要承担的多,要做的更多更痛苦,那是系了千年的心结。怨与恨的交织,生折魔了她这么多年,而她却无力结束这一切,她的悲哀,谁能懂,又有谁能化解。

  时间匆匆晃过了一个月,天界上神洛尽与其大弟子千羽举行婚典的消息传遍了三界。

  千翎穿上盛装,任由白月为她打扮。又因双眼的缘故,只能在头上带了一块黑纱,遮住了半个脸。千翎理了理耳边的白发,对黑月道:“黑月,去将为师准备的礼物拿来,你二人随为师去灵山幻境贺喜。”

  “是,师尊”白月和黑月虽然不知道为何这次师尊要带上她们,千年前她出去都是留下她们,她一个人去。不过既然师尊愿意她们跟上去便是了,要是有危险还可以保护或帮到师尊。

  千翎将目光在远方,脸上一片寂静。千年了,今天是她第一次起出魔界千年的恩怨,能了否?

  这日的灵山幻境热闹非凡,时不时有仙人自天空落下送上贺礼前来贺喜。木拾站在幻境入口处,笑容满面的接待各位宾客–––回礼。他心中不免感叹,这偌大个婚典,只他一人操持,着实劳累啊!

  又过了许多,前来贺喜的人渐渐少了,木拾望了望远为,心中又一阵焦急,却又疑惑。他揉了揉自已笑僵的脸颊却听到身后传来一道调笑声:“小木拾原来在这,可让本座好找啊,看你这模样,本座还以为要成亲的是你,不是你师尊呢?”

  木拾苦笑回头,看着这个一身红衣似火,容貌比女子还要妖娆美艳三分的人,无奈道:“上神莫要再取笑我了,我也是逼不得已啊,我师尊他……您还不知道吗?”

  “这本座知道,要不这样,本座帮你看着这里,你去寻寻你家师尊,如何?“花炎转了转好看的桃花眼,笑的一脸灿烂。

  木拾想了想,点头道:“那好,那就劳烦上神了,我去寻寻师尊。”

  “不劳烦不劳烦”花炎笑的更欢了,凑近木拾问道:“小木拾,你给我说说今儿都来谁了?”

  木拾一怔,恍然道:“上神,我实话告诉您吧。司启上神和九音上神都没来,只送了贺礼。莫不是那传闻是真的?您真的将九音上神逼得闭关不出了?今儿,您来了,九音上神便避不来了?”

  “去去去去去去,找你家师尊去,在这刨什么底儿?”炎瞪圆了桃花眼,没好气的将木拾推走,转脸又是一副笑咪咪的样子,直把一些前贺喜的女仙迷的个个面红耳赤。

第二章、这一世:婚典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