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下)

  她一直在等他,就像那时他们说的一样。她等他,等他...娶她回家!而他一走就是四年,她从碧玉年华(十六岁)等他到桃李年华(二十岁),至今没有等到他。这四年她的父母不是没有给她配过婚,奈何她以死相逼,父母只好随她去了。而那些说好却没有履行的婚配成功的得罪了一些人。在这些人的打压下,她家中实在不景气,也无法景气。那些曾经交好的家族也对他们避如蛇蝎,只有好友家在偷偷接济。以至于家族还能维持运转。

  今日,她与好友外出游玩。这次,是好友的意思。好友手上拿着糖葫芦问她

  “你真的还要等他吗?”

  她坐在秋千上,低着头,看着白雪皑皑的地面,平静的回答道

  “等啊。”

  她虽语气平静,但好友知道她的心里很难受。好友没有点破,只是摇头叹息。她不想好友为她难过,便打趣道

  “你都出嫁了还经常往我这里跑,你相公不会吃醋的吗?”

  好友脸上微微泛红,娇嗔了一声

  “讨厌!你能不能不要乱开玩笑!”

  她嘿嘿一笑,没有回应。

  在她的记忆中,好友和她相公是青梅竹马,两人的家族也是世交。他们也是两情相悦,最终有情人终成眷属。他对好友很好,几乎什么都让着好友,把好友当孩子一样宠,他对好友的关心也不比好友父母差分毫。她至今记得几年前好友因淋雨重病的那次,他看她的眼神很不友好。她几乎可以确定,若那次好友出了什么事的话他会把她大卸八块。她真的好羡慕他们啊,如果她是她的话,也会这么幸福吧!可惜她不是......

  好友的相公来接好友了,他还带着他们的孩子。好友临行前请她参加她表弟的婚宴,婚宴的时间是后天,她答应了。她看着好友一家离开的背影,在寒霜之下,这一幅温暖的景象,非常温馨。而这幅景象,也触动了她的心......

  *后来谁家喜宴重逢

  *佳人在侧,烛影摇红

  *灯火缱绻

  *映照一双,如画颜容

  *宛如豆蔻枝头温柔的旧梦

  当日,空中飘着雪花,她如约到达婚宴现场。门外是已等候多时的好友一家,随好友进去后与好友来到了宴席置办的后院。据说原因是客人太多,前院坐不下,且后院种有腊梅,正值盛开之时。良辰美景配才子佳人,每桌桌下还有火盆,也谈不上委屈客人。

  空中,雪势突增。她撑着那把红伞,看着飘零的雪花,心中惆怅......一阵风吹过,一些架不住严寒的梅随风散落,与雪花一起投入大地的怀抱。它们注定会化作养分,滋养那些抵御住严寒的梅,和孕育梅的梅树,并以此向它们致敬。

  梅与雪共同飘落的场景,吸引了她的注意。她抬头看向身旁的梅树,欣赏着这幅美景,全然忘记了她此时还立于道路中央。宾客差不多都到了,也没人要从那里通过,便没人打扰她。被风吹落的梅花与雪一起飘落,佳人立于盛开的梅花树下,与雪和梅融为一体,形成了一副如画美景。这副景竟看痴了众人,倒是应了那句

  【陌上佳人巧如玉】

  场面一时间静了下来

  与众人眼中的迷恋不同的是,好友的眼中黯然。突然,一句话打破了这份静。

  “麻烦姑娘让一让,你当到路了。”

  她寻声望去,看到的,不止是她朝思暮想的容颜,还有一名女子。他搀着那名女子,看向她的眼神中尽是陌生与不耐。而那名女子一手抚着小腹,看向他的眼神里,充满了不可言说的温柔。她看向那名女子凸起的腹部,瞬间明白了什么。她的眼中闪过疑惑与悲楚,刚想开口询问,却被好友拉住了。她明白好友的意思,也明白好友是为她好。她向后退开,让出路。待他与那名女子通过后,与好友一同入座。

  “其实......你都知道的,对不对?”

  好友看着她,一阵心痛

  “你....想知道为什么吗?”

  好友别过头,并没有正面回答她的问题。但好友的这句话,让她明白了一切....

  *可我只能假笑扮从容

  *侧耳听那些情深意重

  *不去看你熟悉脸孔

  *只默默饮酒多无动于衷

  她没有熬到喜宴结束便离开了,好友并没有多做挽留。好友想让她看到的她都看到了,好友想让她知道的她也都明白了。她也不必再继续待在这里,自讨苦吃。她终究没有听好友解释,解释他为什么娶了她人为妻。她只知道,他背叛了她。她等了他四年换来的,不是他以十里红妆娶她为妻。而是,他迎娶她人为妇还忘了她的消息。她心中的痛,不是解释就可以消除的......

  她走出门外,雪如鹅毛般飘落下来。她没有撑伞,任雪花落在她身上。雪花融化成水,浸湿她的衣。如同那年,落在她身上的雨一样。她不怪好友,她知道好友是为她好。她也不怪他,他走之前就跟他说过,他可能回不来了。她只怪自己,他一去多年未归,自己却还抱着幻想。是她,害的家中落道。一切都怪她,怪她心中那不切实际的幻想......

  她离开的时候,好友其实是想跟上去的。奈何好友走不开,只能看着她离开。好友看着她离开时的背影,心中抽痛。一刻钟过后,喜宴仍未结束。可好友的心里,却好像有一个人指使好友离开一般。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突然,好友好像想到了什么,怔住了。“哗——”!好友手中的茶杯忽然坠落,杯子坠落的声音引起其他人的注意。在他人的注视下,好友跑了出去。好友的相公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还是追了出去。

  好友一路狂奔,速度很快。在其他人眼中,看见的只是一个女子疯了似的跑着,好像她后面有什么东西追她一样。只有好友自己知道自己有多着急,她要去找她。好友在害怕,怕在慢点就赶不上了。而好友的目的地,是寺庙。她有预感,她就在那里。

  好友的预感是对的,她就在那里。好友赶到的时候,她正准备剃发为尼......

  “不要!......”

  当好友因体力透支倒下去前对她说道,眼中充满了哀求。

  ......

  她同意了,她最终没有皈依佛门,却也没有像个正常姑娘家一样嫁一个好人家,好好度过余生。她入了道观,成了道姑。一算时间,也过去十余年了吧。我有时会去看她,她现在过得很好。起码......比当初等他的时候过得好。她已经回不去了,这对她来说,是最好的选择。

  我与她,十岁那年交好。现如今,也有二十几年的交情了。我是她与他那场恋的旁观者,也是参与者。在那场恋中,我最后悔的是让她与他相识。因为我的一次决定,间接性的出发了这场不该存在的爱恋。其实,那年的游街,也是我出的主意。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是我的错。我最不后悔的,就是阻止她入了佛门。与其让她在佛经中一遍又一遍的回忆那些痛苦,不如让她像现在这样,不提起便也不会去想。她就是一朵花,这朵花开于那个与他相识的初春,落于与他分离的那个盛夏。

  在这个故事中,一直没有提及的就是她与他的名字。他们的名字,被我藏于结尾。

  她叫洛泠笙,他叫许萧(瞎编的,我取名废)

  (终)

(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