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一封信

  天终于黑了下来,房门口挂起了灯笼,某城的巡逻小队也开始陆续出动。

  一个受伤的士兵在雪地上匍匐前进,避开了所有的巡逻小队,他小心地越过了栅栏拖着受伤的身体向着山下飞奔而去,他必须在天亮之前寄出家书,并且回到军营,如果被巡逻小队抓到那就遭了。

  他一边跑一边咬着牙强忍着疼痛,他想着家乡的妻子加快了脚步。

  他们结婚的时候还只有18岁,还没有孩子,而结婚的第二年,他就被征兵的拉到了这遥远而寒冷的地方。爆发战争后已经两年了,他无时无刻都在想着她,他唯一的愿望就是想让他的妻子知道,他还活着。

  他小心地拿着手里的钱,这是他花了半年的时间凑齐的。因为他听说驿站有人可以为别人捎信,但是收费特别贵,每十公里收10块钱,他的家离此地有一百八十多公里,所以需要一千八百多块。

  为了凑齐这一千八百多块,他干了许多让他每晚都会做噩梦的事——发死人财,也就是在已经站死的人身上拿钱。现在,他终于凑齐了,他向着家的方向跑下山去。月光照在了他的脸上,他看着手里的钱,高兴得像个孩子。

  转眼之间,寒风夹杂着漫天遍野的雪花从他的耳边呼啸而过,但他什么声音都没有听到,只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

  终于,他看到了山谷中的小镇子,他来到一个挂着“代人捎信”的招牌前,用力得敲着门,他敲了很久,才有一个胡子花白的老人开了门。

  “我要给我媳妇儿捎信。”他把手里的钱全部给了老头。

  老头在昏暗的灯光下铺来了一张信纸,准备了文房四宝。

  “军爷,看你手受伤了,还是我来帮你写吧。”

  他沉默了半天也没有说出话来,其实他早准备了要说什么,但是现在却什么都给忘了。

  老头说:“接下来还是由我来写吧,这些时日,我几乎都给当兵的写信,内容都是一个样的,放心吧,我写的信包你满意,更让你媳妇儿满意。”

  老头写好后从头念了一遍,他非常满意,他看过后就写他的家乡所在的州县和某某乡某某村,然后就是名字,老头说不能写“桥儿”收,要写大名,否则送信的人看不懂,要写大名。他告诉了老头他的媳妇儿名叫苏桥后便在信封上写着“苏桥”亲启的字样………

  “行了吗?”老头问。

  “慢!”他拿出了军刀。

  老头脸色变了,以为当兵的要杀他,于是老头给他跪了下来:“军爷,你可不要卸磨杀驴啊!”

  他用刀割下了自己的一缕头发,放在了信封中。然后又用毛笔凭着自己的记忆亲自在信封上画了苏桥的模样,而另一边是一个带着头盔、穿着铁甲的人,这人就死他自己。当然了,他画的并不像,很像是儿童画。

  当老头熟练的把信装进信封,用漆把信口封上时,他看了看跑出门说道:“一定要把我送到。”

  “放心吧,军爷,一定送到。”老头看着远去的背影大声喊道。

  他两年来的心愿终于了了,他顿时觉得轻松了很多,他回头看了看驿站,然后,他便飞奔着跑出了小镇。

  他看着远方渐渐升起的白色捂着伤口快速的奔跑着,当他快要看到栅栏时,他便发现出去的巡逻小队已经回来,他小心翼翼的趴在了栅栏下面,看着巡逻小队往栅栏的前方走过,他喘着粗气,心跳加快,生怕被他们发现,他目送着巡逻小队回去后他便快速的跟在了后面。

  这时,他突然发现有另外一个巡逻小队来换班,他纵身一跃躲在了不远处的一道门后面,他捂着伤口,鲜血往外越流越多,他看着巡逻小队经过松了一口气。可是在这个时候,一声犬吠,让他心惊胆战,随之而来的,是一杆杆黑洞洞的枪在指着他。

  “遭了,被发现了。”杨衡内心大骇。

  这时,一个身穿军官服的人踢着军靴走了出来,看着杨衡向后面的人说道:“这个人一定是个精细,是来打探我们军事情况的,把他给我抓起来,带到审讯室询问。”

  “是!长官。”

  几个人在他背后敬了个礼走了出来,他们抬着枪走到了杨衡旁用枪把杨衡架了起来。

  杨衡被蒙上了眼睛,在拿枪的几人的带领之下走了一段路后在一道两人高的铁门前停了下来。

  “把门打开。”

  “是!长官。”

  说着,一人把门打开把杨衡押了进去。

  “你,你,还有你跟我进去,我要亲自审问这个奸细,其余人继续巡逻。”穿着军官服的人指了几个人走了进去说道。

  “是!长官。”

  剩下的几人做了一个标志的军礼后便大步向着巡逻的方向前进。

  杨衡被押着走进了审讯室,里面有很多用来审讯犯人的道具,整个房间阴暗潮湿,没有阳光照进,只有一个拳头大的小孔在那里独自眺望。

  那一个个锋利又恐怖的道具仿佛在诉说着一个个黑暗的故事,那一声声惨叫仿佛还在它们身上出现。

  杨衡被绑在了一个铁制的十字架上,被摘掉眼罩后咬着牙看着他面前的几人。

  “别用那么可怕的眼神看着我,你还是留点力气吧,说吧,你是谁?来这里干什么的?”穿着军官服的那人搬来一条椅子坐了上去摘掉了手套,翘起二郎腿看着杨衡说道。

  “哼,我是不会说的。”杨衡恶狠狠的看了他一眼说道。

  “哟!还嘴硬,我倒是要看看是你的嘴硬还是我的鞭子硬。”

  穿着军官服的那人看向旁边的一人,那人立马会意拿了一条鞭子给他。

  “说吧,不想受皮肉之苦的话。”穿军官服的那人站了起来走到杨衡面前说道。

  杨衡再一次听了那人的话后就立马扭过头去不再看他。

  他被杨衡的反应激怒,随后他用力把鞭子抽到了杨衡身上,杨衡闷哼一声差点叫了出来。

  “骨头还挺硬啊。”说着,鞭子又是落了下来。

  在抽了杨衡十多鞭子后,杨衡身上的衣服已经破烂不堪,一条条的碎布连带着血粘在了一起,已经让人难以分清是血还是别的什么东西。

  穿军官服的那人喘着气看着已经被打昏迷的杨衡。

  “拿水来,把他泼醒,记住用盐水。”

  穿军官服的那人转过身把鞭子交给了另外一个人示意他换人,而他在一旁看着。

  拿着鞭子的那人看着惨不忍睹的杨衡,不禁咽了咽口水,被打的血肉模糊已经痛入骨髓了,别说用水去泼了,用的还是盐水,这种痛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

  在水拿来后,穿军官服的那个示意泼下去,拿水的那人不忍泼,可是他不能违抗命令,于是,他咬了咬牙还是泼了下去。

  杨衡在这一瞬间,痛的撕心裂肺,让他从昏迷状态醒了过来,这痛,使他原本弓着的身子都直了起来,他面露青筋,眼里布满了血丝,原本苍白的脸都痛的被他涨红了。

  拿水的那人看着杨衡都呆了,他看到过许许多多被审问的人,通常抽几鞭子就求饶了,还有的抽过被泼水一直昏迷的,就是没见过像杨衡这样的,他在想,究竟是什么让他如此顽强。

  ………………

  这时,穿军官服的那人看到杨衡醒来,便示意继续,随后,又是抽打杨衡起来。

  被抽打的杨衡还没有叫出声来,他时刻都想着他的家里还有一个人在等着他,他不能死,他还要和他的媳妇相守一生,想到这里,杨衡咬紧牙关,指甲也陷入了手掌里,即使意识模糊了,他也会记得和苏桥的约定。

  抽打的人见杨衡睁大了眼睛,在眼睛要闭上的时候又睁了开来,他被激怒,便又加大了力度。

  ………………

  直到换了第三个人抽打,杨衡还是像一棵大树一般屹立不倒。

  “把他放下来锁住,让他吃东西,别让他死了就行,别让他吃饱,等明天再来审。”

  在穿军官服的那人命令下,把拷在杨衡手上的镣铐解了下来,这时,杨衡就像烂泥一样瘫倒在地。

  饭端来的只有普通的一般,还没有菜,都是馊的,虽然杨衡不愿意吃,可是想到苏桥,他强忍疼痛吃了下去。

  “哎,这样才对嘛,给你一个晚上的时间想清楚,希望明天你能说出来,我们走。”

  说着,几人便关门离去,留下了杨衡一人。

  ………………

  

第一章 一封信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