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八章 你发什么疯

  “妈,您这就就有点大题小做了吧,谁隔三差五能没有个头疼脑热的,没必要动不动就请医生过来。”顾北辰夹一口菜,送进口中。

  乔安暖身上的“病”,他再清楚不过,所谓心病还须心药医,这心药的配方,就算医术再高明的医生也配不出来。

  顾夫人瞪了儿子一眼:“让你去你就去,很多事你都不知道怎么回事。”

  她愈发觉得乔安暖这是怀孕了。

  “不用去。”顾老爷子忽然开口说道,“我知道她病根在哪,不用找医生,北辰,等会用饭盒装些新鲜的饭菜回去,带给他吃。”

  顾北辰不明所以,爷爷的话弦外有音,似乎对乔安暖的心事十分了解,难道这爷俩已经彼此沟通过了?他此时不方便问什么,只木讷地点了点头。

  顾夫人闻言,怔忡一下,忽然想起饭前不久顾老爷子曾找乔安暖谈了话,谈话内容她当然不得而知,不过乔安暖今天的“病”可能与之有关。

  想到乔安暖缺席晚餐并不是因为她之前认为的妊娠反应,顾夫人的脸一下又拉了下来,也没了吃饭的胃口,碍于顾老爷子也在场,又不好摔碗而去,只气鼓鼓地坐在那里,别扭之极。

  …………

  乔氏集团内,夜已深了,唐御深依旧埋头在办公桌前,分析上个季度乔氏集团的财务报表。

  乔依依因忘了将一些必要的文件带回家整理,晚饭过后又驱车二十分钟回到公司拿文件。

  从唐御深办公室路过的时候,发现唐御深的办公室还亮着灯,从门缝里望过去,看见唐御深正专心致志地盯着电脑屏幕研究一些东西。

  乔依依心中漾过一阵悸动,有点像中学时代在操场边看到喜欢的学长在篮球场上驰骋的感觉。

  都说认真工作的男人最有魅力,这句话一点都不假。

  坚毅俊秀的面颊,精致玲玲的五官,恰到好处的碎发,一切都有种蛊惑人心的力量。乔依依不由看得呆了。

  唐御深皱着眉头,一目一行地核实着账目信息,丝毫没有注意到门外的乔依依。

  又过了约莫三分钟,乔依依才从呆愣中回过神来。猛地摇了摇头,提醒自己现实点,已经过了随随便便对人动心的年纪了。

  去自己的办公室取了文件,折身下楼的时候,她特意到唐御深的办公室看了一遭,想知道他这么晚在忙些什么。

  “这么晚了还不下班吗,在忙什么这么拼,让我这个总结里都有点无地自容呢。”乔依依推门走了进去,故作惊讶地说道。

  “没什么。”看到乔依依走过来,唐御深从容地关掉了页面。

  “关于孤儿院那块土地开发权的问题,有什么新的方案了吗,之前的方法好像行不通。”乔依依皱了皱眉问道。

  唐御深面色一沉,有些丧气地道:“那块土地,已经被乔安暖拿下了。”

  “不可能吧?她不是今天下午第一次去吗?怎么可能那么快?”乔依依惊得目瞪口呆,她不敢相信,乔安暖竟然有这种不可思议的能力。

  “我听说,她以前也经常去那,而且每次都给那里的孩子带很多生活必须品,在这一点上,我们做的和想的显然不如她周密。”

  乔依依有些气急败坏:“她这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想借此打动两个人老人,同意将土地卖给她而已。”

  “没办法,两个老人就吃这一套。”唐御深无奈地摊了摊手。

  “你不是很有办法的吗,现在把这块地弄丢了,回头怎么跟董事长交代?”

  “亏你还是乔安暖的妹妹,她大学时读的什么专业,她的业务能力你又不是不知道,既然她能在短短一年内从一个公司小职员做到你现在的位置上,就足以说明她的个人能力在你我之上。”唐御深轻笑一声,语气里尽是对乔依依的不屑。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就这样什么都不做,坐以待毙吗,眼睁睁看着她将那块土地拿去?”

  唐御深冷哼一声:“或许,你可以让时光倒流,我们抢在她之前设法打动老人,让她松口答应我们的交易。”

  “你……”

  乔依依气得直跺脚,通过这件事,心中对乔安暖的恨意达到了一个峰值。

  她愈发想要乔安暖与乔氏集团断绝所有关系。

  因为只要这件事还没落实,她心里就不踏实,自己继承乔氏的权利就受到了很大威胁。

  唐御深耸了耸肩。

  乔依依气冲冲地出了他的办公室,唐御深是乔氏要依傍的对象,她不敢过分得罪。

  话分两头,这一边,晚饭用毕,顾北辰依照顾老爷子的指示,用饭盒装了些饭菜带回了卧室。

  乔安暖依旧侧身躺在床上,还未入睡。不同的是她此时已经换上了睡衣,盖着太空被,空调也已经打开。

  顾北辰心中的不满转化成了愤怒,一把将饭盒撂在桌几上,冲上前去,一把撩开乔安暖身上的被子,将她从床上拉起来。

  “你给我起来,不就是一个唐御深吗,至于你整天这么要死不活的?不是说好两人已经断绝所有关系了吗?”顾北辰恨得咬牙切齿。

  “你发什么疯,谁告诉你我这样是因为唐御深的?这和他没一点关系!”

  乔安暖挣扎着从床上坐起,对顾北辰的言行大为光火。

  转眼看到桌几上顾北辰为她带回来的饭菜,内心又有一丝的动容,想不到他还有这么细心的一面。

  被乔安暖这么一吼,顾北辰似乎也想到了什么。晚饭的时候,爷爷说他知道乔安暖的病根,莫非下午是爷爷对她说了什么?

  “下午爷爷是不是找你谈过话?”

  乔安暖缄口不语,似乎不愿说起与顾老爷子的谈话。

  顾北辰知道她的沉默便是默认。

  “爷爷跟你说了什么?”

  这个问题问出口的时候,顾北辰心中仿佛就有了答案。

  爷爷是那么注重家族名声的一个人,也是最在意家规家法的一个人,今天下午的谈话,很有可能是告诉乔安暖别总想着和自己离婚,那是有损家族名誉的大事。

  乔安暖接下来的话印证了他的这一想法。

  “爷爷知不知道我们签署的结婚契约?”

  顾北辰摇头道:“不知道,要是给他老人家知道了这份契约的存在,我恐怕早已不知被执行多少遍家法了。”暖挣扎着从床上坐起,对顾北辰的言行大为光火。

  转眼看到桌几上顾北辰为她带回来的饭菜,内心又有一丝的动容,想不到他还有这么细心的一面。

  被乔安暖这么一吼,顾北辰似乎也想到了什么。晚饭的时候,爷爷说他知道乔安暖的病根,莫非下午是爷爷对她说了什么?

  “下午爷爷是不是找你谈过话?”

  乔安暖缄口不语,似乎不愿说起与顾老爷子的谈话。

  顾北辰知道她的沉默便是默认。

  “爷爷跟你说了什么?”

  这个问题问出口的时候,顾北辰心中仿佛就有了答案。

  爷爷是那么注重家族名声的一个人,也是最在意家规家法的一个人,今天下午的谈话,很有可能是告诉乔安暖别总想着和自己离婚,那是有损家族名誉的大事。

  乔安暖接下来的话印证了他的这一想法。

  “爷爷知不知道我们签署的结婚契约?”

  顾北辰摇头道:“不知道,要是给他老人家知道了这份契约的存在,我恐怕早已不知被执行多少遍家法了。”

第四十八章 你发什么疯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