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六章 演得好一场苦情戏

  顾北辰对乔依依不熟,但对与她一起进来的唐御深可一点都不陌生。

  这个一天之内两度出现在他手机简讯里的男人,几年来被乔安暖一直魂牵梦萦的男人,也曾是他潜在的最有竞争力情敌,此刻就站在他的面前,代表乔氏集团,前来与他切商合作事宜,这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使他有点匪夷所思。

  不过此时比他还要惊愕的,是坐在他旁边的乔安暖。

  唐御深怎么会突然加入乔氏,是为了报复自己还是另有所图?

  他与乔依依是什么关系,为什么现在两个人看起来很熟的样子。

  并且刚才听秘书所言,两人是前来商讨合作事宜的,乔氏集团与顾氏集团,向来没有什么生意上的来往,两家公司的性质和营业范围相去千里,怎么会突然冒出合作项目来。

  乔安暖百思不得其解,看向唐御深的眼神也颇为复杂。

  唐御深接下来会怎么看她,会把她当作那种朝秦暮楚的女人来看吗,她不知道,心里却很在意。

  唐御深推门进来,见到与顾北辰同在一间办公室里办公的乔安暖,吃惊的程度显然不必乔安暖差多少。

  他曾听乔安暖说过,知道她将会来顾氏集团上班,但没想到一切进展的这么迅速,而且她刚进公司,便已经是总裁夫人的职务。

  种种迹象无不使他暗暗想到,乔安暖的身心,恐怕早已属于旁边那个男人了。

  什么契约结婚,什么迫不得已,不过是用来蒙骗他的戏码。

  想起昨天在咖啡厅里的一幕,他不由在心中自嘲:哼,演得好一场苦情戏!

  乔依依似乎也注意到了办公室内的尴尬气氛,想到此次前来是有要事在身,连忙上前打破僵局:“自我介绍一下,我是乔依依,目前乔氏集团总经理,身边这位是我们公司新聘任的特约秘书——唐御深。我们这次前来,是要和贵公司谈一个合作项目。”

  顾北辰听到这里全然明白了,原来眼前这个精致有余,妩媚不足的女人,便是之前鸠占鹊巢,将乔安暖从乔氏集团赶出来的元凶。

  她身为乔氏集团的经理,前来顾氏商讨业务尚可理解,可对于唐御深入职乔氏集团,升任特约助理一事,他却终究搞不明白。

  照理说,这样一个留洋归来的高材生,有身世有背景的男人,怎么会屈居人下,甘愿为别的公司效劳?

  他一定是另有所图!想到这里,顾北辰不由得将目光转向了乔安暖。

  尽管眼下乔安暖已经是他的女人了,可正所谓居安思危,他不能对眼前这个存在的威胁掉以轻心。

  乔安暖还未从呆愣中完全回过神来,顾北辰早已觉察到了她的僵硬,微微一笑,开口道:“夫人,与乔氏集团合作的事由我来谈就好,你现在代我去开个会,这是此次会议的计划书,会议室在十二楼,让刘秘书带你过去。”

  说着,顾北辰将手头的一份文件扔给了乔安暖,然后递了一个眼色给秘书小刘。

  刘秘书会议,面带职业化笑容道:“总裁夫人,这边请。”

  乔安暖这才回过神来,本来想要好好羞辱乔氏集团的代表一番,让对方铩羽而归,没想到半路却杀出个唐御深来,这彻底搅乱了她的心思。

  留在办公室也是浑身不自在,倒不如听顾北辰的,先去开个会,避开眼前的这一幕。

  “好,我这就去。”拿起桌上的文件,匆匆地和刘秘书走出了办公室。

  从唐御深身边经过的时候,明显感觉到了他投向自己眼神中愤怒,但她始终未说一个字。

  当一个人认定一件事确实如他所想的那样的时候,任何解释对他来说都是苍白无力的。

  整个会议过程中,乔安暖听得心不在焉,作为这场会议的绝对主角。

  她只是简单地将计划书上的内容复述了一遍,下属员工的汇报和总结,她一点都没听进去。

  心里一直在想唐御深和乔依依此次来顾氏的目的。

  之前所关注的与乔氏争夺那块房地产开发的项目,虽然她还未着手准备,可凭借在乔氏工作时积累下来的素材,对乔氏的资源短板她已经十分清楚。

  可现在乔氏由于唐御深的插手,这个项目恐怕就没那么容易争取到手了。

  她所有要打击乔氏的愿念便也只能竹篮打水一场空。

  半个小时后,总裁会议结束,下属员工陆陆续续都走了,空空荡荡的会议室内,只剩下乔安暖一个人还坐在那里发呆。

  她不知道乔依依和唐御深所说的合作项目有没有谈完,两人是否已经离开了顾氏。总之她现在还不愿回到办公室内。

  就在她兀自发呆的时候,会议室的门忽然“吱嘎”一声开了。

  乔安暖本以为是总裁秘书或者其他下属,可当她扭头看向门口时,门口出现的人却使她着实吃了一惊。

  竟然是唐御深!

  “你走错地方了。”乔安暖心中一急,口不择言道。

  与其说她现在不想见到唐御深,不如说是她因为做了对不起唐御深的事而觉得心中惴惴不安。

  “我专门来找你的。”唐御深大大咧咧地走进来,在乔安暖对面的椅子上坐下,直言不讳道。

  他脸上表情僵硬,或者可以说面无表情。

  会议室位于十二楼的东南角,采光性极好,此刻时近中午,正是一天中光线最亮的时间。

  一抬眼,唐御深便看到了近在咫尺的乔安暖脖颈上的吻痕,虽然较之清晨,那片痧斑已经不太明显,他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

  那片吻痕是比太阳更刺眼的光斑,毫无遮拦地刺伤了唐御深的每一条神经末梢。

  仿佛心中所有疑虑都在这一瞬间得到了印证,话到嘴边的问题,他只得重新咽回肚里去。

  半晌,他幽幽地开口,像责备,又像自嘲:“我和你在一起三年,不曾碰你一根手指,你与他从相识到结婚不过一个月的时间,却把所有都交给了她。怪不得你说要我忘了你,在推开这扇门之前我还没完全想明白,可是现在,我都懂了。”

  失魂落魄的语气,闻之使人辛酸下泪。

  乔安暖脸上虽无动容,心中却早已泪雨滂沱。

  唐御深说完便起身离开了,看着他黯然离去的背影,乔安暖张了张口,最终却一个字都未曾说出。

第三十六章 演得好一场苦情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