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章 忘了我吧!

      “情人岛”咖啡厅位于市立图书馆旁边,与市中心相去不远,紧邻乔安暖曾经的大学。这里环境宜人,人流量不大,颇受学生和年轻情侣们的欢迎。

      大学时代,乔安暖和唐御深是涉足这块地方的常客,没有风的星期六早上,或者风和日丽的周末下午,总能在这里见到他们的身影。

      午饭过后,乔安暖换了一套休闲装,避开顾家众人的耳目,悄悄从顾家溜了出来。

      感冒还没有大好,不过比起上午头脑已经清醒多了,不再那么昏沉。

      经顾北辰这么一折腾,去顾氏集团了解情况的事也只能缓一缓了。

      最重要的是,她现在不想见到顾北辰,和他在一起每多呆一秒,对她来说都是一种煎熬。

      从顾家到“情人岛”,不过半个小时车程,很快,乔安暖便在咖啡厅门前下了车。

      一切还是记忆中的模样,咖啡厅的招牌没有换过,依旧是黄底白字的暖色调,落地窗窗框上的油漆有些剥落,却并不影响咖啡厅整体的装修风格。

      唐御深已经到了,他穿了一件和大学时期一模一样的白色衬衣,水洗牛仔裤,静静地坐在靠窗的位置,手中捧着一本书在读。

      那是他们曾经的“专座”,算起来,两个人已经有两年多时间没在这里碰过面了。

      不必看书名,乔安暖便已知晓他读的是哪本书,作者姓甚名谁,都有哪些作品。

      这是两人大学时养成的习惯,现如今,已经成为彼此生命中的印记,不管时日如何远久,这些习惯都不会轻易更换,就算他们老了容颜,也依旧能成为彼此的辨认。

      乔安暖站在落地窗前,静静地看着专心读书的唐御深,心中涌起一阵怯意。

      她不敢这样轻易的跨进去,怕眼前的这一切都是一个美丽辽远的梦,轻轻一碰,一切便都变得支离破碎。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誓言还在耳边回荡着,窗内白衣胜雪的少年还在,他俊秀的侧脸,丰神朗逸,仍是乔安暖记认的模样。

      这个时候,唐御深也看到了立在窗外的乔安暖,好奇她为什么不进来,向她挥了挥手,放下手中的书,起身向门口走去。

      随着咖啡厅玻璃门的展开,唐御深缓缓走向乔安暖。

      “怎么不进去呢?”温柔中透着磁性的声线。

      “我……”乔安暖拨了拨眼前的碎发,不敢直视他的眼睛。

      这不是自己一直深爱的男人吗,不是自己朝思暮想的男人吗,此刻不应该扑过去倒在他怀里听他说情话吗?为什么这一切现在感觉好陌生?

      乔安暖有些心慌,她不知道心中的这种不安从何而来。

      倒是唐御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语气,动作,眼神,熟稔得像两个人上午刚刚在一起喝过早茶一般。

      两年的距离,两年未曾谋面,两年的书信不通,这两年他过得怎么样,遇见过什么样的人,经历过哪些起起落落,乔安暖都一概不知,她相信唐御深对她亦如是。

      难道这一切都可以避而不谈,可以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吗?

      至少乔安暖无法做到。

      “走吧,我们进去。”唐御深伸出手,在乔安暖长长的头发上轻轻一揉,自然而然地牵起她的手,带她向咖啡厅内走去。

      从他掌心传来的温度,还是那么熟悉,乔安暖仿佛一下子穿越回了几年前,她依旧是那个简单纯白的学生妹,家庭圆满,无有无虑。大学像座象牙塔,而她就是城堡里的公主。

      她闭上眼睛,想好回味一下当年的感觉,眼前却忽然出现了顾北辰的脸。

      他不苟言笑,深黑饱亮的瞳孔望着她,深情款款,透露着点野蛮。“喜欢你怎么了,法律没有规定我顾北辰不能喜欢你乔安暖吧。”他的话仿佛回荡在耳际。

      乔安暖慢慢把手从唐御深的掌心里抽了出来。

      “对不起,这两年……”

      唐御深伸出食指,竖在乔安暖唇前,示意她噤声。

      他的眼神里闪过一丝失落,但旋即恢复如初:“什么都不用说,我已经从你眼中读到了全部答案。这两年,你还是一点没变,所有心事都写在眼睛里。是因为顾北辰,对不对?”

      “抱歉。”乔安暖忽然如鲠在喉。

      唐御深微笑着笑了摇头,手指再次宠溺地滑过她的发梢。

      “我会给你时间,也相信你能做出正确的选择。人非草木,就算一块顽石,在身上捂的时间久了,都会发热。更何况,他是一个骨血如生的,那么优秀的男人呢。”

      乔安暖无声地点了点头。

      “坐下来说吧。”

      两人像大学时那样,在窗边的位置上相对而坐。

      “两位喝点什么?”裹了粉色围裙的女服务员走过来问道。

      “两杯拿铁,一杯加奶加糖,另一杯不需要。”唐御深很绅士地道。

      “好的,请稍等。”

      两年过去了,乔安暖喜欢喝的咖啡味道,他记得一清二楚。

      “听说你昨天离开了乔氏,是这样吗?”

      “是。”想起乔氏,想起乔兴昌,乔安暖有些郁郁难平。

      “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吗,我这边正准备开一家公司,如果你愿意入股,我可以直接划百分之五十的股份到你名下算是我们俩共同开的。”

      乔安暖迟疑了一下。

      唐御深提前回国的原因,她一直没问,因为她知道,他很可能是因为自己才提前回的国,依照他的资质和家境,在外国本可以有更好的发展。

      “我不能答应你,我和乔氏还有很大一笔账要算,我确实需要一个平台,这个平台,只有顾氏能给我。所以,我会进入顾氏,鲸吞蚕食,一点点将乔氏从乔兴昌手中夺回来!”

      乔安暖坚定的口气让唐御深颇感吃惊,他了解乔安暖与自己父亲不和的事,但没想到他们父女的矛盾已经激化到了这样的程度。

      他了解乔安暖的性格,选择时可能偶尔会犹豫,但一旦做出决定,任谁也不能更改。

      唐御深不是没想过会是这个结果,但当他看到乔安暖回绝的口气这么不假思索时,脸上难掩黯淡之色。

      乔安暖忽然觉得自己是那么自私,嫁给了顾北辰,却一直想让唐御深等他。

      可如今她已经了解了顾家的家训,与顾北辰离婚恐怕没那么容易。而这中间究竟需要消耗多长时间,那是她无法预料的。

      唯一应该确定的是,她不能这样继续耽误唐御深。

      “御深,忘了我吧。”乔安暖心中一阵痉挛,盯着唐御深,一字一顿地说道。

第三十章 忘了我吧!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