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九章 我想你了!

      必须拒绝他!这是乔安暖在听到顾北辰告白后的第一个反应。

      她不会置深爱的唐御深不顾,而和眼前这个混世魔王般的总裁白头终老。她嫁给他的目的只有一个:拿回母亲的那一部分股份。这也是两人目前在一起的唯一纽带。

      乔安暖思绪纷纭,手中的动作也不觉停了下来。

      顾北辰扭头一看,发现她呆呆地坐在那里,六神无主,瞳孔空泛,一副魂不附体的模样。

      “怎么着,看你这副表情,很惊讶吗?是不是从小到大就没人跟你告过白?”顾北辰老神在在地问道。

      乔安暖回过神来,一边继续为顾北辰上药一边不屑地道:“我正在计算,你是第几个跟我告白的男人?”

      “少往自己脸上贴金了,别说没那么多人跟你告白过,就是真的有,像小爷我这么玉树临风一表人才的,恐怕也不多见吧。”

      “你才是王婆卖瓜,比你质量好男人多了去了,街上是个男人都比你强。”

      顾北辰冷哼一声,不以为意:“怎么样?表个态吧,既然都跟你告白了,你也得还我个说法吧。”

      作为顾氏新晋总裁,大学时代不知有多少女同学对他趋之若鹜,其中不乏叶温柔这样要相貌有相貌要才华有才华的,但他愣是看不对眼,觉得千帆过尽皆不是。

      没想到在毕业后的一次商业聚会中,于人山人海当中一眼看到了乔安暖,惊鸿一瞥,便认定那就是他这辈子要找的人。

      命运总是爱捉弄人,尽管他如愿娶了乔安暖为妻,但两人终究不是真心相爱,她对他另有所图,并且已经有了心上人,他对她却是爱之深情之切。

      这似乎很不公平,可在爱情里,哪有公平可言。

      他没有自信能赢过唐御深在乔安暖心中的地位,但仍想用手中已有的筹码,来为自己在她心中争个一席之地。

      可这句话刚一出口,他便后悔了,他害怕乔安暖的话,会把他逼到无路可退的境地。那将会使两个人关系在接下来的生活中更加尴尬。

      “我们的婚姻不过是一纸合约,我不会跟你厮守终生,劝你趁早打消这个念头,长痛不如短痛。既然你早已知道我有心上人了,我也不妨打开天窗说亮话,当面锣对面鼓地跟你讲清楚,我爱的人是唐御深,不错,就是昨天你手机照片里的那个男人,你死了这条心吧。”

      这一段话,其实是乔安暖的腹稿,自从她知道顾北辰有可能喜欢她之后,这段话就不知在她心中预演过多少遍了,终于在今天派上了用场。

      可她心里,却远没有想象中的那种泾渭分明后的畅快,反而有些隐隐作痛。

      语言本身就是脆弱的东西,可以虚假可以浮华,只有事实本身,一直尖锐而疼痛。对于乔安暖,事实是,她发现自己也有点喜欢这个霸道总裁。

      可她不能说出来,也不能表现出来,只能在心里独自煎熬。

      这种煎熬有多痛苦,恐怕别人无法感同身受。

      顾北辰得到了答案,与他心中最坏的打算如出一辙。事实上,他在告白之前,就已经知道了会是这个结果。

      可人都是尖锐的动物,为挖掘一点的可能,不惜肝肠寸断,粉身碎骨。

      顾北辰接下来做了一个举动,一个让乔安暖不可置信的举动。

      在乔安暖说完那一段话后,顾北辰沉默了数秒,然后不顾背上伤口的疼痛,一把拽过乔安暖,翻身将她压在了身下,双眼炯炯地盯着她道:“我堂堂顾氏总裁,还需要和人契约结婚?今后无论生死,你身上将永远刻有我顾北辰的烙印,这是谁都无法抹去的事实。”

      乔安暖没想到他会突然对自己下手,一阵心惊肉跳的慌乱后,发觉自己已然被他压在了身下。

      顾北辰如同一只沧澜猛虎伏在乔安暖身上,巨大的压迫感使她呼吸局促,怔忡不安。她不敢去看顾北辰的眼睛,好似他的瞳孔是深不见底的深渊,自己一不小心便会跌落进去。

      她想要一把推开他,又顾忌他背上的伤口,只能闪烁其词:“顾北辰你给我起来,不是说过结婚期间不能……”

      后半句没说出口,双唇便被顾北辰狠狠贴住。

      他的吻狂热而蛮横,舌头像一条五花大蟒,长驱直入,直欲抵达乔安暖的深喉。

      乔安暖誓死不依,紧紧咬合牙关,不让他得逞。由于过于用力,下嘴唇都渗出了血水。

      顾北辰不甘受挫,仍在尽一切努力,想要破关而入。

      乔安暖杏眼怒睁,眼眶含泪,想推开他,却发现身体像被他牢牢吸附住一般,殊无可能。于是不顾他背上的伤,左右双手同时开弓,胡乱在他背上拍打起来。

      顾北辰吃痛,不得已松开了身下的乔安暖。

      她终于得了机会,迅速从床上爬下来,抓起桌几上的提包便欲夺门而逃。

      “乔安暖,你别想逃,这辈子你都只能是我的女人,我们顾家的家法,是不会让我们离婚的。”顾北辰看着她逃离他如同逃离梦靥般的背影,忍着背后的剧痛,低声吼道。

      乔安暖夺门而出,旋即嘭的一声关上了门。整个人靠在门背上,心中澜翻絮涌。

      顾北辰的话像一条锁链,没有锁住她的脚步,却锁住了她的灵魂。此时她纵有满腹委屈,又该向何人诉苦?

      唐御深的电话就是在这个时候打过来的。

      乔安暖见是他的电话,抹了一把眼泪,平复了一下呼吸,接通电话。她不想让对方知道自己刚刚被顾北辰那个衣冠禽兽欺负的事。

      “喂,御深,什么事?”

      “暖暖,我想见你了。”唐御深的声音低沉而充满眷恋。

      一句直白到不需任何修辞的情话,却让乔安暖如沐春风。

      这个世界上,仿佛也只有唐御深,还能给她些许安慰,让她不至于丧失对生活的全部热情和希望。

      “嗯。”忍住喉头的哽咽和眼角欲倾的眼泪,她尽量使自己保持平静。

      “下午有空吗?我想约你去一个地方。”

      “哪里?”

      “情人岛。”

      乔安暖胸口嗡地一震,就像姚明以百米冲刺的速度撞在了上面一样。

      那是他们大学时最常去的一间咖啡厅,里面的每一个角落都落满着两人共同的回忆。

第二十九章 我想你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