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四章 你在看什么啊老婆!

      仿佛是一夜之间,乔安暖的名字红遍了A市的大街小巷,似乎所有人都知道了她顾家少奶奶的身份。

      可声名的翻卷非但没有给她带来任何心理上的满足,反而让她深受其扰。

      她甚至开始有意无意地躲着顾北辰,尽量减少自己与他接触的机会。

      在她心里,每与顾北辰多见一次面,便是对心上人唐御深的一次辜负和背叛。

      夏日的黄昏被夕阳无限拉长,窗外的海棠树在傍晚的微风里轻轻摇曳,乔安暖坐在卧室的窗前,看着暮色渐染的苍穹,一时思绪万千。

      连日来,只要心一静下来,她便会回想那天晚上在后花园与唐夫人的对话。

      李青嫚的那些话,就像一根根针,时刻刺痛着她备受煎熬的内心。

      她会把她与顾北辰结婚的消息告诉唐御深吗?唐御深知道后又会怎么想?两个人多年来的感情,难道就这要样不了了之了吗?

      她不知道。她厌倦了这种浑浑噩噩的生活状态,却又无计可施。

      …………

      顾氏集团的写字楼里,顾北辰呆呆地对着地电脑屏幕,一坐就是两三个小时。

      聪明如他,又怎会察觉不到近些天来乔安暖对他的刻意躲避,他不想言明罢了。

      并且,比起她的避而不见,她已经心有所属的事实更让他觉得恼火。

      几天来,他的脾气一天比一天糟糕,像只火药桶一样,动不动便对属下员工一通炮轰。

      搞得整个格子间的员工个个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总经理,这是公司上个月的财务报表,请您过目一下,没问题的话就在上面签个字吧。”助理小刘将一叠文件递给正在发呆的顾北辰。

      他仍在兀自出神,思绪仿佛停留在了九霄云外,完全没有注意到助理小刘的话。

      “总经理?”见顾北辰半天没有反应,小刘不由提高了分贝,再次开口。

      “怎么了?”

      顾北辰这才回过神来,揉了揉太阳穴,一脸不悦地看着面前的小刘。

      “请您在这上面签个字。”

      “谁允许你进来的?敲门了吗?没看到我正在想事情吗?”

      顾北辰脸上的表情由冷酷转为严峻,斥责声越来越大。

      小刘吓了一跳,本想解释些什么,可当她抬眼撞上总经理怒目而视的眼神后,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对不起总经理,是我太冒失了。”

      “出去!”

      “是。”小刘将文件放在他的办公桌上,然后蹑手蹑脚地退出了办公室。

      顾北辰忽然想起了什么。

      “回来!”

      还没走远的小刘听到总经理喊话,又连忙跑了进来。

      “总经理还有什么吩咐吗?”

      “去查一下唐氏集团唐鸿义儿子的所有个人资料,打印下来送到我办公室来。”

      他倒要看看,能让乔安暖如此牵肠挂肚念念不忘的心上人,到底是个什么角色。

      “是。”

      小刘刚退出房间,一个西装笔挺,气度不凡的男子便走了进来。

      顾北辰看都不看来人就开始发飙:

      “我不是叫你去查资料吗!”

      江郁轩闻言,勾唇一笑,不尴不尬,信步走近前来。

      “哟,顾大少爷,什么事动这么大肝火?我可没招你惹你啊。”

      江郁轩是顾北辰大学四年的同窗,两人的关系堪比俞伯牙和种子期,目前在顾氏集团担任创意总监一职,是公司里出了名的花花公子。

      顾北辰这才将目光从面前的电脑上移开,看到是江郁轩,讪讪一笑。

      “你怎么来了,是不是你家后院又起火了?”

      “可不是嘛,你看,火势都烧到你这里来了。”江郁轩哈哈一笑,继续说道,“最近听说你火气特大,搞得整个部门都鸡犬不宁,人人自危,怎么回事呀?按理说,你这新婚燕尔,娶了个娇滴滴的美人回家,应当沉浸在新婚的甜蜜中才对,怎么整天变得跟一个更年期怨妇似的?”

      江郁轩口无遮拦,火唇毒舌一如当年。

      面对哥们儿的挖苦,顾北辰无言以对,听他提起乔安暖,脸色变得愈加难看。

      看到好友难看的脸色,对新婚缄口不言,纵横情场多年的江郁轩早已看出了些端倪。

      “你该不会和你新婚老婆吵架了?我猜一定是你这座冰山不会哄人吧,我告诉你,这女人呐,不能硬碰硬,就得哄着来。”

      顾北辰本不欲搭话,但转念想到这家伙是个情场高手,没准自己能从他那取取经,便开口直言道:“怎样才能彻底俘虏一个女人的心?”

      江郁轩闻言哈哈一笑,一屁股在沙发上坐下,翘起二郎腿调侃道:“还有你顾北辰拿不下的女人,想当年在学校,那可是多少女生追着上门找你……”

      顾北辰不耐烦地打断他:“别废话,快说,你有没有什么好办法?”

      “对于这个问题,你可真是孔府里问书——找对人了,别人还真不一定能帮你。”江郁轩说到这里,顿了顿,确认房间内没其他人后,凑在顾北辰跟前低声道,“最简单也是最有效的方法,就是在床上彻底征服她……”

      顾北辰一听脸都绿了,这算什么鬼办法。

      “顾北辰,你不要告诉我,你到现在都还没跟乔安暖同过房吧?”

      顾北辰又陷入了沉默,一分钟后,才幽幽开口道:“我不想强迫她做那种事。”

      江郁轩哑然失笑:“都结婚这么久了,还存在什么强迫不强迫?我看你呀,就是爱摆臭架子,抹不开那个脸……”

      “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儿。”顾北辰皱了皱眉,“算了,陪我喝两杯怎么样?”

      江郁轩把眉一挑:“走啊,谁怕谁啊!”

      ……

      晚上十一点,喝得五迷三道的顾北辰一步三晃地回了家。

      他面色绯红,浑身酒气,衬衣上的领带不知道哪里去了,露出一片光洁的胸脯。进入卧室后,脚下一软,一跤栽倒在了卧室的沙发上,惊醒了熟睡着的乔安暖。

      “上哪去了,喝这么多酒?”乔安暖有些恼怒的问道。

      醉醺醺的顾北辰哪里顾得上回答她的问题,身体一着沙发,便开始宽衣解带,三下五除地脱下了身上的衬衣,紧接着便要脱裤子。

      “等等,满身的酒气,你也不去洗洗?”乔安暖捏着鼻子,上前一把制止了顾北辰继续脱衣的动作,准备拖他到浴室洗漱一番。

      她可不想明天一早起来,因为没有照顾好沈佩柔醉酒的儿子而被她臭骂一顿。

      不料,她伸过去的手此时忽然被顾北辰反握住了。

      “你干嘛,松开我!”乔安暖一通挣扎,却未能挣脱。

      “老婆,明天洗不行吗?”

      顾北辰醉眼迷离,口气听上去像个孩子,天真而烂漫。

      乔安暖一下子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怔怔地看着他孩子气的表情,不知不觉竟有些着了迷。

      她忽然觉得,眼前这个人事不省的顾北辰才是真正的他,平素里那个飞扬跋扈,不可一世的他,不过是他用来包装自己的皮囊。

      额前的碎发斜斜地散落下来,八眉分海,目似朗星,真让人神魂颠倒。

      不自觉地,乔安暖的唇角弯起了一抹弧度,目光呆滞,眼神迷离,走火入魔了一样。

      “你在看什么啊,老婆。”

      乔安暖被顾北辰这一问惊醒过来,连忙故作正经,板起脸道:“要睡回你的床上睡去,跟我抢什么沙发!”

      说着,便上来用肩膀架起他来,用力向床上拖去。

      但无论她怎么拖,顾北辰始终身如磐石,一动不动。

      突然,乔安暖抓着顾北辰的手臂一滑,脚下方寸大乱,重心不稳的她一下子摔倒在了顾北辰的怀里,脸和脸几乎贴个正着!

      “我不是有意的!”

      乔安暖的脸唰地一下就红到了脖子根,刚欲挣扎着起来,却发现顾北辰早已不省人事,睡得没有一点知觉了。

第十四章 你在看什么啊老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