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章 我的女人只有我能欺负

  打发走秘书,顾北辰立即抛开手头的文件,开始从网上查看相关新闻。

  虽然他始终对媒体报道的内容持不信任态度,但无风不起浪,细心观察,总是能从字里行间捕捉到关于一些事的真实信息。

  就目前他所掌握的信息来看,唯一可以确定的事实是,因乔兴昌让其私生女顶替了乔安暖原来的总经理位置,导致乔安暖与乔兴昌彻底翻脸,从而一怒之下离开了乔氏集团。

  发生了这么大的事,乔安暖竟然一个电话都没给他打,真是太不把他这个丈夫放在眼里了!

  区区一个乔家私生女,竟然把乔兴昌亲生女、顾家明媒正娶的儿媳妇给欺负了!

  要是给外人说起来,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顾家没人了呢!

  乔家里里外外那点猫腻,在圈子中早已人尽皆知,乔兴昌不心疼女儿也就罢了,竟然还帮着外人一起挤兑亲生女!

  顾北辰越想越生气,旋即提起手边的电话,拨了一个号码。

  “喂,小王,来我办公室一趟。”

  刚挂上电话,秘书小王应声而入。

  “顾总,有什么吩咐?”

  “你带几个人,去乔氏集团一趟,先把具体情况调查清楚,再向他们施加压力,告诉乔兴昌,得罪乔安暖,就是和我们顾家过不去。”

  “好,我这就去办。”小王领命就走。

  哼,我顾北辰的老婆,是什么鸡鸣狗盗之辈都可以欺负的吗?顾北辰在心中冷哼一声,随即想到了乔安暖,立即掏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给她。

  无人接听。

  再拨,依旧无人接听。

  顾北辰抬头看了看窗外,天色已经不早了,铁青的暮色正从西方一层层染上来。

  联想到乔安暖执拗的性格,想必是在乔氏集团受了气,独自回家去了。当下关灯落锁,从公司出来,驱车回了顾家。

  车子刚在顾家大门口停稳,顾北辰便一头冲进了院里。

  顾母正在院中的槐树下喝茶纳凉,小兰立在旁边,看到儿子神色慌张,步履匆匆,不由得问道:

  “辰儿,发生什么事了,这么着急?”

  顾北辰本欲向母亲打听乔安暖是否已经到家,但又害怕她没回来,这么一说反倒容易引起母亲猜忌,最后难免又怪到乔安暖头上去。

  想了想,说道:“回来拿一封很重要的文件,客户还在那边等着呢。”

  说完,跑到卧室一看,没人。折身回客厅,还是没人。

  顾北辰不及细想,便又重回到院里来。

  “刚才公司来电话说那份文件找到了。对了妈,下午有见到乔安暖回来吗?”

  尽管顾北辰极力掩饰着内心的慌乱,但顾母还是从他眉眼之间读出了异样的神色。她太了解自己的儿子了。

  儿子顾北辰做事很少这样慌慌张张,也正因如此,他才不善于伪装自己的情绪。

  说是回来拿文件,但前后两分钟不到便说文件找到了,又听到他打听乔安暖的去向,心中已经有了大概,必定是乔安暖又出了什么乱子。

  “她不是到乔氏集团上班去了吗?”顾母不慌不忙地说道。

  顾北辰闻言,心知乔安暖下午并没有回家,连忙说道:“公司等着我开会呢,我先走了啊。”

  说完一溜烟跑出了大门。

  看着儿子匆匆远去的背影,顾母越发觉得自己的推断没有错。

  这个乔安暖,又在外面惹了什么麻烦?今天早上刚上班,下午就找不到人影了?顾母觉得事情蹊跷,便欲打电话给乔安暖亲口问个明白。

  “小兰,去,打电话给乔安暖,问她出了什么事?”

  小兰依言去了,不消片刻,又折了回来。

  “电话拨了两遍,没人接。”

  “这个乔安暖,越来越不像话了。去,叫管家备车,准备去乔氏集团。”

  顾母怒气冲冲地说。

  ……

  这个乔安暖,究竟上哪去了,电话也不接?顾北辰嘀咕着,开车在大街悠来转去,依旧没有任何发现。

  突然,灵光一闪,他想到了那个位于市郊的疗养院,不久前他曾陪乔安暖去过一次,知道她母亲病后便一直在那里修养。

  联想到乔家的家庭纷争,以及乔安暖对母亲的眷恋,顾北辰现在可以百分百确定,她必定在疗养院。

  车子穿过夜色,奔驰在通往市郊的国道上,夹道树影婆娑,灯光斑驳,像极了抒情电影里的镜头。

  顾北辰找到乔安暖的时候,她依旧趴在母亲的病床旁酣睡。

  她睡得像个孩子,脸深深地埋在环抱的双臂间,微微倾斜,保证呼吸通畅。

  长长的发梢垂下肩脖,樱桃似的小嘴巴不时嘟哝一下,尽显娇羞可爱之态。细看之下,她紧紧闭阖的眼角,还挂着一滴欲坠未坠的泪珠。

  顾北辰看着她的睡态,不由心中一紧。

  这个倔强而坚硬的女人,自以为扛得住世间所有的凄风苦雨,但在梦中卸下盔甲的她,又如何抵御内心挫败和无助感的侵袭。

  他不禁对乔氏集团的做法开始深恶痛绝,真当没人为乔安暖撑腰吗,拿我顾北辰当透明的吗?

  我的女人只有我能欺负,如果其他人想欺负,必须踩着我的尸体过去!

  顾北辰紧握双拳,骨节泛白。

  ……

  半个小时后,顾母的车在乔氏集团门前停了下来。

  “夫人,到了,就是这里。”司机拉开车门,指着乔家公司的写字楼说道。

  顾夫人从车上下来,看了一眼乔氏集团的大厦,眼神颇为不屑。心道:这种小地方,真不明白那乔安暖怎么想的,宁肯来这种地方上班,也不去自家公司。

  “你们在这守着,我进去问个明白。”

  “是。”

  沈佩柔说完,抬脚向写字楼大门走去。

  没想到刚进一楼大厅,便被柜台前的大堂经理拦了下来。

  “对不起,非本公司员工请在此止步。”大堂经理脸上挂着职业化的微笑,一口标准的公关腔。

  沈佩柔还了她个白眼道:“我是你们董事长的亲家母,来找乔安暖。”

  “原来是顾夫人,您还不知道吗,乔经理今天被辞退了。”一听来者是顾氏集团的董事长夫人,大堂经理马上换了一副讨巧卖乖的嘴脸。

  “辞退?什么时候的事,她今天不是刚来吗?”沈佩柔闻言显然吃了一惊。

  “就是今天的事,听说都上报纸了呢,不过乔经理有您这样的大家族做后台,应该没什么后顾之忧。”

  “岂有此理!”沈佩柔轻“啐”一口,拂袖而去,无心再听大堂经理接下来的话。

  巴巴着要来乔氏集团,一天班都没上完就被辞退了,还登了报纸,这不是明摆着让人往顾家头上拉屎呢,是可忍孰不可忍!

第二十章 我的女人只有我能欺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