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 原来她喜欢这款的

  “这么晚了,是谁?”叶温柔微微一愣,眼神看向顾北辰。

  “你坐着别动,我去开门。”

  顾北辰也怔了几秒,听出了这正是乔安暖那小女人的声音,一下从矮凳上站起来,朝门口走去。

  “顾北辰,快开门。”乔安暖还在拍打门板。

  这个时候,门咔的一下被人从里面推开。

  顾北辰那张阴沉的脸也出现在她眼前,他冷冷的看着她,表情有深深不悦。

  什么叫‘能不能麻烦速战速决’?

  这女人究竟在想些什么?

  “我妈找我什么事?”他寒声问道,恨不得掐死她得了。

  “不知道,她没说,不过听语气,好像是很紧急的事。”乔安暖说着,眼神有意无意地瞟进了顾北辰身后的房间。

  房间装修得非常豪华,主要以米色和粉色为主,家具看起来也非常高档。

  而靠近窗户的沙发上此时正半躺着一个女人,穿一件枣红色睡衣,美目流盼,长发垂肩,身材纤瘦,柔柔弱弱的模样。

  这女人……还真是美,原来顾北辰喜欢这款?

  想起刚刚那些销魂的叫声,再看顾北辰此时发黑的脸,乔安暖脑海中不由浮现出两人在一起缠绵的画面。

  房间内,叶温柔也看到了乔安暖,脸色有一瞬间失神,随后垂下头,也不知道是心慌还是什么,让人看不清她的表情。

  “那个……你方便走吗?”乔安暖朝房间内努努嘴道。

  她的意思很明白,一边是你妈,一边是你情人,看你怎么取舍。

  顾北辰看到她没一点吃醋的表情,心中倏然掠过一阵不快,但还是淡淡的回道:“等我一下。”

  说完,他转身回到房间,从衣架上取下外套,对沙发上的女人说道:“温柔,我先走了,有什么事再给我打电话。”

  女人点了点头,柔声道:“北辰哥慢走。”然后深情目送他出了房门。

  那种眼神,乔安暖明白,没有谁比女人更了解女人。

  回程的路上,顾北辰始终绷着张脸,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浑身散发着寒冷的气息。

  乔安暖坐在副驾驶上,差点被冻成冰棍,还不忘私自揣度着他的心思。

  难道是因为自己破坏了他的好事,所以才一副欲求不满的摆脸色?

  虽然那么做不道德,但她也是迫于无奈,谁让婆婆沈佩柔非得在那个尴尬的时间段内打来电话。

  “那个……我很抱歉打断你们,但这事也不能全赖我,的确事出有因,你也知道。”乔安暖讪讪地说道。

  “打断什么?”顾北辰明明听懂了她的弦外之音,还是有意无意地问道。

  “打断你们……那什么,实在不行,等会儿你办完事再回去做完未完成的事情就好了嘛?”

  话没说完,乔安暖的脸就红了一半,暗暗骂道:这个混蛋,非要逼人把话讲那么露骨心里才舒服么?

  顾北辰没有吱声,眸光蹦出煞气,直接打开了车顶的天窗。

  “你打开天窗干嘛?”乔安暖不明所以地问道。

  顾北辰扭头看了看她,面无表情地说道:“系上安全带。”

  乔安暖闻言一愣,似乎已经猜到他接下来要干什么了,赶紧系好了安全带。

  此时车子正好从高架桥上下来,进入了快速通道。

  “我收回我刚才所说……啊——”

  顾北辰诡异地一笑,没等乔安暖把话说完,一脚油门已经踩了下去。

  车子像离了弦的箭,随着乔安暖尖锐的叫声,“嗖”地一声就蹿出了出去。

  仪表盘上的指针不断攀升,十秒钟之后,车速已经达到180公里每小时。

  “顾北辰,你不要不要命了!”

  “你不想活,我还想多活几年呢!”

  乔安暖吓得魂飞魄散,冲着顾北辰一阵乱吼。

  顾北辰并不搭话,还在不断踩油门。

  天窗灌进来的风将乔安暖的头发吹得一团糟,像顶了一个鸡窝。

  这种感觉,有点像她中学时代坐过的过山车。

  顾北辰依然没有要减速的意思,皱着的眉头反而渐渐舒展开来,仿佛在这极速的冲刺中找到了某种快感。

  ……

  半个小时后,车子终于在顾家门口停了下来。

  乔安暖挣扎着从车上下来,忽觉一阵天旋地转,全身骨头散了架似的,要不是有车门扶着,恐怕早已摔倒在地。头发乱糟糟的,表情麻木,眼神空洞,活像刚刚从疯人院逃出来一样。

  明明满肚子的怒火,却不敢发作,她害怕顾北辰脾气上来,将她重新一把推回车里,带她开始新一轮的极限运动。

  “不想挨骂的话,赶紧回卧室收拾一下,准备去见爸妈。”顾北辰早已收起了冰冷的面孔,嘴角挂着一丝诡谲说道。

  如果眼神可以杀人,那么乔安暖此时的眼神一定是最好的范本。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顾北辰,你给我等着。”乔安暖眼白上翻,狠狠地说道,声音低沉而强烈。

  “翘首以盼。”顾北辰双手环抱,语气轻蔑,大步流星地向院内走去。

  乔安暖在背后气得直跺脚。

  顾家客厅内,沈佩柔和顾振坐在沙发上,显然已经等候多时。

  顾老爷脸色铁青,看也不看进门来的两人,把手中的报纸翻得哗啦作响。

  两人在乔家宴会上的闹剧,让他觉得脸上无光。

  较之顾振,坐在旁边的乔夫人脸色倒是缓和不少。

  “妈,这么着急叫我们回来什么事?”顾北辰谨慎问道。

  “老爷子下午派人过来了,说让你和安暖上他院子里一趟。你也知道老爷子的脾气,做什么都是说一不二的。我怕他等得心急又要发火,所以就叫你们赶紧回来了。”顾夫人呷了一口茶,不温不火地说道。

  原来是老爷子传唤,并不是火烧眉毛的急事,两人听到这里,稍稍松了口气。

  乔安暖忽然想起婚宴当天,坐在贵宾席上的那个耄耋老者,他虽然没说几句话,但始终给人一种不可抗拒的威严感。

  “你们俩还愣着干嘛,还不赶快过去。”顾老爷声色俱厉地道。

  “我们这就过去。”一直在旁闷不做声的乔安暖拽着顾北辰出了客厅。

  顾老爷子名叫顾弘和,已经七十高龄,是顾家当之无愧的主心骨。

  据说顾家之所以能有今天的成就,靠的便是顾老爷子在年轻时打下的一片江山,顾老爷子的名号在A市几乎家喻户晓,就连本市市长见到也要礼让三分。

  当初乔安暖从乔家嫁过来,顾家人都知道她是醉温之意不在酒,从家族利益方面考虑,顾家完全没必要促成这桩赔本的婚姻,但据说就因为顾老爷子的一句话,顾家上下便没人敢再持反对意见。

  至于顾老爷子为什么要成全乔她和顾北辰,至今在乔安暖心里都是个迷。

  顾老爷子的院落离顾家大宅仅一街之隔,青砖黛瓦,画栋雕梁,但由于隔开了临街的喧嚣,所以即使地处闹市也有一份别样的清静。

  这幢老宅,据说是清末民初所建,经过战火洗礼,后来几经修葺,得以保存至今。

第十章 原来她喜欢这款的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