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61章 谋杀亲夫

  清晨的光线透过窗帘钻进了卧室,窗外鸟鸣啁啾,应该是一个不错的天气。

  乔安暖尚未从梦中醒来,只迷迷糊糊觉得身边有动静,不由半眯着眼睛看了看。

  顾北辰正坐在床上穿衣,一副精力充沛的样子,一点不像是昨夜经过几场鏖战的人。

  而她刚想欠身,忽觉浑身酸痛不已,身体骨架像被人拆散后又重新组装到一起的一样。顿时睡意全消。

  她开始为自己昨晚的言行感到后悔了。

  以后无论说男人说什么都可以,但千万不要说他们那方面不行,如果这个男人认真起来,真的会用一晚上的时间来证明这个命题是个伪命题的。

  真的,千万不要怀疑他们的能力。

  这是乔安暖花一晚上倍受蹂躏的折磨买来的教训。

  她恨恨地瞪着穿衣的顾北辰,咬牙切齿,却敢怒不敢言,好像生怕旁边的男人再发起狂来。

  做那种事,对一个心不甘情不愿的女人来说,真的是一种遭罪。

  自顾穿衣的顾北辰早已注意到了身侧乔安暖的目光,面上虽无表情,心里却早已乐开了花。

  尤其想起昨晚她在身下求饶时的语气和神态,一种油然而生的自豪感自心间轰然而起。

  穿戴完毕,顾北辰大喇喇地对尚在床上的乔安暖道:“我在客厅门前等你,不过你不用太着急,毕竟身体抱恙。”说完诡异地一笑。

  乔安暖抓起身旁的枕头便向顾北辰抡去:“禽兽,有多远你就给我滚多远!”在确定自己绝对安全后,乔安暖忍了一晚上的愤怒彻底爆发了。

  顾北辰若无其事地接过枕头道:“谋杀亲夫?不怕自己守活寡么?”心里得意之情溢于言表,嘴角挂着坏笑,似乎对她昨晚的味道意犹未尽。

  他已经感受到了乔安暖身上某些微妙的变化。

  之前几次强行与她行房后,她不是忙着疏远自己,就是要和自己划清界限,而今天,至少她一开始没有这样做。这应该也算是她的一种进步吧,顾北辰在心中暗暗想到。

  乔安暖怒目圆睁,低声嘶吼道:“就算守活寡,也比每天与你生活在一起要惬意得多!”

  顾北辰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贱兮兮地道:“嘘,别乱说话,有时候会一语成谶的。”

  说着,一把将手中的枕头扔回了床上,一溜烟似的消失在了门口。

  “你总有一天会不得好死。”乔安暖在心中狠狠咒骂着,她是个无神论者,可此刻她宁愿相信有因果报应之说。

  如果真的存在地狱,顾北辰无疑是要被打入十八层的那一种人。

  看着紧闭的卧室房门,乔安暖无奈地闭上了眼睛。顾北辰昨天的所有言行意义都很明显,就是不给她逃避的机会,让她逃无可逃。

  想到自己当初嫁入顾家的目的,又联想到现在自己所处的形势,不觉心中大苦。家还在乔兴昌之手,这便是她继续留在顾家留在顾氏的唯一理由。她必须承认,顾北辰没有她想象中的那般讨厌,可这不表示自己愿意和他共度余生。至少目前没有这样的打算,一事无成,怎能被此类儿女情长的事所羁绊?

  她必须随时保持清醒。

  看了看时间,已经是早上七点一刻,七点半便是顾家雷打不动的早饭时间,倘使迟去了一会,难免又要遭顾夫人一顿数落。

  想到这里,乔安暖挣扎着从床上坐起,开始慢吞吞的穿衣服。每动一下,就像有人在她身上狠狠抽了一鞭,疼得她龇牙咧嘴。

  终于穿戴整齐,她连忙又到盥洗室梳洗了一番,踩着七点半的时间点儿,和早已等在客厅门外的顾北辰一起走进了客厅。

  顾振常年不在家,顾老爷子也是偶尔过来一趟,偌大的客厅内,常常只是顾母和佣人小兰相对而坐。

  看着两人姗姗来迟,顾母虽心有不满,最终却一句话都没说。

  吃饭过程中,除了顾北辰和顾母东拉西扯地说上几句话。

  乔安暖则是一言未发,一来是她被顾北辰蹂躏半个晚上,心中怒意难消,无心与众人交谈;二来她的脑海中一直在回放一些旧事,牵扯着她不得不重新审视她与顾北辰的关系。

  她偶然想起当初在游轮上顾北辰说过的一句话: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想要什么都不付出就利用他去得到自己想要的,不会有这么便宜的事。

  那么,姑且把顾北辰对自己所做的事当成是自己付出的代价吧。

  与他这场婚姻,说到底不过是一场交易,她利用他去得到自己想要的,他则在她身上索取他想要获得的征服感和快感。

  她这样不断在心里暗示自己:这一切只是交易,至于这交易公平与否,她相信每个人心中都有架天平。

  顾北辰犹自得意,整个吃饭过程中,也并没有过多为难乔安暖。

  吃过早饭,两人照例驱车来到了顾氏大楼前。

  “先别忙着把车停车库,让大堂经理通知你手下的刘秘书,直接上车,我们到孤儿院去。”乔安暖淡淡地说道。

  “得令!”顾北辰打了个哈哈,随手拨了一个电话给大堂经理。

  没一会儿,刘秘书一身职业装,踩着一双平底低帮黑皮鞋便来到了顾北辰车前。

  “上车!”顾北辰要下车窗,冲刘秘书摆了摆手。

  “顾总,我们这是要去哪?”

  虽然心中不解,她还是依言上了车。

  “待会到了你就知道了。”顾北辰卖了个关子道。

  从顾氏集团到立交桥下的孤儿院,不过短短数十分钟车程。一行三人在车上有说有聊,很快便到了目的地。

  乔安暖此时才对刘秘书抖包袱道:“这就是你接下里要工作的地方。”

  “啊?”刘秘书依旧一脸迷茫。

  顾北辰忍不住笑道:“总裁夫人是安排你来这里教孤儿院院长大妈学炒股。”

  刘秘书这才恍然大悟:“既然是总裁夫人的公关内容,我当然义不容辞。”

  乔安暖打断她的话:“说是公关手段也不为过,不过,我想,这件事更重要的意义在于慈善。赠人玫瑰手留余香,教会了孤儿院院长炒股,孤儿院以后没准儿就有了一份稳定收入,这对你来说,也是功德一件。”

  刘秘书俏脸一红,低声道:“总裁夫人果然宅心仁厚,和我们顾总裁真是登对。”

第61章 谋杀亲夫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