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28)你说关不关我的事?

  如果不是江月诚反应迅速的话,他可能连这个房子都不想要了。

  他把姜满几乎是拖着到了卫生间,然后转身出去,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皱着眉听着里面剧烈的呕吐声,咳嗽声……

  他突然听到了卫生间里什么东西坠落并碎裂的声音。

  想了想还是去看了一眼,只见姜满已经从马桶边爬起来在洗手池前向脸上扑水,弄的胸前的衣服都湿了一大片。

  刚才的声音是姜满不小心碰掉了一旁的刷牙杯,杯子的材质是玻璃的,摔碎了一地。

  “别动……”

  姜满听见江月诚的声音转过头去,脚下轻轻一挪,刚好就踩到了一片碎玻璃。

  酒精让她的身体有些迟钝,脚下只感觉一凉,低头一看,已经渗出了血。

  江月诚眉更紧了,捞过她的腰又将她抱回了卧室,此时的姜满看起来有些说不上来的狼狈,一张还带着水珠的小脸,目光迷茫,直直地盯着眼前的人。

  “看什么,不认识了吗。”江月诚单膝跪在床边,把医药箱,放在了姜满手边。

  “江月诚……”

  他拖起她的小腿搭在自己腿上,听到她的声音,抬了下眼皮,目光只停留了一瞬,又重新看着她的脚,白皙光滑,在他大手的对比下显得小巧,骨骼形状也长得很秀致好看。

  他拿起镊子将扎进她脚掌的玻璃碎片夹了出来,渗出的血珠在她白皙皮肤的对比下仿佛更加殷红。

  “疼吗?”

  “不疼……”姜满隔着眼中的水雾打量着他。

  他低垂的睫毛好像比自己的还要长,还要浓密,完美的山根线条一直延续到鼻尖,唇珠,下颌……

  “这次喝这么多又是因为什么。”江月诚语气平淡的仿佛这不是一句问话。

  姜满想了一会儿,不知为什么就答了一句:“……高兴。”

  “你有什么可高兴的?”消了毒,上过药水,他又拿起一卷医用纱布来。

  他突然想起后来他给李陶打电话时,李陶形容的那个男人,手上的力气不自主地重了一下。

  “有点紧。”

  “那男的是谁?”

  “不关你的事!”姜满直视着他,借着酒劲儿不知道哪里来的胆量在边缘试探。

  “先回答我的问题。”

  “……”姜满只是看着他,并不出声,显然她今天胆子大的很。

  江月诚刚好包扎好了她的脚,还在脚背上系了个蝴蝶结。

  纱布扔到一边,他突然就倾身压过来,两手撑着床,把她囚禁在中间,墨黑的眼眸中不知是什么情绪,有些复杂。

  “你现在躺在我的床上,你说关不关我的事?”

  她瞪着他想了半天也没有想出什么反驳的话来,红艳的嘴唇动了动,理亏似的别过头去。

  “还是说,你天生就会勾引男人?”他这话中不免带着些自嘲的意味。

  被他的话一刺激,姜满蹭地转回脸来,舌尖有些发麻:“那是我表哥!”

  “表哥也不放过吗?”江月诚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这么生气,看着她粉白的脸色和流光的美目,越发感觉到她的动人,心里就越发堵的慌。

  “唔!”突然,他的衣领被身下的一双手揪住,整个人被向下扯,毫无防备地迎上了她温热的唇瓣。

  又是这样!

  这女人是上瘾了吗?

  心里这样想着,身体却不知该怎样的好,她也只是贴着他的唇,并没有再放肆地深入。

  这又是什么?小孩子的初恋之吻?

  短暂又漫长的几秒后,姜满慢慢松开了他的衣领。

  目光不经意扫过他领口中露出的冷白皮肤来,深陷的锁骨,线条漂亮又颇为硬朗,再往下能隐约看到胸肌的轮廓……

  她竟然,吞了吞口水!

  “果真是个……”他一边说一边抬手去扯她胸前的衣衫。

  “除了你,我没有上过别的男人的床。”她的话打断了江月诚的动作,她极为平静地看着他,那种仿佛背后隐藏着汹涌的平静。

  只要他点破,就一发不可收拾。

  她的目光清澈中带着难以言喻的迷离,像是哀求。

  这不是他要的。

  江月诚翻身躺在了她边上,目光虚无了一瞬,随后他坐起来,收拾了一下医药箱,提着箱子出了房间。

  姜满此刻只感到眼前天旋地转的,刚才发生的一切也有些模糊起来,像是在做梦。

  不久,他又拿着一套叠的整齐的睡衣走了过来,发现她已经闭上了眼睛。

  他轻轻地帮她换了睡衣,是他的,大很多,袖子有些长,他竟然都耐心地帮她捥了捥。

  直到最后帮她盖好被子,关上了台灯,他才轻轻舒了一口气。

  拿了条薄毯转身出门去客厅,躺在了沙发上。

  茶几上的手机突然亮了一下。

  他拿过来看了一眼,是李陶发来的消息。

  ——我现在满脑子都是那个女的。

  江月诚无奈地抿了抿嘴唇。

  ——就是姜满那个朋友!

  手机被直接扣在了茶几上。

  他现在自己都乱的很,哪有闲心去管别人的事!

28)你说关不关我的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