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22)故意把房子租给她

  乔司海帮姜满把行李放进后备箱,两人上了车。

  “什么地方?”乔司海有些不自然地摩挲着方向盘。

  姜满扯过安全带,抬头应道:“天成景苑。”

  乔司海不自主地看了她一眼,那里的房租应该价格不菲。

  “不会是交了男朋友吧?”乔司海尽量用说笑的语气,心里却想起了乔弯月曾经提起的那个江教授。

  “没有,”姜满低头一笑,“只是觉得麻烦你们太久了,又刚好碰上了合适的房子。”

  乔司海点点头,专心开车,思绪却乱了起来。

  他以为他对尹雅露是一种责任。

  当年承不住尹雅露的死缠烂打,轻率地答应了她,以为她只不过是一时新鲜,却没想到,两个人无论异地相处多久,都没有人提过分手,连吵架都没有过。

  可姜满才是真正让他心动的那个人,让他学会了控制和心口不一地掩饰。

  他突然觉得自己像一个胆小的混蛋。

  天成景苑,小区里一片灯火通明,门口保安手里握着对讲,有些警惕地盯着拖着行李箱的两个陌生人。

  直到姜满拿出门禁卡,保安才把目光移开。

  小区里,草坪似乎刚刚修剪过并且喷了水,树木的形状很美观,有隐隐约约的水流和虫鸣声。

  姜满按了指纹开门进去,乔司海跟在后面,客厅中央的水晶灯闪耀着璀璨的光芒。

  “不用换鞋,我还没收拾。”

  姜满望见明晃晃的落地窗,先去找了今天买的窗帘来。

  乔司海看到了门口一双新的男士拖鞋,这让他很难不去联想,虽然这拖鞋不过是姜满顺手买的,让鞋架上看起来比较和谐。

  他有些别扭地还是换上了。

  “让我来吧!”乔司海看到姜满正在一个家用折叠梯前,急忙叫住她,挽起袖子爬了上去。

  姜满在下面帮他扶着梯子。

  窗帘是艾绿色的,手感很厚实,垂感也很好,女人在挑选这些东西上还是很有天赋的。

  “对面的人一定会觉得你这套窗帘很好看。”

  “不过并不是给他们看的,只是我自己比较喜欢绿色。”姜满说着,随意地转头看向对面的落地窗,那家没有开灯,看不清对面窗帘的颜色,应该是没有人在。

  姜满并没发现,她转头那一眼,对面的窗帘其实动了一下。

  他的窗帘是黑色的,没开灯是因为他看到了她。

  又是和那个男人在一起,一个抱着窗帘下摆,一个在梯子上挂,好像一对新婚夫妇。

  他将窗帘拉严实,转身去开了灯。

  房间里明亮起来,那双狭长的瑞凤眼底却是一片漆黑冰冷。

  他穿着亚麻材质的居家服,身形依旧是挺拔颀长,一手拿着水杯,一手拿着手机,冷着一张脸坐在了沙发上。

  “月诚,怎么这么晚打电话来?”

  “妈,天成景苑的房子,是不是你故意租给她的?”

  电话那边的祝瑛美沉默了几秒。

  “这样做有什么意义?”难道是为了让他每天看她和别人共筑爱巢?江月诚的声音透着一股莫名的烦躁,他转头看向被他拉的严严实实的窗帘,想着对面的两个人是不是就要和衣就寝了。

  “月诚,我只是刚好看到她在逛中介,这套房子闲着也是闲着,总比那些陌生房源来的安全,”祝瑛美坐在一楼的沙发上,长发随意盘在脑后,白皙秀挺的鼻梁上架着金丝边眼镜,穿着藕荷色真丝睡袍,腿上摆着一本厚厚的书,俨然一位气质优雅的豪门夫人。

  祝瑛美接着说道:“这两年我看开了很多,月诚,星儿的死不能全怪到她的身上,是我和你爸给他的压力太大了,姜满其实是个挺不错的女孩,也许当初我不反对星儿和她来往,就不会出现那样的事。”

  “妈,这不像是你的性格。”以江月诚对她的了解,她是绝对不会对姜满有这么大的转变的。

  “怎么,一定要看我对那一个孤苦无依的女孩落井下石才像我性格吗?”

  江月诚并不否认。

  “就算看在星儿的份上,我也没办法那样做,妈不想让星儿在天上都不安宁……好了,你爸下楼了,不说了。”

  “早点睡。”江月诚挂断了通话,手机扔在一边。

  难道她这么快就要和别人同居,星儿就会安宁吗?

  江月诚起身又来到窗前,手指轻轻把窗帘拨开一个缝隙。

  刚才挂窗帘的那个男人正从单元门里出来。

  他最好别再回来。

  江月诚喝了口水,皱着的眉没有舒开,但目光却柔和了几分。

  他转身把杯子放在茶几上,随后去了楼上画室。

  姜满送走乔司海才想起,卧室的帘子还没挂,同样艾绿色的帘子,材质比客厅的要轻薄一些,遮光效果却是极好的。

  换完了窗帘换床品,换完了床品又去刷了一遍浴室,浴缸都是全新的,只落了点尘。

  空气里弥漫着香水沐浴露的味道。

  姜满躺在满是泡沫的浴缸里完全放松着身心,倦意一阵阵袭来。

  

22)故意把房子租给她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