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15)她叫姜满,是两年前害死我弟弟的人

  一路上乔司海滔滔不绝说了很多这位老同学的事,姜满大概听出他们之间似乎曾经有过一段恋情。

  也许看画展只是他不想见那个人的理由罢了。

  画展在艺术协会的美术中心举办,主题叫做“旅夜”,所以也特别安排在傍晚入夜之时展出。

  乔司海把邀请函交给了门口的工作人员,然后随姜满一同进入展馆。

  “我还是第一次看画展,不过我倒是会画画的,如果人体解剖图也算的话。”

  听了乔司海的话,姜满笑着点点头:“算的。”

  通向展区一号厅的走廊很长,灯光是由暖到冷渐变的,并且似乎越来越暗,就像是从黄昏走进了夜晚,切合了主题“旅夜”二字。

  进入一号展厅彻底没有了大光源,除了画作上方的射灯,就只有脚下的路两旁亮着小小的灯,像是黑夜中引路的萤火虫,展厅中的音乐是时隐时现的虫鸣和轻柔的钢琴声。

  “这幅也算是画?”乔司海压低了声音问姜满。

  他面前的那幅画通篇黑色,看起来就像是一块黑色的板子,甚至连一个白点都没有,下面的作品名是《梦》

  姜满只是对他勾了勾唇角。

  他突然发现,在这样的环境中她的气质突然不同了起来。

  她欣赏每一幅画时沉静的目光,或微笑或颔首,步伐是那样的轻盈却稳重。

  仿佛一只正在湖面悠游的天鹅。

  他看不来那些画,看她就足够了。

  二号展厅比一号大了很多,是一个圆形的大厅,光线比一号明亮了不少,展出的基本上是一些比较大的作品,这个厅中拍照的人多了起来,其中不乏一些记者。

  “这个太厉害了?天哪……”乔司海心里终于像是明朗了一些,在众多的奇奇怪怪的画当中看到了一幅人像,便快步走了过去。

  那副画的精细程度让乔司海这个外行人感到不可思议。

  “这说是照片我都会信了,姜满你过来看……”

  画上是一个正在月光下弹钢琴的少年,正转过头对着谁微笑。

  姜满正驻足于一幅月亮变化过程的画前,用的同样是超写实的手法,就好像是天文望远镜中看到的那样。

  让她驻足的并不是画的内容,而是下方的作者署名,江月诚。

  这是江月诚的画。

  姜满倒吸了一口冷气,听见乔司海的声音调整了一下思绪去了他那边。

  只不过,这画上少年的样子让她原本就有些不安的思绪更加凌乱起来,她突然想起高二那年校庆,江星在晚会上弹钢琴的样子。

  那张脸,她这辈子都不可能忘记。

  而这幅画的出现便是验证了她之前的猜测,江星,江月诚,她是有多迟钝察觉不到这两个人名字中的关联?那么他之前接近她,又那样对她,一定就是为了报复。

  “姜满?”乔司海见姜满的脸色越发苍白,以为是她身体不舒服了。

  “啊,没事,想起了一个朋友。”姜满瞟了一眼画下方的标签,果然,又是江月诚的作品。

  朋友?

  这话不巧被来人听见了。

  他在一队人的簇拥之中从三号展厅走来,一旁画展场馆的女负责人满脸堆笑地向他介绍着展厅的情况。

  “江会长,为了契合此次画展的主题,您的两幅作品安排在二号展厅,就在前面……”

  姜满隐约感觉身后有一道目光正盯着自己,就像那天在小区楼下一样。

  蓦地转身,果然对上一双冷清的黑眸。

  江月诚!

  而他却在姜满看到他的一瞬间放空了眼神,整个人冷清的如此陌生。

  姜满只感觉喉咙像是被什么涩住了一般,她想要瞬间逃离,可偏偏脚下像是僵住了不听使唤。

  早在那画上看到了他的名字时,她就隐隐不安。

  却没想到他出现的让她如此措手不及。

  “不好意思这位小姐,您挡道到路课,请让一下。”女负责人甜美的声音让姜满回过神来。

  乔司海拉着姜满闪到了一边,他自然察觉到了什么,因为这队人中有个男人的目光一直在打量他和姜满。

  “要是不舒服,我们回家吧。”乔司海扶着姜满的肩膀快步走向三号展厅,到了那里也没什么心情去看画了,只是匆匆离开了美术中心展馆。

  姜满一离开,李陶就想要上前去问江月诚,却又想在这样的场合不太合适,便压抑住了心中的疑问,自从前一阵子在酒吧,江月诚抱着她离开后,她就再也没出现过,江月诚也没有提起过,仍然如同以前一样不是在协会处理事宜,就是在画室创作。

  这样李陶很自然地想到了情侣吵架,因为在他心中,江月诚绝不会干出玩女人这种事。

  并且姜满也绝对是自从他认识江月诚以来,唯一一个他这样上心的女人。

  不过他忍住不问,却不代表其他人忍得住。

  苏之函上前直接开了口。

  “刚刚那个女人很眼熟,是不是前一阵在酒吧……”

  江月诚望着画中的人,他的弟弟江星,她刚刚一定也认的出。

  “她叫姜满,是两年前害死我弟弟的人。”

  冷冽的声音一出口,空气一下子安静了,一旁的女负责人差点忘记了自己要说什么。

  “二号展厅之所以比一号和三号的风格更明亮是因为……”负责人笑了笑急忙继续说话。

  苏之函皱了皱眉似乎在思考着什么,李陶更是惊讶的心跳都加速了。

  本以为江月诚是铁树开花终于找到了自己的情感归宿,却没想到这女孩竟是他的仇人。

  可他那晚为什么会救她?

  离开展会后,三人便聚在江南明月喝茶。

  “你这英雄救美的戏码演的挺像的。”李陶仰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一晃一晃的。

  “月诚,需要帮忙吗?”

  “我去,苏之函,这种事你要帮什么忙?”

  “她害死了月诚的弟弟,难道不应该付出什么代价吗?你也看到了,她竟然还带着个男人来看画展,我要是月诚,说不定早就让她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了。”

  江月诚已经沉默了许久,目光一直停留在桌上的茶杯中。

  不知为什么,看到她身边还跟着另一个男人,他的心里就像是凭空燃起了一把火似的,灼的难受。

  那晚之后,他已经有了放过她的念头,所以没再去学院。

  可转眼,她竟然同别的男人一起来看画展,还如此亲昵地出现在他面前。

  “她坐了两年牢,况且……她是星儿在还这个世界上时,最喜欢的人。”

  江月诚的话意两人都听的出来。

  “月诚,既然这样,你也别太难过了,就当她这个人不存在吧。”李陶想了想说道。

  苏之函闭口不言,他还是觉得应该想办法让她再不要出现在月诚眼前的好。

  “她的事我自己处理就好。”江月诚放下茶杯,随即起身顺手系好西服上面的扣子,“我先走了。”

  李陶挑了挑眉毛:“我猜,他应该是去找那女人了。”

  苏之函抬眼看他。

  “我说老苏,你那一套打打杀杀的别总想着对付一个弱女子行不行,你想想,就月诚那性格,要是真想整她还能留到现在吗?”

  听李陶这么说,苏之函不由自主想起了一年前的一件事,江月诚父亲的茶庄,也就是他们今天喝茶的地方,叫江南明月,在全国各地乃至国外都有分庄,树大招风,一家同行做茶庄生意的找了一群人把H市的这家一号茶庄给砸的稀巴烂,虽说江月诚从不插手江家生意的事,但第二天,那家同行的老板就莫名出了车祸,抢救回来一条命不过成了植物人,不久那家茶庄也因为爆出售卖假茶和走私被查封了。

  倒是真有人以为这艺术协会里不过是一帮只会唱歌画画写小说的文人雅士。

  苏之函回过神来,他一向不喜欢喝茶:“不管他了,走,去我那喝酒!新来了一波妹子……”

  “我去!走走走!我要屁股翘一点的!”

15)她叫姜满,是两年前害死我弟弟的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