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13)他会担心

  上午十点四十分,教室里还在上课。

  人体写生课昨天已经结束,今天展台上换了一些静物,银器和桃子,学生们也都互相换了位置。

  张多艺早上来的时候特意把自己的画架和姜满的摆在了一起,帮她绷画布,清理调色板,却没想到她迟迟没有来。

  突然间走廊里一阵奔跑的脚步声离教室越来越近,随后教室门被一下子推开,熟悉的身影出现在门口,是姜满。

  张多艺兴奋地站起来,刚要说话,姜满却又转身离开了。

  他没在。

  姜满随后又去了那间办公室,推开门,里面的人却一脸惊诧地望着她。

  “你是?”办公桌前正写着什么的中年男子疑惑地问道。

  “对不起,请问江月……江教授去哪里了?”

  “你说江会长,我不太清楚,不过这个班原本是我负责教学,前几日家里有事我请了几天假……你是那个新来的学生吧?”

  姜满点头,既然原本的教师已经回来了,他自然没有还留在这里的必要。

  “您是王教授?”

  “是的,不过……你今天怎么来的这么晚?我还要找你谈谈呢,你进来坐。”

  姜满随手带上门,坐在了旁边的椅子上。

  “院长叫我多关照你一些,你要是想的话我可以给你提供一份兼职,在画廊做店员。”

  画廊?姜满的脑海里马上就浮现出“望舒”两个字来,以及初次见江月诚的画面。

  想起那画廊里的一束束光影,和他的目光。

  “是‘望舒’吗?”姜满问了一句,王教授顿了顿,拿过一旁的茶杯喝了口水。

  “不是,在银海路43-3,叫‘云汉’是学校的画廊,里面卖的多数是学生的作品,当然了你也可以把自己的作品拿去卖。”

  姜满心中舒了一口气,点头应了下来,王教授拿了一张名片递给姜满。

  “上面有地址,你这周六什么时候有空都可以去,会有人和你交接工作,不会很累。”

  “那谢谢您了,我回教室去了。”

  “去吧,不过今天你晚些走,把这幅作品完成,我的要求可是很严格的。”王教授起身送姜满出了办公室。

  回到教室,其他人的画都进行了大部分,姜满坐回自己的位置上,松节油的味道仿佛让头痛更加重了些,思绪也是理不清的烦乱。

  窗子开着,一阵风刚好对着姜满吹进来,姜满不觉浑身发冷,拿起笔的手颤抖了一下。

  “你看起来不舒服。”旁边张多艺偷瞄了她半天,终于开口。

  “我没事。”姜满笑着摇摇头,抬头看前面的静物,一笔笔构图起稿。

  张多艺见姜满不愿多说话,便没有再多问,只不过时不时帮她挤颜料,或者帮她在画布上添几笔颜色,这些小动作都被袁思看在眼里。

  因为姜满来的较晚,画了没多久下课时间就到了,其他人收拾了一下东西陆续都走了,只有姜满还坐在那里没有要走的意思。

  张多艺便不动声色地陪着。

  “你还还真是不要脸,不知道人家已经有男人了吗?”袁思背着鹅黄色的小包一甩头发特意从姜满这边走。

  “你……”张多艺刚要还嘴,确看见袁思尖叫了一声,整个人面目扭曲地飞扑了出去,一向看重形象的她,此刻一定想死的心都有了。

  姜满面无表情地收回了自己的脚。

  “你敢绊我?!”袁思从地上爬起来,手忙脚乱地捋着头发,一边恶狠狠地盯着姜满。

  “是你自己不看路。”姜满连头都不回,抬手给画上的银器抹高光。

  旁边的张多艺一脸痞笑,“下次说话之前先看看脚下,别以后掉下水井里了才后悔。”

  “姜满!”袁思气冲冲回到姜满身边,自以为很有气势,居高临下地瞪着她,“只要你在这里一天,我就一天和你没完!”

  “随意你。”

  姜满并没有抬头,袁思尖锐的声音此时此刻就好像用指甲刮黑板一样让她更加难受。

  她只想尽快完成这幅画,好回家休息。

  毕竟这两天发生的事太多了,她需要静一静好好消化。

  袁思捏紧了拳头,一转身头也不回地走了。

  “你也走吧,你不必这样,会失望。”

  “喂,你可误会我了,我没什么想法,就是觉得你挺特别的,那个江月诚真是你男朋友吗?”

  姜满手中的动作突然停下。

  这个名字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就如同一块烙铁,每当听到时,就好像会在她的心口狠狠地烙出一个印子。

  “你们之间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张多艺一边说,一边细致地调整着自己的画面,姜满那边却一直没有回应他。

  张多艺的画实在是没办法再深入了,他离开座位向后走了几步,眯起眼睛看了半天,又盯着姜满的背影看了半天。

  “那我先走了。”

  姜满回过头,“嗯,再见。”

  “你千万别误会,我不喜欢女人。”说完,张多艺飞快地钻出了教室,像是怕看到姜满的表情。

  不过他的确是想多了。

  …………

  姜满完成这幅画时已经过了中午,正是一天中最热的时候,姜满刚从印象楼的阴影中走出来,就感受到了阳光的毒辣。

  正想着一出学院就赶快拦出租车,乔司海的电话就打了过来问她在哪。

  姜满说自己在学院,一出大门却见乔司海的那辆白色英菲尼迪已经停在了门口。

  “你怎么会在这里?”

  “今晚雅露回来,我中午就提前请了假,我记得你是中午下课的……”

  “你来了很久了?”

  “没有,”乔司海摇摇头,俊朗的脸上展开一个略微羞涩的微笑,“上车吧,我去书店买些杂志然后回家。”

  “杂志?你看?”

  “不,给雅露的。”乔司海莫名的就想把雅露这个名字说的亲昵一些。

  昨晚他很晚才睡,和尹雅露聊到了深夜,她突然说今晚回来,说要吃他做的菜,说要他带她去哪里哪里玩……可他却满心想的都是另一个人,姜满没有回家。

  他听见了乔弯月给她打的电话,也知道是那个叫江月诚的男人接的。

  但是他一直忍着自己不去过问,即使刚刚一见到她苍白到略显憔悴的脸,就知道她一定是昨晚喝了太多酒。

  那个男人可能照顾了她一夜。

  她可能根本不会想到他会这样担心她。

  姜满抬手揉了揉太阳穴,还好乔司海的车开的很稳,她几乎困到想就这样睡一觉。

  “等我一下。”乔司海把车停在一边,跑进书店挑选了一些尹雅露以前很爱看的杂志,她喜欢看食谱杂志,却从来没动手做过。

  再回到车上,姜满就已经睡着了,头斜斜地依在手臂靠在车窗上,清秀的眉头像是蹙成了一个小小的漩涡,让他的目光陷入了好久。

  “其实弯月可以考虑开个书店……”姜满睁开眼睛,声音轻的像一片羽毛。

  “我以为你睡了呢。”乔司海瞟了一眼右侧的反光镜,顺便扫过姜满。

  回到家里,乔弯月便迫不及待地挽住姜满的手臂,理都没理乔司海,硬生生将她拖回自己的房间。

  一进屋,乔弯月就神秘兮兮地锁上了房门。

  “怎么样?”

  姜满摇摇头,“没什么,昨天不小心喝太醉了。”

  “我的天!那昨天你的江教授说你在洗澡,假设你喝醉到不省人事的话,不会是他给你洗的吧?”乔弯月嘴巴张成一个O型。

  姜满更是没想到,他居然还接了她的电话。

  “说实话,你是不是故意喝醉好勾引他?”乔弯月眯起眼睛,伸出一根手指慢慢靠近姜满。

  “弯月,我和他其实,什么都没有,”姜满低下头,怕被看出异样,“以后也不会有。”

  乔弯月被姜满的话搞得又是一头雾水。

  “明明你们昨天……”

  “都是误会,我头有些痛,先去休息了,”姜满转身走到门口,刚要开门却又想到了什么回过头来,“对了,今天和你哥路过书店,我觉得你可以考虑一下经营一家小书店怎么样?”

  “嗯……我想想……”乔弯月的思绪明显不在这上面,她可不是个容易被带偏话题的人。

  客厅里,乔司海正坐在沙发上和丢丢玩拔河游戏。

  丢丢咬着玩具低下身子,屁股用力向后坐,似乎是使出了全身的力气。

  只不过乔司海一见姜满出来手上的力气突然松了,丢丢因此向后翻了个跟头,刚好撞在姜满的腿上,抬眼一看是姜满,干脆一动不动地躺在她的脚上,耍起了赖。

  姜满蹲下摸了摸它的头,丢丢黑色的毛亮滑如锦缎。

  “她今天回来的话,我睡客厅好了。”姜满抬眼看着乔司海。

  乔司海连忙摆手,“雅露不在这里住,我在H市还有间小公寓,再说,她要是知道你在我房间睡,一定会吃醋的。”

  “真是不好意思…。”

  “你脸色真的太差了,快去休息吧,我一会拿些东西就走。”

  “别忘了戒指。”姜满勾了勾嘴角,回房间换了衣服上床躺下了。

  乔司海从电视柜下面的抽屉里拿出一个装药的盒子来,倒了一片在手心,又转身去接了杯水。

  “我去送吧。”

  乔司海回过头,才发现乔弯月从房间里探出头来已经观察了他半天。

  “等她醒了叫她吃了,免得还头痛。”

  “乔司海同志,时刻提醒自己是有女朋友的人。”乔弯月从乔司海手中接过水和药,倒退着走进他的房间去。

  

13)他会担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