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妻故纵,江会长请节制

与妻故纵,江会长请节制

萧靳

本书由言情小说吧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10)要不要真的交往看看

  姜满从浴室出来的时候,乔弯月刚好牵着丢丢从门外进来。

  “怎么今天这么早?”

  “昨晚做梦梦到了陈记牛奶蛋羹,早上留着口水就醒了,我就把我哥叫起来陪我去买啦!呐,给你带了一份!”

  姜满走过去接下了乔弯手中的餐盒,想着怪不得一早起来房子里就她一个。

  “快趁热吃吧,保证是你吃过的最好吃的蛋羹!”乔弯月一边说一边蹲下解开丢丢的链子,“走,洗脚脚去~”

  吃过早饭,姜满去了学院,今天她特地早到了四十分钟,果然学院里都还没有什么人。

  踏上“印象楼”大门前的台阶,姜满突然听到了身后的呼唤,她回头一看,原来是昨天那个模特大姐。

  “姑娘你今天来的真早!”

  姜满笑笑,同大姐一起上了楼,闲聊间姜满才知道,这大姐是系里雇的长期人体模特,一课时800元,比一般的学校给的都多。

  教室里大多数的人都来了,有说有笑地做着准备工作,见姜满进来,却忽然地都不说话了。

  “呦!这怎么弄得?”模特大姐惊讶地叫起来。

  姜满才看见自己画布上的女性人体横着竖着被刀割的一条一条的,像是恐怖片里的惊悚恶作剧。

  见姜满坐在画架前不做声,前排的张多艺走了过来。

  “我帮你重绷一块画布吧,”

  “谢谢,不用了。”

  虽然心中百般不好受,但她还是不想被人看做是好欺负的样子。

  “哈哈!这谁弄的?这么有艺术气息啊!哈哈!”一身香奈儿定制的袁思进门来,走到姜满身后发出了刺耳的笑声。

  “袁思!这是不是你干的?”张多艺眯起眼睛问道。

  袁思的脸一下子阴沉下来,像是故意气谁似的,“是我怎么样?能怎么样?”

  “你还承认的挺利索的,怎么昨天刺激到你了?竟然干这么卑鄙的事?”

  “做了这么久的同学,才知道我卑鄙么?”袁思不以为然地回到自己的座位,换上画画时穿的围裙,“大姐,这马上就到时间了,你还不过去准备一下?”

  模特大姐被袁思说的脸一红,拍了拍姜满的椅子,走到前面的换衣间里去,随后又身上只披着一块大方巾走了出来,摆好昨天的姿势后将方巾丢到了一边。

  “都不动笔吗?真是厉害,把这一屋子的人都搅和的不正常!”袁思说着又白了姜满一眼。

  “我说你怎么回事儿?就跟她一个人过不去是吗?人家哪儿惹到你了?就因为比你长得好看?”张多艺一边说,一边把姜满的画板聪画架上拿了下来,执意要帮她换画布,教室里的其他人都看得出来,他明显是对姜满有意思。

  “你是她的狗吗?”

  “怎么回事这么吵?!”教室门外,院长苏云鹤和江月诚并排,身后随着几位主任来查早课。

  听见教室里的声音,一行人走了进去。

  “你们是来画画的还是来说话的?”苏云鹤面露不悦,“模特在前面站着是给你们当摆设的?怎么回事?”

  “院长!袁思把别人的画弄成这个样儿了!”张多艺大声说着,一边说还一边把姜满画板亮了出来。

  “院长!这不是我弄的!”

  “你刚才不是自己亲口说的吗?现在又不承认!?”

  “别吵了!这谁的画?”苏云鹤皱着眉问道,其实他心里最烦处理这些问题。

  “我的,”姜满站起来答到,“院长,是我引起的这件事,我也没想到,我一个插班生刚来的第一天就破坏了班级的气氛。”

  苏云鹤看着眼前的人,目光一亮转向江月诚。

  “院长,您看着我做什么?”

  “你瞧瞧,这班级被你带成这个样子,连你这小女朋友都照顾不好……”

  苏云鹤话一出口,像是爆出了一个大新闻,连身后的各级主任都目瞪口呆了起来。

  江月诚的身份这些领导自然是知道的,他来油画系代课的事原本都让他们惊讶的不行,这下终于找到了原因。

  这姑娘可真有本事。

  “院长,我想您可能误会了……”姜满摇摇头,刚要辩解,却被江月诚抢了话。

  “这画裱起来拿到我画廊去。”

  身后一个年轻的主任急忙上前把姜满的画板拿了过去。

  “姜满啊,你既然来了安心在这里好好学,我听月诚说你功底还不错,至于这种问题,我希望不要再发生了,袁思!听见没有!”

  “院长,真的不是我!张多艺他就是帮着姜满说话!”

  “行了行了,你父亲对你期望很高的,你可别杂念太多不好好学!都在一个教室里朝夕相处的,别像小孩子家家酒一样,这次纪律扣分记你们王教授名上,”苏云鹤两手背在身后,转身走出两步,又回过头来看着姜满,“跟月诚好好学。”

  除了江月诚,其余学校领导都随着苏云鹤离开了。

  画板被拿走了,姜满站在原地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好,她感觉到了江月诚的目光,像是在盯着她下一个动作一般。

  尴尬中,姜满转头目光飘向他:“江教授,院长大概误会了我们的关系,还麻烦您解释了。”

  “你还在气我吗?”江月诚突然开口,语气柔和的让姜满脊背发凉,他说的什么姜满完全听不懂。

  分明是在……演戏?

  在坐的众人心里大呼:天哪,果然他们是一对儿!

  袁思的眉毛几乎拧成个结:“江教授,大家还在画画,可不可以请您和您的……女朋友换个地方谈情说爱?”

  “不好意思,是我疏忽,打扰大家了。”江月诚说到,一边伸手去拉姜满的手腕。

  她却躲开了,眼里满是疑惑和挣扎。

  江月诚微微一笑,回应了她一道犀利的目光,随后竟一下子将她横抱起走出了教室。

  安静无人的逃生梯口,江月诚放下了她。

  “怎么不挣扎?”

  姜满后退一步拉远了二人之间的距离:“江教授,无论如何,可不可以请您高抬贵手,我这里没有任何值得你耗费精力的东西,我现在住的地方都是别人的,你从我这里根本什么都不会得到。”

  她终于说出了心里的想法,一双美目极为认真地迎着他的目光,企图能让他抛下面具。

  可他却仍然面带微笑,即使眼底分明结着一层薄冰,对她的话不予理会,完全由着自己的思路:“要不要真的交往看看,总之明天学校里的人都会知道我们是恋人关系。”

  她仍旧是不依不饶:“你究竟想要什么?”

  他想要看她愧疚自责伤心欲绝的样子。

  想要她承受她曾让江家承受过的一切灰暗和痛苦。

  修长的手指轻轻摩挲着袖口的黑曜石纽扣,绯色唇瓣轻轻动了动,“我什么都不想要,只想要你。”

  

10)要不要真的交往看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