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我看见你睡都不好意思喊你

  话说周檬经历了“小呆子”事件后,见到赵时就有一种羞耻感。因而总是避着他走,仿佛见到男神害羞的小姑娘一般,这种小女儿情态被同学们看见了,又是一番多想,加上赵时周檬都很出名,班里,不,学校里传来了这么一种谣言:周檬赵时谈恋爱被发现了,龚博喊他们谈话,周檬哭了,还和赵时分手了呢!

  刚开始是没啥,后来谣言越穿越过分,已经上升到娃娃亲的阶段,周檬有些无语,合着我自己定娃娃亲,我自己还不知道呗。

  在谣言漫天飞舞的情况下,周檬努力学习,学习如何才能不睡觉。

  高中时期困意大概是最难熬却又莫名有些享受的时期了,无论学生成绩高低,都有这么一种体会。尤其是暖风熏熏,风扇阵阵的下午,最是醉人。

  “不行了不行,我要睡一会,阮冉,你帮我顶一下。”

  说完周檬就趴下去了。她哪里知道,阮冉早就会周公去了,阮冉的睡功那叫一个神,手上笔还在转,头抵在另一只手上,愣是一动不动,仿佛被什么难题困住了。

  赵时注意到前方的女孩趴下去了,是真的趴,毫不掩饰,连个头都看不见,赵时觉得这姑娘傻的透透的,生怕物理老师不知道还是咋滴。

  眼瞅着讲的喷水的物理老师就要下来和同学们紧密接触了,赵时一把站了起来,“刘老师,您再说一遍吧,我不太懂。”

  “啥玩意儿,坐标系,你不懂,质点,你不懂么?”

  赵时理所当然的点点头,“嗯,确定不懂。”

  “那那,我再来一遍。你刚才肯定没听我讲课。”物理老师像长大了的某韩国三胞胎的老二,格外可爱,整天委委屈屈的,像是被人欺负了。

  “对不起。”赵时一脸冷静的道歉。

  :周檬,我这是看在我爷爷的面子上帮你,看见你睡我都不好意思叫你,姑且叫你睡上一会。

  下课后。

  “哎,赵时,你刚才是不是因为你媳妇才这样的。”说话的人是段子手段雎,听说怀他时他妈妈迷上了诗经里的关雎,于是起了一个诗意的名字,没想到孩子发育歪了,成了段子手。

  “什么。”赵时问道。

  “嘿,还跟我装,你的心思我吃的透透的,装吧,别什么时候,成了装时大王。”

  段雎神情莫测的走了。

  赵时有些无奈,:装屎大王,什么鬼。

  赵时觉得自己仍在照顾妹妹的情绪里,可是,倘若赵时没听见那一番话,可能真是遵循妈妈的意思照顾妹妹,他不知道的是,喜欢一个人,对一个人有点意思只是几秒的事。

  可也正是他不知道,给了他追循爱情的机会,当两个人中一个人对另一个人没意思时,一味地告白反而坏事,最好的时机就是她或者他对你有了意思,那怕一点点,也足够你俩燃烧自我了。

  当然这一切的一切,我们的女主并不知道,她只是睡着。

  

我看见你睡都不好意思喊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