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Chapter 6. 又死了一个人

  那天晚上的事,崔斯特和伊芙琳都没有再提起过。他们的心里很清楚,经过那一晚,彼此心里的很多秘密都已不再是秘密。

  崔斯特依然每天都泡在酒馆里,偶尔杰斯会来酒馆打扰一下他和伊芙琳的二人世界。

  直到有一天,总探长出现在酒馆里。

  “是不是因为杰斯没有抓到盗贼,所以连累您被降职了?”崔斯特有些幸灾乐祸。

  接着,崔斯特就被‘客气’地请到了另一间房子里。

  杰斯也在,这让崔斯特心里轻松了不少。

  房子不大,八个人站在里面显然有些拥挤。走进卧室,崔斯特立刻就明白了为什么总探长会来找他。

  “你和他也算是老朋友了,不想说点儿什么么?”杰斯站在一旁,他的绷带已经拆掉了。

  贾克斯躺在床上,颈部的动脉被切断,他的四周散落了许多金币。

  “看来,你没有估计错,盗走金币的就是他。”杰斯看着这凌乱的屋子,做了一个总结。

  “纠正一下,我的原话是,我只是猜到了袭击你的人是谁,还不能确定盗走金币的人是他。”崔斯特的目光一直没有离开过贾克斯颈部的致命伤口。

  “还不能确定?你没搞错吧,金币为证,你还说盗贼不是他?”

  崔斯特不想理会已经无法冷静思考的杰斯,他上前去查看贾克斯的伤口,可能是因为刀的速度太快,皮肉已经外翻。另外,崔斯特还在卧室的地板上发现了一些花瓣。

  可能是因为马戏团的表演,现在基本上每家都会有这种稀有花。

  “能让我看看凶器么,探长先生?”

  杰斯没好气地对下属摆了摆手,一个年轻人将一把匕首递给了崔斯特。他看了一眼之后,就顺手放进了自己的口袋,杰斯正要发怒,崔斯特转身走出了卧室。

  “借用一下而已,没有它,我保证你找不到凶手。还有,别指望我会说贾克斯是自杀的,没有人会这样自杀。别忘了,他有枪。”

  杰斯也冷静了下来,没想到崔斯特又退回了卧室门口。

  “哦,忘了说,剩下的金币你恐怕得把床拆掉才能找到了,再见。”

  几乎是同时,所有人都望向了贾克斯躺着的那张床。

  崔斯特摸着口袋里的那把匕首,他已经站在酒馆门口抽掉了三支烟,最后,他还是走了进去。

  推开门,就看见了伊芙琳那张美丽的面孔,和那双湖水一般清澈的眼睛。

  崔斯特几乎没有什么抵抗力,索性就像往常一样,坐在吧台前等待伊芙琳为他倒酒。

  伊芙琳也笑着看着崔斯特,像是要把他看穿一样。

  “别这样看着我,再英俊的人也会害羞的。”崔斯特嘴上这么说,却低下头在伊芙琳的手上摸了一把。

  和崔斯特料想的一样,伊芙琳快速的把手抽了出来,那动作绝对是下意识的,甚至是警惕的。

  “你知道么,我遇上麻烦了。”崔斯特继续试探道。

  “什么样的麻烦会难住你这样英俊的人呢?”伊芙琳认真地擦拭着酒杯。

  “又死了一个人,是贾克斯。你知道,我虽然很讨厌他,但是并不想让他这么快死掉。”

  伊芙琳依然没有抬头。

  “亲爱的,我是来归还你的东西的。”崔斯特已经将那把匕首放在了吧台上。

  伊芙琳终于停下了手里的动作,抬头看着崔斯特。

  “可是,这东西并不是我的啊。”

Chapter 6. 又死了一个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